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二十二章)

*5万多字,终于写到了单方告白的场景,真是够慢热的……

——————————————————————————

    李迅走后,乔一帆也逐渐醒了过来,看见李轩正在为他擦拭身体,下意识地就想闭眼装睡。可他睁眼的动作哪能瞒得过李轩,在他醒来的瞬间,就被李轩瞧见了。

    “醒啦?怎么能这么乱来。你这毛病王大眼当初没给你治好吗?”

    乔一帆愣了愣:“这不怪王队,我本来也以为不会再犯了,只是备着药提防万一,没想到这次……还是给你添麻烦了。”

    “这算哪门子麻烦,”李轩说着,又翻出乔一帆的换洗衣物给他换上,“上次在微草的时候,临走前我还专门去问过医生,急性的信息素紊乱一般都是由于生理的过量疲劳和心理的巨大压力造成的。怎么,最近有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我看你和李迅他们那帮人处得挺好啊。”

    “是啊,你的队员们人都不错。”乔一帆笑了笑,“说起来,那次的事……我还以为李队你完全没放在心上呢。”

    乔一帆虚弱地躺在李轩怀里任他穿套上衣,比起说话,他倒更愿意听李轩的声音。

    “怎么会完全没放在心上,我那天有表现得那么冷漠吗?”

    “是啊,第二天起来,我躺在病床上,还以为你会来。”

     “我确实来了,”李轩顿了顿,“只是那时候你还没醒。”

    “事到如今,随你怎么说,我都没法查证了吧。”

    李轩摇摇头:“不得了不得了,我看你这回是真被李迅他们给带坏了,居然还敢怀疑起我来了?”

    乔一帆笑了,他靠在李轩的怀里,感受着许久没有拥有过的温度,这让他忍不住就想安静地维持这个姿势多呆一会儿。可他知道,有的话现在不说,之后可能就更没有勇气说了。

    想了很久,他还是开了口:“李队,这几天,我听你的话,没有过来找你,你有没有一点想我?哪怕只是身体那方面的?”

    李轩知道乔一帆最后一句的含义,实际上,那并没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是一个体面的累赘。

    “有吧,偶尔,还是挺想抱着你睡的。”李轩坦白道。

    “那就好。”乔一帆生硬地咳嗽了几声,抑制剂的效力一直让他昏昏欲睡,他只好借着这种方法强打精神。

    “其实,这几天里,我一直都在思考上次你对我说的话。”

    李轩没开口,默默等着乔一帆继续说下去。

    “我想了很久,最后总算想明白了一件事。如果不说出来,对你对我,都不公平……李队,我觉得我大概还是喜欢上你了,虽然你总说不想把事情变复杂,可我实在没法像你一样拎得那么清。而且,我也知道,就像你说的,我永远都不可能取代Lisa姐在你心中的地位。所以,对不起啊李队……如果你没法回应这份感情的话,我们之间,是不是也就该散了?”

    李轩还保持着抱着乔一帆的姿势,由于抑制剂使用过量的缘故,尽管他都已经将脸贴在了乔一帆头上,依旧什么信息素的气味也没闻出来。

    “之后别再胡乱使用抑制剂了,你看看,连你身上最好闻的青草香都不见了。”

    乔一帆淡淡地“嗯”了一声,尽管他早就料到了李轩会是这样平静的反应,但临到眼前,仍旧会令他难过。

    “那,我们也算是好聚好散?回去以后,关于狙击要是还有什么问题,欢迎你随时来问我。”

    “好……”

    不等乔一帆说完,帐篷外唐礼升的声音就先一步传了进来。

    “队长,小乔,现在方便进来吗?”

     “进来吧,给他做个基础的检查,看看有没有大碍。”李轩拉开帐篷,把唐礼升招呼了进去。

    等唐礼升进行完各项简易的检查后,乔一帆已经服用了药剂,安稳地睡着了。

    “情况怎么样?”李轩守在帐篷外,Lisa听说以后也急忙赶了过来,见唐礼升出来,才凑过去打听病情。

    “目前看来没什么大的问题,但详细情况还是得等回到营地以后用专业仪器检测后才能确定。只是一定得让他记住教训,不按规定使用抑制剂的副作用还是蛮大的,弄不好,还会对将来生育有一定影响。”

    “有什么彻底根治的办法吗?”李轩问道。

    “这个嘛,”唐礼升想了想,“主要还是注意好身体的调养,不是什么大毛病,但总归是对身体有影响的。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尽早配对一个稳定的alpha伴侣,标记过后也许会有积极的效果。”

    “好的,我知道了,下山之后我会再让他做个具体的检查。”

    唐礼升走后,李轩点起了烟,Lisa进去看了看乔一帆的情况,又退出来站到正在出神的李轩身旁。

    “说说吧,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

    李轩看着Lisa:“没有啊,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和阿澈谈恋爱吵架的时候,也信息素紊乱过一次。那次吵得很厉害,还差点打了一架。”

    “他会打你?”李轩有些惊讶。

    “开玩笑,肯定是我揍他啊。”Lisa瞥了李轩一眼,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我就说嘛,”李轩默默吸了口烟,“不过,我和他不是你们这种关系,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是因为我不是当事人,可你自己心里得明白,要是连你自己都搞不明白,就别去招惹那孩子。”

    李轩叼着烟,没说话。

    “你肯定注意到了吧,那孩子注视你的眼神,那是装不出来也隐藏不了的。”Lisa拍了拍李轩的肩膀,“别把人家当猎物,感情经不起故意的折腾。话我就说这么多,至于怎么做,那是你自己的事。”

    “还有,另外那两组也完成任务回来了,半小时后就整队下山啊。”

    说完,Lisa就挥了挥手,先行离开了。

    李轩望着掩上的帐篷,深深地叹了口气。

    从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明明都那么多年没见面了,他怎么还是什么秘密都瞒不过这个女人呢。

热度(23)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