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二十一章)

    好不容易熬到了训练日程的最后一天,特训队员们总算接到了训练的最终任务。

    Lisa要求他们两人一组,负重穿过瀑布下的峡谷,并取回各组要求的任务用品。听似简单,但有了前几天的铺垫,各组队员都不敢对此有所轻视。

    很快,乔一帆就和李迅从峡谷的一端出发,去寻找他们被指定要带回的“金属奖章”。

    在峡谷内穿行了约莫两公里,乔一帆就开始感觉自己脚底发虚,呼吸加重。虽然不在发情期,但发情的感觉却是从来不会骗人的。

    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乔一帆欲哭无泪。

    这体验他已经有过一次,信息素的胡乱溢出让他心生难堪。可比上次幸运的是,此时唯一在他身边的并不是个有威胁性的alpha。又坚持着走了两步,他心里明白不能再拖,才在李迅身后停下了脚步。

    “迅哥,能等我一会儿吗?”

    “怎么,这就累了?”

    “没,我觉得我好像有点信息素紊乱,还好早有准备,包里带了药,你来帮我推一针。”乔一帆找了块大石头靠着坐下,并取出了用于静脉注射的抑制剂。

    李迅担心地接过针管和一次性针头:“说打针就打针啊?抑制剂不是也有口服的么。你跟我交个底,到底什么病,要不要紧,要是不行咱们就先放弃任务,回去找医疗队的看了病再说。”

    乔一帆摇摇头:“也就是体内信息素紊乱,口服的药剂见效太慢,注射来得快些。估计是这几天训练累过头了,以前也犯过这毛病,不要紧,我心里有数,你不用担心太多。”

    李迅只和其他队员一样学过一些简单的救急处理,对于乔一帆说的信息素紊乱可就不甚了解了,只能照他说的去办:“好吧,要是打了针还是不行你就告诉我,我一个beta也不太能感觉到什么信息素紊乱没有,反正不舒服就一定说出来,不要忍着。”

    “嗯,知道啦,你先给我推一针,我现在就挺难受的。”

    四下没有alpha的存在让乔一帆放松了警惕,肆意地展露着信息素的他别说是被哪个alpha遇见了,即使是在beta面前,那也跟待宰的羔羊没有什么区别。

    所幸大大咧咧的李迅向来没有什么坏心眼,帮乔一帆完成注射后,就静静地坐在一旁休息了起来。

    毕竟还在训练当中,乔一帆也不好意思一直拖累李迅,稍等药效起了点作用,他就坚持要继续行进。

    李迅一边注意着乔一帆的身体状况,一边寻找任务用品,心想着要快点完成训练好说服乔一帆尽早回去休息。

    两人一路走一路寻,无心之间,竟然在一处峭壁之上看到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圆形奖章。

    “瞧我这眼神,贼亮,队长他们一定没想到任务用品这么容易就被我给发现了。一帆你就在下面等着,我上去把它给拿下来。”

    李迅磨拳霍霍,已经做好了攀岩的准备。

    乔一帆心下却不觉得简单:“这下面就是瀑布,虽然水流不急,但我们又没有攀岩的工具,你想怎么爬上去?”

    “呃,那我们先过去看看情况?”

    两人卸下了沉重的包裹,脱下外套,走到瀑布下方细细一探,这里只有头顶高处的两块巨石间有一个小洞穴,其余地方净是流水,根本无处落脚,更别说向上爬了。

    乔一帆思索再三,才下定决心:“迅哥,要不你先把我送到那个洞穴里,我进去探探深浅,说不定能走峭壁内部攀爬上去。”

    李迅听了直摇头:“不好,你身体不舒服,这么危险的活怎么能由你来干?要去也得是我去啊。”

    “可这洞的大小……恐怕,你进不去吧?”乔一帆伸手目测了一下洞口的直径,“我看,说不定连我都够呛。”

    两人僵持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按乔一帆说的办。

    “要是不行就赶紧下来,你那什么信息素没这么快能稳定,可别又发作了。”

    李迅半蹲着,让乔一帆踩着他的背跳上了巨石,乔一帆倒是也手脚灵活,翻腾了几下就钻进了洞里。

    “里面怎么样啊?能不能行?”

    瀑布的声音几乎把李迅的喊声完全遮盖住了,李迅焦急地等了老半天,才看到乔一帆从峭壁的另外一端冒出了头来。

    “迅哥,这里面没问题,有道,你在下边等着,我马上就能下来!”乔一帆竭力高声喊着,还传出了阵阵的回音。

    大约过去了十来分钟,乔一帆就从放置着金属徽章的巨石下方钻了出来,水流湍急,看得瀑布下的李迅直打哆嗦。

    “一帆你小心点儿!左脚踩稳!左脚!”

    果不出李迅所料,乔一帆体内极不稳定的信息素因身体的折腾再次爆发开来,一阵阵令人晕眩的情欲让乔一帆眼前发黑。

    李迅在底下大声喊叫,乔一帆则步步谨慎地攀上了峭壁。

    他尽量去克服那股不适的感觉,全神贯注于眼前的金属物件。在高度的紧绷状态下,他总算是安全地把徽章拿到了手。

    “下来的时候也要小心!我在刚才的位置等你!”

    李迅今天体力没花多少,喉咙却费了不少劲儿。

    乔一帆想回应他,却嫌开口说话都累。

    等看到乔一帆缓慢地从巨石间的小洞里钻出来,李迅才终于停止了“关切的大吼大叫”,悬在半空中的心也总算是落了下来。

    “没事吧一帆?我看你还是不对劲啊?”李迅把乔一帆从巨石上抱下,从他手中接过了艰难取到的徽章,“总算搞定了,走,咱们赶紧回去找队医去。

    乔一帆靠在李迅怀里,不停喘着气:“迅哥……回去还有五六公里多的山路,我现在感觉不太好,你要是背着我,天黑之前都回不去。”

    李迅听了连忙扶着乔一帆坐到一旁:“很难受是不是?要不我先回去找队长他们过来?”

    听到要让李轩过来,乔一帆直朝李迅摆手:“不用那么麻烦……我包里还有抑制剂,要不你再帮我注射一次……”

    李迅连声叹气:“你当那是水喝着玩的啊?这抑制剂也是有剂量的,哪能动不动就注射一次?”

    “可我真的难受,要是让我等到晚上,我肯定受不了……迅哥……求你了。”

    其实李迅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乔一帆现在的处境,现在的乔一帆面色潮红,被瀑布和河水打湿的衣衫紧贴在他的肌肤上,要说不性感,那是骗人的。

    哪怕他只是个beta,光是看到这幅景象和想到乔一帆正在体验的情欲,也多少有点生理反应了。

    “唉,那你上次犯病的时候是怎么解决的?”李迅问道。

    “上次……”乔一帆用手挡住了水雾朦胧的双眼,“上次我和李队做了……要不是那天做了,我也不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乔一帆说着,眼泪就决堤了似的滑了出来,可把李迅吓了一大跳。

    看来人家说发情期的omega情绪都很不稳定这事,是真的。

    “好了好了,我不问了,你别难过。”

    李迅一边在乔一帆的背包里翻找着抑制剂,一边安慰着情绪失控的乔一帆。

    “我说,要是不是队长,换成我和你做,不打针,你愿意吗?”

    李迅拿出针管,从药瓶中取出了极小剂量的抑制剂。

    乔一帆听后哭得更难过了,止不住地摇头:“不是李队,我不要,你快给我打针……”

    李迅叹气:“唉,这不就是了吗,你喜欢咱们队长,这根本就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事,以后就别成天瞎想了。既然你非队长不可,那就痛快点告诉他,也给自己一个交代。这回我就先依你,可要是一会儿再不好,说什么我也得喊队长和医生过来解决了,这事没得商量。”

    说着李迅就极不情愿地给乔一帆再次进行了注射,说实话,像这样胡来,他心中也没底,可眼前确实又找不出更好的方法,只能暂且这样处理。

    “迅哥,你说为什么Lisa姐能做到,可我却不行……”

    “你指什么?不会是说她发情期还身闯敌营那件事吧?我说你是不是傻……人家那时候就有固定的alpha了,被标记过,有alpha的信息素,当然不一样。你以为人家跟你似的在这儿靠自己硬抗啊?”

    “可是……”

    “哪有什么可是,你可别说话了,赶紧好好休息吧。”

    等乔一帆缓过这一阵,李迅二话不说就要扶着乔一帆回营地。

    乔一帆自己也不敢耽误,将行李全部托付给李迅后,自己轻松上阵,多少能减轻些身体上的负担。平时看来并不算长的几公里路,在他们走走停停之下一共多花了一半的时间。

    就这样,等他们好不容易赶回营地时,竟还有两组没有到达,也不知究竟是遇上了什么难题,能比他俩还要折腾。

    李迅先让乔一帆进帐篷休息,又悄悄喊来了李轩,把事情经过大致说道了一番。听得李轩连连皱眉:“注射了两次抑制剂?开什么玩笑,这玩意是能乱用的吗?人呢,赶紧带我看看。”

    李迅低着头把李轩请进了帐篷,乔一帆正闭眼睡着,喊也没什么反应。

    “一帆?能听见我说话吗?”李轩蹲在乔一帆身旁,又瞪了李迅一眼,“浑身这么凉,全是水,你怎么也不先给他换衣服,没病都能给你整出病来。”

    李迅知道自己现在是说什么都会被骂,索性壮着胆子抛出一句损话:“我想这不是队长你的omega吗,我怕乱碰他,有点不太好……再说了,我这也是刚回来就立马向你汇报,其他的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呢,你看我,一样浑身湿漉漉。”

    “什么有的没的,还学会这一套了,看我之后怎么收拾你小子,”李轩边说边帮乔一帆换下了湿衣服,“傻站着干嘛?你去把唐礼升给我叫过来,提醒他带医疗包啊。”

    李迅摸摸鼻子:“好的队长,那我就先出去了,你好好照顾一帆啊。”

 

热度(17)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