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十二章)

*挺甜的一章?之后应该会连续撒糖。

*写到现在已经私心铺了很多高乔的友情线,其实还蛮喜欢这种不甜不腻的少年友情的。当初大纲设定原本有考虑过高→乔,后来因为觉得狗血和重梗就放弃了。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其实还蛮想试着写小高和()的CP文,不过那就是另开新文啦。有人猜到()是谁了吗?

————————————————————————

    经过数十分钟的混战,双方都在互搏中有所减员。最终的胜利,是由李轩所在的联合队伍赢得的。

    微草虽未在随机分组赛中获胜,但王杰希赛后表示,他全程都打得非常尽兴。在比赛现场...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十一章)

*一句话总结:赛后发生的一场PY交易

*小天使的恋爱观好像被李大灰狼越带越偏了?

——————————————————————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碰触,但就好像一个隐藏在深处的开关突然被触发了似的,暗流般的情欲在乔一帆身下涌动,相比于李轩此时的从容淡定,他第一次对于自己omega的体质感到无可奈何。

    “为什么李队总喜欢开这种玩笑,不停地捉弄我呢。”乔一帆低下头。

    “捉弄你?你怎么会这么想,”李轩也俯身到和乔一帆同一高度,用目光去捕捉他闪躲的...

Save Me
Save Me
Listenbee
The Dome, Vol. 74

最近写文用BGM。

羡慕这种哪怕随便哼哼都性感爆炸的声音。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十章)

*稍稍有进度的两人。

*眼看着一帆就一步步掉入了李队的陷阱中。

——————————————————————

    在一轮友好且平淡的模范开局赛后,很快,就轮到微草的高英杰上场。当他报出自己的挑战对手是队长王杰希时,偌大的比赛现场已经涌现出了一阵欢呼声。

    毕竟,光是微草队内的强强对决就足以吸人眼球了,更何况这两人还是微草的新老王牌。

    在高英杰出赛前,乔一帆曾悄悄握了握好友的手。

    “去创造属于你的奇迹...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九章)

*摸了几天鱼,今天爆了字数,双更啦。

————————————————————

    随着短暂休战期的到来,第八届联盟军事大赛也如期拉下了帷幕。

    整场大赛共分为联盟阅兵、战队比赛以及具有趣味性的表演赛,其中包括新秀挑战赛和随机分组赛。

    二十支精英队伍依次从场外通道内进场,广播里分别介绍了各支战队的队伍特色与战队精神。

    乔一帆和高英杰跟走在微草的方队中,和所有新兵一样,对这次空前热闹的盛大集会充满了别样...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八章)

*英杰真的非常小天使,比心

*小小剧透一下:下一章就是李乔PK啦,嘿嘿嘿。

————————————————————————————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轩和乔一帆照旧保持了每晚的固定通话,通常他们谈话的内容还算正经严肃,偶尔夹杂着几句李轩的插科打诨和乔一帆的害羞失语。

    就这么,在昨天夜里,李轩已将乔一帆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尽数解答了,他们没有再约下次联络的时间。只是李轩说过,如果还有什么疑问的话,随时可以再去找他。

    乔一帆腼腆地道了声好,随后二...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七章)

*清水到自己都难以相信

——————————————————————————

     高英杰随大部队走后,留守的预备队失去了领头人,就一直半处于自由活动状态。整个宿舍楼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乔一帆从射击室里回来的时候,楼道上安静到只能听见穿堂而过的风声。

    洗了澡,乔一帆把湿毛巾往椅背上一搭,拿出只能连通局域网的笔记本电脑,心不在焉地登进了联盟资料库。

    这些天来,他已经把所有关于狙击的资料都翻阅了一遍。可他对狙击的认识也仅仅局限于理论之中,光靠...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六章)

*为什么进度这么慢,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让李乔两人半夜裸聊了(不)

————————————————————————

    “喂,我是乔一帆。”乔一帆接起电话,听筒那边却迟迟没有传来回复。

    “李队?你在吗?”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地了,哐当的撞击声后还伴随着李轩吃痛的粗话。在一片慌乱之中,李轩一边揉着自己被砸痛的胳膊一边耸着肩接起了电话。

    “啊……我在,不好意思,刚在穿衣服。”

    想象了一...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五章)

*铺垫了整整一章,终于又能写到李乔了……

——————————————————————————

    又是一夜。高英杰看着乔一帆一动不动的身影辗转反侧。他知道乔一帆对他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尽管他们依然和往常一样一同吃饭、训练,在彼此互道晚安后熄灯睡觉。但他仍旧敏锐地发现了乔一帆身上的些微改变。

    其中最为明显的是,不知出于何故,乔一帆突然对枪支有了浓厚的兴趣。

    大概是在两周前,乔一帆退出了他们二人坚...

浮舟
浮舟
Go!Go!7188
鬣(タテガミ)(初回版)

一首以前喜欢的歌。

封面好顶赞。

弱水三千(第四章)

*暂定二十章完,尽量日更或隔日更

*百合\言情向,民国妓院背景,R18有,大部分资料可考,小部分瞎编乱造

*题材涉及敏感词较多发不出来,只能发微博链接_(:з」∠)_

第四章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四章)

*一帆小天使得到叶神的助攻x1

————————————————————————

    经过暴雨一夜的冲刷,驻地的空气清新得不像话。雨过天晴,联合行动的队员们正在返程的途中,带着他们初次任务的个人报告。

    一切都太糟糕了。

    乔一帆躺在病床上,看着缓缓滴入自己体内的液体还剩大半瓶,不禁感觉有些煎熬。

    挂在他床头上的纸卡里写着他的性别和年龄,以及一行用黑体注明的“急性信息素紊乱综合症”。...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三章)

*大概是一段419

——————————————————

    驻地的医药库除了医疗部的人可以持卡进入以外,像李轩这种级别的,也可以通过指纹或声控系统解锁。

    四下翻找了一会儿,李轩很快就找到了专供omega的军用特型抑制剂。这种抑制剂一次服用就能维持长达五至七天的效果,比起市面上流行的普通抑制剂药性更强,副作用也更大。不过由于军队的特殊性,即便是在现在这样急缺人力的不利情形下,每支部队也会严格控制队里omega的人数,因此针对omega的抑制剂在各个战区都仍为缺乏。...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二章)

*本章李轩上线啦

——————————————————————

    很快,微草预备队就接到了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只是探勘地形无战斗命令,这让新人们都长舒了一口气。同微草一起执行任务的还有虚空的预备队。虚空是联盟中同样实力强劲的战斗部队,队员主要以狙击手构成,也称联盟里的“狙击部队”。两队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看上去总算是有点大型战队的样子。

    初次任务对新人而言非常重要,人人都想要在初次任务中获得良好的评价,受到上级的青睐。更何况此次虽说是两家战队联合行动,但新人们其实都暗憋着一股竞争的劲儿。说来这也算...

弱水三千(第三章)

*暂定二十章完,尽量日更或隔日更

*百合\言情向,民国妓院背景,R18有,大部分资料可考,小部分瞎编乱造

*本章“点大蜡烛”情节源于真实事件改编,略微有些少儿不宜

*题材涉及敏感词较多发不出来,只能发微博链接_(:з」∠)_

第三章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一章)

*前期慢热文,架空设定但会遵照原著剧情脉络

——————————————————

暮春三月,草长莺飞的小镇也受到战火波及,失去了往日的宁静。

车站人来人往,人语声夹杂在火车沉闷的轰鸣声中,逐渐淹没。乔一帆背着行囊,和其他受征入伍的非alpha男性一起挤上了同一个车厢。

“一帆,这边!”高英杰坐在窗边向乔一帆大力挥手,那欢快的表情仿佛他们是要去野外郊游而非奔赴前线。

乔一帆点头微笑,安置好行囊后,又在窗边和在站台上殷切张望的父母挥了挥手。

这一去,说不定得要好几个年头才能再见。

随着火车缓缓发动,站台上的人潮逐渐变成了黑密的细线,消失在年轻人的视野之中。

高英杰与乔一帆有一搭没一...

弱水三千(第二章)

*暂定二十章完,尽量日更或隔日更

*百合\言情向,民国妓院背景,R18有,大部分资料可考,小部分瞎编乱造

*题材涉及敏感词较多发不出来,只能发微博链接_(:з」∠)_

第二章

弱水三千(第一章)

*暂定二十章完,尽量日更或隔日更

*百合\言情向,民国妓院背景,R18有,大部分资料可考,小部分瞎编乱造

*题材涉及敏感词较多发不出来,只能发微博链接_(:з」∠)_

*第一章


夜光玫瑰

#飞鹰艾迪##皮艾#雪中人(一)

看完电影鸡血了一个梗,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往下写。

不管不顾地先来卖发安利_(:з」∠)_

总之先考完试再说吧。23号也会恢复其他文的连载~

※※※

艾迪接受训练的第28天,他再一次跌坐在训练平衡的木块旁,顺带撞翻了满装着牛奶盒的大木箱。皮尔里对此早已见怪不怪,眉也不抬地专注于他的《每日快报》。尽管如此,他还是好心提醒道:“小心一点,这里可不适合洗牛奶浴。”

“你说的没错,芬兰浴应该会更好。”艾迪揉着腰从地上站了起来,想起上次在浴房里那群一丝不挂的裸男,他又接着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在人少的时候。”

“这点我同意,”皮尔里顿了顿,“不过,你可没必要把那群挪威人的话放在心上,那算不了什么。...

阿呆和阿瓜

20XX年3月1日,一条新政的颁布使“同性婚姻”于一夜之间成为全国焦点。

“年满30岁以上的适龄同性恋者可在精神鉴定科开具报告后进行婚姻登记。”此消一经爆出,便成为了各大媒体,甚至包括早已和娱乐城合为一家、不再进行新闻播报的电视台的头号要闻。

一时间,但凡满足“成年”这一要求的人都有资格在该消息的评论区进行最多可达30字的评论,人们举手欢庆:这是社会的进步!

在那群喜难自胜的人们当中,我和我亲爱的阿瓜仅仅只是两戒相碰,相当的镇定自若。

当然,看起来或许是这样,但其实我们内心的喜悦却好比去年才彻底消融完的北极冰水,轰轰烈烈地奔赴海洋。

现在我们都不年轻了,阿瓜岁数比我小,但也满足30岁...

臆病な狼
臆病な狼
Hilcrhyme
臆病な狼

看少年漫时就爱循环Hilcrhyme的歌(≖ ‿ ≖)✧ 

平井堅 - 僕は君に恋をする
平井堅 - 僕は君に恋をする
[DJ节目]伴我歌的DJ节目 第125期

#FREE!##宗凛似#雪(HE)

※※※

列车穿过山洞以后,雪就落下来了。

似鸟收紧了脖子上的羊绒围巾,因此而略微蓬起的头发在脑后形成了一个浅浅的弧度,松冈凛看见了,犹豫了片刻,却并未作出提醒。

从他的角度看来,这样比较可爱。

适才去电影院看完电影的两人坐在回家的车上,相对无言。

错过了高峰时段,又遇上雪天,车厢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沉默的气氛配上些许疲惫感,倒也并不显得违和。

在漆黑的夜晚,看不清一座座飞快闪过的房屋,唯有那柔柔亮起的暖黄色灯光能够引起人的注意。

似鸟不断折腾着手上的电影票,折叠——展开——再折叠,比起刻意为之,更像是为了打发无聊和掩饰尴尬的无谓动作。

“没想到,好不容易和松冈前辈一起看的电影,却是一部未完的作品。”

凛瞥到电影票上黑体加粗的“(上)”字,尴尬地一笑:“是呢,总觉得有些遗憾。”

车窗上渐渐凝起了雾气,把两人原本投映出的影子也遮挡了起来。

只余下一些寒冷的残影。

 “出国的行李收拾好了吗?”

“啊,差不多了。明天一早就跟遥一起去机场。”

“诶,这样啊,”似鸟手上的电影票已经被揉地皱皱巴巴,“今后,我依旧会替你加油的,前辈。”

“叮咚”的列车到站声响起,一个提着公文包的大叔慢吞吞地跳下了车。

冰冷的空气从打开的车门中悄悄钻了进来,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接连不断的痛苦的喷嚏声。

松冈凛看向此时正低头微笑着的似鸟,轻轻凑到了他的耳边。

 

一个多月后,似鸟从便利店里的海报上了解到,上次他和凛一起看的那部电影竟然已经出了下半部。

心中隐约留下的遗憾让他不禁想要抱怨:既然早已经拍好了,为什么当初不一起上映呢。

站在海报前,似鸟忍不住叹了口气。

“搞什么,原来你也有关注这部电影啊……最近好像很有名来着。”

突然响起的,是久未听到的宗介的声音。

“哟,好久不见。”宗介扬了扬手上的便利袋。

自从三年级的前辈们毕业以后,似鸟就再也没见过宗介这幅似笑非笑的样子了。

在简单的寒暄过后,本以为差不多该说再见的似鸟却鬼使神差地和宗介交换了新的邮件地址。更出乎他意料的是,在宗介简单的三言两语下,他们甚至已经作好了要在这个周末一起去看电影的约定。

宗介前辈……以前给人的感觉,是这么行动派的吗?

在忐忑和疑惑之中,不知不觉的,很快就迎来了周末。

坐在电影院里,手捧着爆米花的似鸟几乎忘记要给自己擦去眼泪。

谁能料到,在上部看上去如此甜蜜的剧情,到了结局,却悲凉至此,只引来人一片唏嘘。

宗介眼角的余光瞥到似鸟脸颊上欲滴未滴的泪珠,过了半晌,他借着将似鸟的头按在自己肩膀的动作,一并拂去了那些心酸的产物。

“想哭的话,就痛快地哭出来吧。”

那一瞬间,似鸟忽然发觉,比起冷漠,他反而更加惧怕温柔。

 

同样的列车,纷飞的大雪。在空旷的车厢里,似鸟和宗介之间,微妙的仅隔着一掌的距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明明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好倒无话不谈,却意外地轻松自在。

似鸟从包里翻出皱得不成样子的电影票,和新的这张叠放在一起。

“看上部的时候,我是和松冈前辈一起来的。不知道他在国外有没有机会看到这部电影的结局呢。”

宗介头靠在被雾气占满了的玻璃窗上,像是在思考什么:“他啊……如果知道是这么悲伤的结局的话,大概不会去看吧,就算看了,也一定会跟你一样哭得稀里哗啦的。”

在这样的寒冬里,似鸟几乎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正在逐渐升温。

“还请忘记我那么蠢的一面吧,感觉好难为情……”

“啊是吗,可我不会忘记的。”

在列车驶进山洞之前,耳边响起的,只有列车极有规律的、不断前行的声音。

而列车穿过山洞以后,完成的,却是一个猝不及防的轻吻。

被偷吻的对象咬着嘴唇,试图用围巾来掩饰面上的绯红,结结巴巴地想要缓和尴尬的气氛:“难道,松冈前辈走了以后,宗介前辈你……很寂寞吗?”

“什么啊,你会因为寂寞就和人接吻吗?”

“那刚才的是……”

“因为想做,所以就做了。”

宗介主动地揽过似鸟的肩膀,两人之间那一掌的微妙距离也悄然消失。

“那算什么啊……”似鸟红着脸靠在宗介的身上,心惊胆战地去接受那份熟悉的味道,陌生的温度。

“大概是,不想看到你寂寞的样子吧。”宗介说这话的时候,刻意把头扭到一旁,没让似鸟看见他的表情。

半晌,似鸟才猛地反应过来:“这么说,前辈你是在追求我吗?”

被抛了一个大直球的宗介,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在被白雪包围的列车里,似鸟最终还是静静地牵上了宗介伸来的手,他小声地给自己鼓气:加油哦,似鸟爱一郎。

彼时他忽然想起松冈最后凑到他耳边说的话:

“以后啊,不用再为我加油也没关系。一直以来,谢谢你了。”

大雪纷纷落下,列车穿过山洞以后,愿你得到幸福。

 


挂着给自己看。

重要的是不写什么,而不是写什么。重要的是克制,是做减法,去除那些花枝招展的东西,保留人的基本含义,而不是四处兜售一个正确的自己,一个在道德和智慧上所向披靡的自己。——阿乙

Lullaby For Cain (The Talented Mr Ripley)
Lullaby For Cain (The Talented Mr Ripley)"
Gabriel Yared
Rétrospective

我抽取圆的圆心,夺走方的边角。

将他们变成你闪光的眼睛,和折磨我的刺。

我将你写进故事,将你融进歌里 ,遐想拥有你的无数结局。

哪怕一梦醒来,没有规矩,也不成方圆。

只愿你的影子常青,活着,直到终有一天伴我投身火海。

创造无罪。


她光是静静坐着,我就已经不可自拔了。

 

“逝者如斯,世事难料,真是见鬼,谁能抗拒,幻觉,那声音和肉体,人生乐事。” ——《午夜守门人》

  
一部值得一看的经典情色片。

幽光假象

#Love Mode##阵内国明X香月恭介#甜蜜的死亡(误会篇)

  • 私设有

  • 自给自足的狗血脑洞

  • 如果有同好的话给你十万个爱!

  • 本篇剧情承接《甜蜜的死亡——宴会篇》

※※※

05

“你要和他上床吗?”

冬日里见面问候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的确不是什么符合时宜的事,但香月实在无法用什么“今天真是好冷啊”、“请多穿衣服哦”之类的话来和自己爱上的男人和颜悦色地寒暄。

“这是工作。”

阵内接过香月递来的票单,在确认了房间号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爱谁不好,偏要爱个出卖身体的牛郎。”

之前狠狠甩过他一巴掌的女人真是吼到了他心坎里。可他做被女人包养的小白脸的时候也没见得就比人高尚到了哪儿去。

因为家境的原因他在高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念书了,...

#Love Mode##阵内国明X香月恭介#甜蜜的死亡(宴会篇)

  • 私设有

  • 自给自足的狗血脑洞

  • 如果有同好的话给你十万个爱!

※※※

01

“世上有一种男人,你绝对不能爱上。”

夜幕降临,在会员制的B&B里,此时正是特别的晚会时间。

香月接过客人手中的空酒杯,如他平时所受到的训练那样,礼貌地退到一旁,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这场隆重的年终晚会上,受邀前来的大都是B&B的常客。这些人之中当然不乏许多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

香月在一旁悄悄打量着阵内对面的年轻人——琦安·桑达斯,当今日本最受欢迎的男模之一。在最新一期的《UM杂志》里,还有关于他的独家访谈。

草草回忆了一遍杂志的内容,除了“年轻有为”以外...

夕暮れパラレリズム (rework)
夕暮れパラレリズム (rework)
西原健一郎
Release

 吃饭的时候脸上沾到饭粒不过是件小事中的小事吧?

 我却偏要故作嫌弃地说她是笨蛋。

 因为她嘟起嘴气鼓鼓的样子实在是十分可爱,忍不住就想要捉弄一下。

 “唉,我居然会喜欢上这种笨蛋啊。”

 边这么说边捡下黏在她脸上的饭粒的话,她就会噗噗地脸红了。

 讲真,吃饭的时候调戏女朋友超下饭哦。


我关注的人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