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十三章)

*很犹豫要不要开车,我的话估计只能开点自行车……想看清水的扣1开车扣2吧_(:з」∠)_

*正式开学了我又可以恢复正常更新了

————————————————————————

    而会场的另一边,则充满了散会后各队队长们疲惫的交谈声。

    连续作战了几场,虽说是表演性质为主,但率领队伍作战仍然是件耗费体力的事。大家空着肚子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一个个看起来都无精打采。

    李轩自然也不例外。在和乔一帆通电话前,他甚至都已经有直接回宿舍睡下的念头了,但一听到乔一帆的声音,又好像来了几分精神。

    “喻队说他请客吃饭了啊,要来的赶紧跟上!”和喻文州一起走在前面的楚云秀朝身后招招手,立马就有好几个人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皇风战队的田森和李轩一样,因参赛前身上就负了重伤,慢吞吞地落在队伍的最后,在疲倦的影响下,对于聚餐也没有太大的兴趣。见李轩似乎同样兴致缺缺不打算参加,他就顺便搭了句话。

    “哟,李队今天也不去吗?”

     “是啊,累了,想早点休息。”

    “一样,真是体力大不如前了。”

    “深有同感。”

    就这样,李轩和田森在同一个出口率先离开,随即又分道扬镳。

    走到事先和乔一帆约定好的地点,李轩点上烟,静静地享受这份放松的惬意。

    虚空今年状态整体疲软,出现了好几次作战中的失误。像之前那样全队遇袭,就可以说是一次行动失败的典型案例。作为虚空的队长,他今年的压力倍增。

    无论是在队内驻地还是军队总部,他的心情都并不轻松。队伍状态不好,而他自身虽享有“第一狙击手”的美誉,但放眼全联盟来看,也并不是什么不可替代的存在。现今他急于能拿出点像样的成绩为虚空正名,可这事又哪有那么容易呢?

    乔一帆的出现勉强算是叶修带给他的一点趣味调剂,不过也就仅限于此而已。最初,即使是在乔一帆发情期那次意外发生后他也并没有想太多。如果不是后来叶修又为他们搭了线,他压根不会将这个omega的事放在心上。

    毕竟,现在值得他更加操心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军部高层曾私下找他谈话,说虚空若不快速调整好状态的话,很有可能会由精英部队降级为普通部队,最差的情况就是将队上的狙击上全部均分到其他各队中进行支援,面临散队的可能。

    那次和微草预备队的联合演习也不过是军部对虚空和其他战队的融洽性测试。正是因为知道这样的实情,李轩心里膈应,才主动申请和吴羽策调换位置,临时留在驻地看守。不然身为队长的他,是铁定要亲自带队完成任务的。

    所以后来和乔一帆发生了意外的关系,他虽是无意为之,却多少也带有点发泄心情的意味。

    身体合拍,恰巧又是个学狙击的好苗子,在不断的接触中让他一点点了解了更多关于乔一帆的事情。譬如他足够认真,对叶修充满感激和尊敬,偶尔听到一点挑逗的话就会明显害羞起来,等等。

    但知道这些又能怎样呢,他实在不认为他会和这样青涩的孩子发生什么超越身体以上的感情。

    只要双方你情我愿,互相满足,偶尔调情逗弄一下有个乐子就行了。

    于虚空,他要做个值得信赖的队长;于战友,他还得显出豁达幽默和成熟;于情爱,他看似轻浮,实则又对感情的标准线要求过高。可以轻易做爱,但绝不不轻易去爱。

    他希望乔一帆能和他想象中一样,仅仅和他维持一段轻松愉快的关系就好。

    如此想着,乔一帆就真的带着腼腆的笑容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乔一帆的脸蛋红扑扑的,一看就知道是一路小跑着赶过来。李轩很喜欢乔一帆的这一点,认真到可爱的地步,也是没谁了。

     “走,咱们吃点东西去。”李轩领着乔一帆,三五步就走到他停车的地方。

    “还要坐车啊?”乔一帆这是第一次坐在李轩的副驾位置上,不禁四处打量了一番。

    “别看总部这边荒郊野外的,十多公里外就有个很热闹的村镇,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都在那边吃喝的。”

    “原来是这样啊,我都没听说过呢。”乔一帆是新人,当然没李轩了解情况。上车后就安安静静地坐在李轩旁边,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发呆。

    李轩今日也疲了,没像往常那样主动找话题聊。

    两人一路无话,倒也不觉得尴尬。

    很快,乔一帆就看见了李轩所说的小村镇。虽然毗邻战火交接的地带,但从这里的气氛来看,他竟试图用“祥和”一词来作为他的初印象。这里和他见过的所有交战区附近的村庄不同,既和战争的气息密不可分,又保有了乡下生活的宁静感。路上到处能见到军人和普通村民们来来往往,虽不至于人人脸上都面带轻松,但起码很难见到悲戚的面孔。毕竟这村庄与联盟总部相接,应该是受到了什么特殊的保护对待吧,乔一帆心里想道。这里完全就像是一个军人心灵的“归属地”。

    车子在小镇街道上缓缓行过,镇上的居民们也早就习惯了军人的来往,连眼都不抬,依旧是喝酒的喝酒,交谈的交谈。

    “这里有家我很喜欢吃的面馆,虽然看着简陋,但味道非常棒。”

    李轩将车停在了一个小巷里,相比之前看到的闹市,这边显然更加安静。

    乔一帆没料到李轩专程开车来的地方竟只是个普通的小面馆,下车后,他还多看了眼这家店的招牌,想多留些印象。

    “两碗招牌,一碗多放葱。”

    李轩轻车熟路地找了个座位坐下,顺便帮乔一帆也点了单。

    “李队,我刚才已经……”

     “知道你在食堂吃过了,多少尝尝吧,难得带你来一趟。”

    李轩这么一说,乔一帆也不好再拒绝。等到老板端上两碗面,他才发觉自己还真有点饿了。之前在食堂他光顾着和高英杰说话,也没吃多少东西。

    而且这家店里的面虽只是普通的粗面,但汤汁是浓香的骨汤,配着葱花和肉的香味,乔一帆尝了一口,确实如李轩说得那般好吃。

    “合你口味吗?”

    “嗯,很好吃。”

    两人相视而笑。小店里的灯光昏黄,不时还能看见有飞蛾在头顶的吊灯周围飞来转去,老板的妻子和女儿坐在店门口嘻嘻哈哈地交谈着,偶尔还能听到其他军车开过的声音。

    这让乔一帆想起了自己的故乡。一个曾经同样平和安宁的小镇,如今也同样受到战火的波及,成为了战区周围的警戒区域。

    悠闲悠哉地吃完饭后,李轩载着乔一帆又回到了小镇的闹市。他们停了车,徒步在闹市区走走转转,倒也巧,一路上都没碰到其他的熟人。

    乔一帆在一个路边小摊前停下,对着一个个样式各异的小木盒感到好奇。

    “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各种香料,本土产的。”

    李轩拿起一个递给乔一帆。

    “闻闻是什么味道的?”

    乔一帆闻了闻,很香,可说不上来是什么味儿,于是他又将小木盒递给李轩。

    “李队觉得怎么样?”

    “还行,没有你香,”李轩笑着摸出了钱包,“送你一个当纪念吧。”

    年轻的小摊老板接过钱,对着面红耳赤的乔一帆哈哈一笑:“小哥,好福分呐,你爱人对你真好。”

    “这……”乔一帆弱弱地望向李轩。

    “哈哈,我应该的嘛。”说完李轩便揽着乔一帆的肩,向闹市更深处走去。

    两人来到一栋独楼,一层是鱼龙混杂的啤酒馆,有人跳着艳舞,有人喝酒划拳。从里面穿行一段距离之后可以找到楼梯上去,乔一帆跟着李轩足足爬了几层楼,才终于在楼梯口一个隐蔽的小招牌上看到了“住宿”二字。

    此时乔一帆才突然反应了过来:他现在可不是来和李轩约会逛街吃夜宵的。尽管这些事他们都做了,但也都不过是上床前的附赠品而已。

    “今晚就住这儿吧。”李轩付钱后很快就拿到了一间房的钥匙。

    看到乔一帆不安的表情他又淡淡地补充了一句:“放心,楼里都是自己人。”

    乔一帆表面上没说什么,内心还是不免有些紧张。

    走进屋里,空间不大,但该有的一样不少。

    “李队常来这里?”

    “怎么说呢,也算不上‘常来’吧。”

    “都是和omega吗?”

    “记不得了,可能是吧。”

    “那……你更喜欢男性的omega还是女性?”

    “平常的话我会说是女性,”李轩轻轻将乔一帆搂在怀里,“今天的话更喜欢你。”

    乔一帆沉默。

    “还有没有什么想问的?”李轩的唇在乔一帆的鼻梁上轻轻摩擦。

    “没……没有了。”

    李轩满意地在乔一帆唇角落下一吻。

     “那就一起洗澡吧?”

    “啊……一定要一起吗?”

    李轩指了指浴室和卧室之间的透明玻璃。

    “想要我先看你洗也不是不可以啦。”李轩扬了扬嘴角,像极了势在必得的老狐狸。

    在心中对比了一下两者的尴尬程度,乔一帆终于放弃了垂死挣扎。

    “还是一起洗吧……”

    “好啊,不管你选哪样我都会很期待的。”李轩一面笑着,一面脱下了军装。

 

 

热度(10)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