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十章)

*稍稍有进度的两人。

*眼看着一帆就一步步掉入了李队的陷阱中。

——————————————————————

    在一轮友好且平淡的模范开局赛后,很快,就轮到微草的高英杰上场。当他报出自己的挑战对手是队长王杰希时,偌大的比赛现场已经涌现出了一阵欢呼声。

    毕竟,光是微草队内的强强对决就足以吸人眼球了,更何况这两人还是微草的新老王牌。

    在高英杰出赛前,乔一帆曾悄悄握了握好友的手。

    “去创造属于你的奇迹吧。”他对高英杰如此说道。

    他明白,高英杰值得肩负起这样的期待。他们虽从一个起点出发,却注定走上不同的道路。即便如此,他仍希望能和好友在最后的终点相遇。

    这也是乔一帆瞒着所有人悄悄报名新人挑战赛的初衷。

    有人在一帆风顺中走向光明的前途,也会有人从尘埃中绽放出惊人的魄力。

    在如潮的掌声中,高英杰最终战胜了王杰希。这是一场暗含深意且精彩十足的高手竞技。乔一帆视线所及,就连叶修大神也忍不住起身鼓掌。

    即使新一轮比赛都即将开始了,大部分人都还沉浸在这一场的精彩比赛之中。

    也就是这样嘈杂的环境下,乔一帆不声不响地上场了。

    和早已成名于联盟内部的高英杰不同,乔一帆作为微草的新人成员,几乎没人听过他的名字。就在大家都在猜测他是否是微草又一个秘密武器时,乔一帆小声地说出了他此回的挑战对象。

    “大家好,我要挑战的是,虚空的李轩前辈。”

    这下就连微草队内都也懵了。乔一帆在队内一直是个不太起眼的小刺客,平时连正式执行任务的机会都不太多,怎么会突然报名了挑战赛,而且还挑战的是第一狙击手李轩?

    “小高,这是什么情况啊?”许斌看向了队里和乔一帆最熟的高英杰。

     可被问到的对象同样一脸茫然。一帆在向李轩请教并练习狙击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他们俩之间有猫腻且还在冷战中他也是知道的,但他报名新秀挑战赛并挑战李轩这件事可就完全没听说过了啊!

    而此时被突然点名的李轩也是惊讶不已,他无奈地起身准备上台,心里埋怨着:这小子,怎么之前也不打声招呼?

     “队长,那人是谁啊,你认识?”

    虚空队内的成员个个都对此感到好奇。

    “哎!你们快看,我查到了,乔一帆,微草今年的新人,男性omega,担任刺客……怎么这就没情报资料了,微草这是演哪出啊!”

    “我说,你不会做了什么招人怨恨的事儿吧?”吴羽策沉重地拍了拍李轩的肩膀,前段时间李轩借用他联盟论坛账号但又不具体说明原因的事他可还没忘呢。

    “开什么玩笑,”李轩扶正了头上的军帽,露齿一笑,“除了敌人以外,我向来都只招人爱吧。”

    来到台上,李轩和乔一帆仍是走形式地握手以示友好。这回,乔一帆选择了狙击手对决的方式进行挑战。和团队赛的规则基本无异,两人使用联盟提供的装备,随机在五张地图中选择全封闭的比赛场地,最先承受三次致命伤攻击者出局。

    李轩和乔一帆整装入场,各自在一半场地中做好了埋伏。

    狙击手之间的对决不如近身肉搏看起来刺激,观众们也只得通过转播镜头看见两人不停地找寻最佳位置,以待出击机会。

    乔一帆的狙击理论大部分都来自于李轩的经验教导,尽管在训练中他也有试着打出自己的风格,但目前仍受制于李轩的那一套思路。

    每当他以为从理论上找到了合适的出击机会准备伏击时,李轩早就已经三两下绕出了他的射击区域。同样的,师承李轩的那一套,乔一帆也不会轻易就踏入李轩的攻击领域。

     两人互相在堆满了货物的拟仓库赛场中绕来绕去,看台下的观众们也看得颇为焦心。

    终于,在李轩的主动出击下,赛场中响起了接连不断的几声虚拟枪响。每一击都逼得乔一帆不得不狼狈地伏身在地。

    虽然没有真枪实弹,但一不留心就可能会被淘汰出局。

    现在乔一帆所处的遮蔽地点已露出了破绽,形式迫使他必须快速转移到更加安全的位置。可李轩这样的老手哪里会让他轻易得逞,在一个巧妙的走位后他跳上高处,果断地放出一枪,精准地触发了乔一帆脖颈处的致命伤警报。

    “什么啊,看来这个新人根本就不怎么样嘛。”诸如此类的议论已在会场传了起来。

    高英杰担心地紧盯着转播屏幕,暗暗为乔一帆捏了把汗。

    乔一帆吃了亏,自知上了李轩的圈套,但他此时也占据了良好的射击位置。在他滚地翻身后伏在地上的一刻,看似姿势狼狈了许多,却也同样放出了能让李轩致命的一枪。

    李轩胸前的警报响了,出于本能李轩急忙向后退去,眼看着就要从高处跌下。乔一帆心头一紧,连忙就露头去看,却不料这也是李轩的小小伎俩。

    不待李轩站稳脚步,他便就着跌落的姿势朝乔一帆放了个冷枪,触动了乔一帆头上的警报。迅速将当前比分拉回至一比二。

    落地后迅速隐蔽起来的李轩暗自心道不好,他刚才一时没忍住竟当是真在战场般认真起来了。以他的身份这样折腾人家一个新兵,从哪方面来想都是件不光彩的事。更何况,这还是他亲自手把手教出来的苗子。

    可场外的观众们却不能理解方才二人的处境。比起教学般无聊的表演,他们更愿意看到具有血性的对战式比赛。在他们眼中,乔一帆纯粹是因为经验不足才会连中李轩两枪,实在可说是表现糟糕。

    而乔一帆这边,虽然已经只剩下一次机会,但比起他是否会在下一击中被送出局,李轩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更加让他担心在意。

    他伏在遮蔽物后,想到李轩身上本来就有旧伤未愈,刚才这一跌又不知有没有大碍,心里已然急成了一团。但比赛毕竟是比赛,缓了几秒,他徐徐探出头,看到李轩头部的警报器在他眼前一闪就没了影。

    尽管是很短暂的一瞬,他也并非完全没有机会。只是在扣动扳机的那一刹,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会感到犹豫。

    错失了先前的良机,他极力深呼吸以图保持镇定,不想再被那样不理智的情绪干扰。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李轩留在原地的枪不过是个掩护,在方才乔一帆犹豫的瞬间,李轩就已经朝他身后绕了过去。

    “还记得我教你的狙击要义吗?”李轩猛地骑压在乔一帆身上,反手便用橡皮刺刀触发了乔一帆仅剩的一处的警报装置。

     “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走自己的猎物。”

    就此,比赛告终。

    乔一帆也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出赛场的。

    他输了,不仅输在技术上的稚嫩,也输在精神上的犹疑。怎么看,都输得惨不忍睹。

    在走回观众席的通道里他遇见了专程出来找他的叶修。

    和他原先预想中品尝胜利的甜蜜不同,现在他不得不面对这一失败的心酸后果。

    “你太冲动了,”叶修说,“从个人角度,你不应该现在就挑战李轩。而从战队角度,我还不希望你这么早就泄露出自己的资料,毕竟你可是我看好的王牌啊,一定要有点自觉,小乔。”

    “对不起,叶队……”乔一帆强忍着自己想哭的冲动。

    “快回去吧,别让朋友担心。”叶修拍了拍乔一帆的背。为了教导新兵,他也算是上到技术下到情绪照料,样样都亲力亲为了。

    乔一帆感动地嗯了一声后就迅速离开了原地,他可不想让他未来的队长看到他忍不住流泪的丢脸模样。

    走着走着,他就听到前方走廊的拐角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李轩是从另一方离场的,不过两条通道终会合为一路,为了早一步追上乔一帆,他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赶到这个汇合地点。

    看清楚来人以后,乔一帆连忙抹掉了挂在脸上的两行泪水。

    “李队好……”这明明不是今天他们二人的第一次见面,却愣是被乔一帆说出了许久不见的疏离感。

    “我可一点都不好,”李轩叹气,“我这胸口还带着伤呢,没想到你这小子连个简讯也不发,今天还忽然指名我上来陪练,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不是的……”乔一帆急于想解释,却又不知该解释些什么,从事实上看,李轩说得确实没错。

    他默默地看向李轩的胸口:“那个,伤还严重么?”

    “没事,说不定你摸摸就不严重了。”李轩笑着说。

    “李队,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乔一帆听到这话心里仿佛被针刺了似的,下意识地想和这种虚假的暧昧保持距离。

     “好好,那咱们就说正经事,”李轩摸了摸乔一帆耷拉下去的脑袋,“说说吧,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我都是抱着可能送分的觉悟进行转移的,你那时明明有机会爆掉我头上的警报器,还在那里磨磨唧唧地犹豫什么?之后我到你身后来,你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比赛中发呆也就算了,战场上那可是大忌。”

    走廊中一阵短暂的沉默。

    “那……如果那时候我开枪了,李队你有多大把握躲过去?”乔一帆轻声问道。

    “嗯,大概百分之七八十吧,因为仅有一个位置会完全把我的警报器暴露出来。如果你开枪,我肯定会优先隐蔽。”

    “所以说,结局不还是一样吗。”乔一帆笑笑,诚如叶修所言,目前他和李轩的水平明显还不在一个层级。

    “但我想知道你犹豫的理由啊,”李轩不慌不忙地接过话,“要不让我来猜猜看?”

    李轩捏着乔一帆的下巴,强迫他和自己对视。

    被盯着看的乔一帆忍不住就想移开视线,但李轩的脸却离他越来越近。

    “李队,别闹了。”

    李轩的拇指却按住了乔一帆仍欲张开的嘴唇。

    “嘘,让我猜。”李轩顿了顿。

    “导致你分心的理由……”

    在阴影遮盖下的走廊里,李轩轻轻吻住了乔一帆。

    “就是我吧?”

 

热度(20)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