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三章)

*大概是一段419

——————————————————

    驻地的医药库除了医疗部的人可以持卡进入以外,像李轩这种级别的,也可以通过指纹或声控系统解锁。

    四下翻找了一会儿,李轩很快就找到了专供omega的军用特型抑制剂。这种抑制剂一次服用就能维持长达五至七天的效果,比起市面上流行的普通抑制剂药性更强,副作用也更大。不过由于军队的特殊性,即便是在现在这样急缺人力的不利情形下,每支部队也会严格控制队里omega的人数,因此针对omega的抑制剂在各个战区都仍为缺乏。

    李轩细心地确认了抑制剂的保质期和出厂批次,确保一切无误后才敢拿给乔一帆使用。作为虚空战队的队长,心思缜密是他的一贯作风。

    在再次打开作战室的大门前,李轩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脑内飞快地闪过一排宛若任务书的白字:李轩队长,现在将要进行的是一项难度级别大概为A的临时任务。面临生理方面的挑战,你要稳重,克制。时刻谨记现在在里面的不是一个发情期的omega,而是急需救援的微草队员。

    然而糟糕的是,人总是会对想要刻意忽略的事变得更加敏感在意。在他告诫自己别想太多的同时,已经有好几个军营A片的镜头画面浮现在他眼前。

    靠!不就送个抑制剂吗,想那么多干嘛?李轩试图挽救自己行将跑偏的思想。

    一想到乔一帆还在里面焦灼地等候,他也不敢再过多拖延,连忙用指纹刷开了作战室的大门。

    门刚一打开,乔一帆特有的信息素就向他席卷而来。随着大门的闭合,李轩已彻底被这股灼热的信息素所包围。

    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alpha与生俱来的生理本能让李轩的信息素也不可控制地爆发开来,无关于李轩的个人意志,剧烈而直接地向四处蔓延。

    乔一帆察觉到了,但他只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去偷偷感受这份快感。

    “呼,李队……你总算是来了。”在发情期难以违抗的情欲之下,乔一帆衣领大开,仰躺在作战室宽敞的真皮沙发上,颤抖着并拢双腿,尽力想要掩盖下体完全湿透的丑态。

    然而这小小的挣扎在压倒性的alpha信息素面前显得毫无意义。

    受到带有浓厚麝香味信息素的诱导,此刻他疯狂地想要和面前这唯一的alpha进行结合。

    他需要一段黏腻的热烈纠缠,需要彻底而贪婪地进行掠夺索取。

    简言之,他需要李轩。

    在他真正陷入疯狂之前,他抓住清晰意识里最后一棵漂浮的稻草向李轩请求:“李队……抑制剂呢……”

    被眼下的状况所震惊的李轩这才迟迟地回过神来:“好好,这就给你,你等着啊。”

    两人都在极力忍耐,犹如在打一场艰难的拉锯战,作战室中充斥着紧绷易燃的气氛。

    “来,吃药吧。”李轩抬起沉重的脚步走到乔一帆跟前,将撕开了封口的抑制剂递了上去。

    “谢谢李队……”乔一帆颤颤巍巍地伸手接过。两手相触的瞬间,如同过电一般的触感刺得两人心里发慌。

    “你别客气。”

    李轩看着乔一帆吞药时上下浮动的喉结,白皙的锁骨,只觉得乔一帆身上的一切,甚至包括这声道谢,都在向他发出诱惑的邀请,这让他头疼欲裂。他的理智和身份要求他必须忍耐,而生理却肆意叫嚣着占有。

    这哪里是什么A级任务,分明是超S级困难挑战。

    王大眼啊王大眼,你怎么能挖这么大一坑给我跳呢。李轩无力。

    可抱怨归抱怨,作为前辈上级,在这个时候该做的他还是义不容辞。

    见到些许药剂从乔一帆嘴角边滑了出来,李轩也不知自己着了什么魔,鬼使神差地就伸出了手。

    “慢点儿喝,别呛着了。”

    在他的手指触碰到乔一帆带有热度的嘴唇时,两人都明显一怔。李轩尴尬地抚掉残留在乔一帆唇边的药剂,而那只贪恋热度的手却不愿离开,仍痴痴地顺着乔一帆的脸颊贴了上去。

    “感觉好点儿了吗?”李轩问。

    乔一帆眼神迷离,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除了刚服下药剂时得到了一丝丝的凉意外,抑制剂并没有给他带来预想中的强力效果。

    准确来说,抑制剂也并非完全没用,但是想要在短时间内快速平复信息素的波动,使身体回复到稳定状态,光靠这点药剂确实有些勉为其难。

    要去找值班的医护人员进行静脉注射吗?这是寻常情况下李轩的第一反应。

    可现在并不是什么可以镇定自如的寻常时刻。

    他的手正在抚摸一个备受发情期折磨的omega,而他李轩,从生理角度而言,早就已经想要占有他几乎快到崩溃的程度。什么虚空微草队长队员的在此刻都是个屁。

    哪怕在一个小时之前他们还是完全没打过照面的陌生人,“乔一帆”三个字对他而言也不具有任何的现实意义。但现在光是看着这张面颊带着绯红的脸他就已经有了强烈的生理冲动。

    这一点,对于相同状况下的乔一帆来说也是一模一样。

    他年纪尚小,还不具备丰富的发情期应对经验,更何况他的家人向来对他保护有加,在相对隔绝的小镇上,他从没对任何alpha产生过特别的冲动。

    而李轩是第一个“有些特殊的人”。

    一个陌生人,互不相熟,还有着天差地别的身份,却好像有一把诡异的大火,烧得他不知所措,只知烈火燎原。

    不应该是这样的。

    “李队,”乔一帆带着试探的意味轻声呼唤,“我还是难受……”

    他该放任自己暂时沉沦于快感吗,还是继续严守一条无形的底线。

    乔一帆迷茫了。

    无论在哪个方面,他都还只是个新人,没有坦然面对的经验。

    但是李轩不同。年龄和经验的差距让他起码敢于率先做出抉择,并且是以最为圆滑的方式。

    “需要我帮忙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治病嘛,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李轩脸上挂着轻松体贴的微笑。

    可事实上,只要一个沉默的首肯,他便能立马将这个omega揽入身下,尽情占有享用。他的身体并不像他所想展现出来的那么绅士温柔。

    在不知不觉间,像是个陷阱一般,alpha强烈的麝香味就让无力的omega逐渐沉沦至底,耽溺其中。

    受到情欲煎熬的乔一帆在短暂的沉默后闭上了他那双氤氲着水气的眼睛,“请不要标记我……李队。”他伸出手,以无声的拥抱做出了最后的回应。


热度(14)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