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六章)

*为什么进度这么慢,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让李乔两人半夜裸聊了(不)

————————————————————————

    “喂,我是乔一帆。”乔一帆接起电话,听筒那边却迟迟没有传来回复。

    “李队?你在吗?”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倒地了,哐当的撞击声后还伴随着李轩吃痛的粗话。在一片慌乱之中,李轩一边揉着自己被砸痛的胳膊一边耸着肩接起了电话。

    “啊……我在,不好意思,刚在穿衣服。”

    想象了一下李轩更衣中的模样,乔一帆不禁有些面红。

    “李队才起床吗?”

    “是啊,都怪叶修那个老家伙,大清早的居然和我玩夺命连环call。不过听说是你的事以后,我瞬间就清醒了不少。”

    李轩故意把话说得有些暧昧,一时间乔一帆竟不知如何作答。

    在一阵微妙而短暂的沉默后,两人齐声开口,打断了彼此呼之欲出的话。

     “你先说吧,我听着。”就在这时,李轩抓住时机,主动退让了一步。

    而被推到如此处境中的乔一帆瞬间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到底想要说些什么,结果反倒是李轩开口提醒了他。

    “一帆,你之前说刚才怎么了?”

    “刚才……对了,刚才那个声音是衣架倒了吧?宿舍的衣架都不太稳固,李队你下次用之前记得先把它固定住,不然不太安全……”

    乔一帆越说声音越小,最后两个音几乎已经和蚊子的嗡鸣差不多了。

    “嗯,我知道啦。”李轩忍着笑意,猜想说此时的乔一帆多半又是一副带着窘迫的可爱样子吧。

    “其实上次回去以后,我就想联系你的。”

    见乔一帆不说话,李轩又补充道:“真的,我没骗你。”

     “男人的‘我没骗你’往往没太多说服力吧,李队。”

    乔一帆自己也不知道怎会跟赌气似的说出这种不符合他性格的话来。好像他有多么期待李轩的联络似的。

    其实从理性角度来说,李轩完全没有私下联络他的必要。

    抛去二人身份之差不说,上次恰逢他的发情期,李轩是一时兴起,而他自己也并非就动了什么感情。他们二人本就是互不相欠的情况下以身体为代价做了一场公平的交易。可为何当他再一次听到李轩的声音时,却难以做到轻而易举地一笑了之呢?

    “这么明目张胆地质疑上级的话好像也不太好吧,一帆。”李轩沉着地接过乔一帆的话锋,并不将话说破,三言两语就结束了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

    由于军队训练集合的时间临近,李轩也不再拖沓,很快就说到了正事。

    “关于训练的事,叶修已经和我说了大致的情况。我这次打电话来就是想确认一下,你是真的想当狙击手吗,这是你深思熟虑的结果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是叶队推荐我朝这个方向发展的,”乔一帆正色道,“可是当我亲自体验过后,我才知道原来狙击真的是一件很难但也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不敢妄言说我一定适合狙击,但狙击一定是件适合我的工作。”

    说完乔一帆喘了口气:“李队,这个回答您还满意吗?”

    听筒传出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还行吧,不过如果你说为了我才学狙击的话,说不定我会更高兴。”

    “……”这话是骗鬼的吧?乔一帆一个字也不信。

    “呵呵,之后我还会用这个电话和你联络。这个专号进行过高级加密,你们微草没有权限也追踪不到。你可以直接用手机给这个号码发送讯息,之后我可能暂时会用视频联络的方式和你交流一些关于狙击方面的经验心得,至于实战操练你先自行练习。视频时间一般在晚上熄灯以后,具体信息查看手机就好。”

    “好的,谢谢李队,那我们之后再联络。”

    见到高英杰已经从厕所里走了出来,乔一帆匆匆挂断了电话。

    “一帆,李队找你有什么事儿吗?”高英杰一脸担忧。

    “也没什么,之前无意中和他交流了一下,觉得蛮聊得来的。”

    “之前是指和虚空合作出任务那次吗?那时候你不是还因为发情期信息素紊乱在病房里躺了一天?”

    乔一帆本就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被高英杰这么一问,一时只得红着脸愣在原地,不敢直视好友投来的目光。

    “没事,等你想说了再告诉我吧,”高英杰安慰地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咱们先集合去,可别迟到了。”

    乔一帆心怀愧疚地点了点头。明明无论何时,高英杰都是他最值得信赖的伙伴,可现在他却这样将高英杰蒙在鼓里,实在有些不够义气。或许除去私下窜队这种还牵扯到叶修等人的事以外,他真的不必将所有事都对他隐瞒起来。

    “英杰,要不就今天晚上吧,”出门前,乔一帆终于下定了决心,“等晚上回来以后我再告诉你最近发生的一些事。”

    高英杰笑道:“那就一言为定喽。”

    巧合的是,王杰希接下来的一席通知立马就让少年们这个小小约定作了废。

    训练场地上,负手而立的王杰希通知道,刚接到上级的紧急命令,即刻起,微草所有的正式队员外加预备队的高英杰,悉数去往前线,支援和敌方发生了激烈冲突的蓝雨战队。只留预备队的成员们看守驻地。

    唉,早知道就不立这个flag了,高英杰无奈地和乔一帆交换了一个眼神。

    不到晌午,来不及做更多的准备,微草的驻地就基本上走了个空。

    午休时分,乔一帆给高英杰传去了一条信息,却听见短讯声在隔壁床头响了起来。

    看来一时半会儿是联系不上了,乔一帆叹了口气。躺在床上,从他这个位置刚好能看见窗外湛蓝的天空,偶尔他也会这样发发呆,让身体放松放松。

     “如果你说为了我才学狙击的话,说不定我会更高兴。”今早李轩的玩笑话忽然轻飘飘地从他脑海里冒了出来。

    “一帆的话,一定没问题的。”说这话的高英杰此时也正在赴往前线的路上。

    真想要快些成为和他们一样独当一面的人啊。

    乔一帆翻身将脸埋在枕头上,深深陷出一个凹形。

 

热度(18)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