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二十三章)

*我错了,放了个假忙到飞起,好久没更文,我又来恢复更新了OTL

*本章有微量包罗出现,高亮提醒。

————————————————————

    在虚空的特训结束,乔一帆被李轩亲自送回了兴欣的营地。

    经过检查,过量的抑制剂虽然没有对乔一帆的身体造成什么严重伤害,但暂时性的信息素闭塞恐怕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在他彻底恢复之前,都会呈现出类似于beta体质的假性特征,不会释放信息素,也不会受到他人信息素的影响。

    对乔一帆来说,这后遗症反倒成了件好事。没有了信息素的存在,不仅不会影响到日常的训练和任务,还能让他难得地体验一把beta的生活感受。

    更巧的是,他今日刚好要和李迅同去之前约好的村镇散散心。没有了omega的身份,也就降低了被骚扰的风险,能让他以更加放松的心态享受其中。

    他将李轩送他的香料盒收进了柜子深处,关上门,上了锁,仿佛将一个秘密就此隐藏了起来。

    宿舍楼下,一阵热闹,他站在窗前观望了片刻,也走下楼加入了其中。

    原来,兴欣战队今日又加入了一位负责武器研发的战友,名叫罗辑。是兴欣除了乔一帆以外新加入的第二位omega,更有爆点的是,这人不仅是包荣兴的青梅竹马,还和他有着父母钦定的婚约。

    一路上,大家都围着包荣兴连连发问,却被他的“神言论”逗地冷汗直流。

    而罗辑则是一脸嫌弃地多次强调,他们那个婚约只是父母说着玩的,根本不能作数。

    “我才不会嫁给这种白痴呢。”

    罗辑刻意拉开了和包荣兴的距离,可包荣兴哪管这些,搂着罗辑的脖子就是一番言语轰炸。

    “小弟啊,既然你来了,大哥我肯定是要罩着你的。有什么不懂的呢就尽管问我,当然,那种特别无聊的事你自己解决就行了。”

    “你先放开我,谁是你小弟了?”罗辑满脸都写着绝望。

    乔一帆看着好笑,也跟在队友们身后小声讨论了起来。

    “我看包子好像完全就在状况外啊?”

    苏沐橙笑嘻嘻地点点头:“说不定他根本没闹明白婚约是怎么一回事吧。”

    “如果是包子的话,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唐柔附和道。

    众人围绕着包荣兴和罗辑的新话题八卦了一天,直到晚上解散的时候乔一帆才终于没再听到这两人的名字。

    用过晚饭后,他换下平时训练的作战服,穿了一件相对休闲的素色T恤,在和叶修打过招呼后,就开着队里的车来到了镇上。

    到达时正是夜晚九点过,时间不早不晚,和李迅碰头以后,两人慢悠悠地闲逛了几条街,沿途还吃了些烤串。

    没有了omega的身份,乔一帆混在人群中就更加没有什么存在感了。一不小心被醉酒的村民撞上,反还主动弯腰赔礼道歉,看得李迅一脸无奈。

    “你啊,就是性子太软了,刚才明显就是那个人的错,你给他道哪门子歉啊?”

    乔一帆笑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不碍事。”

    李迅啃着手上的烤肉串:“这是什么鬼逻辑,你不强势,人家还不蹬鼻子上脸啊。”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当然有了!”李迅把手中的一把木签往垃圾桶里一丢,顺便用手背抹了抹油光光的嘴,“我说,你真和咱们队长……那啥,不在一起了啊?”

    “嗯,是啊。”乔一帆略略低下了头。

    “谁先提出来的?是队长吗?”

    “呃,算是一起商量着来的吧。”

    “啥……你不是说你那天都给队长表白心意了吗,那你们就商量出这么个结果?”

    “之前露营时我和李队说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们本来就是那样的关系,不该有感情的。”

    李迅翻了个白眼:“所以我就说你该强势一点啊。什么都队长说了算,那你自己的意思呢?换了我,我就威胁队长,如果不在一起,就向军部告发他强迫下属发生关系,看他怎么办!”

    乔一帆急忙摇头:“可别这么说,我是真的不希望他因为我这种人而受到处分……”

    “唉,我就是举个例子,又没真叫你这么干,真是的……没见过你这么好捏的柿子。”

    “柿子?”

    李迅头痛地抓了抓头发:“算了算了,不说这些了,今天出来就是好好玩的,老提队长干什么,走,迅哥带你潇洒去!”

    可不就是你先提的么?乔一帆暗暗吐槽,跟在李迅背后,两人转过一条街,再朝深处走,就来到了一栋独楼。

    乔一帆左看右看,发现这楼甚是眼熟,仔细一想,原来这就是李轩带他来过的地方。

    楼里一层就是酒馆,上面是他们住过一夜的宾馆。

    乔一帆跟着李迅在酒馆找了一处坐下,上次他只是匆匆从中路过,对这里没多少印象。

    点了酒后,乔一帆双手撑在吧台上,悄悄地对四周上下打量。

    “我说迅哥,是不是你们虚空的都喜欢在这儿玩啊?”

    “什么叫我们虚空,那是全联盟的军人都在这儿玩。看见没,那边儿,雷霆的,那边儿,义斩的……反正哪哪儿都是咱们自己人。”

    乔一帆有点懵:“这么说,这里是军部办的?”

    “差不多吧,也可以这么说,这个镇上绝大部分的地方都在联盟的控制之下。你想想,军人要是在军部眼皮子底下喝了不该喝的东西,做了不该做的事,那还像话?就那边那个俊的不行的调酒师,人家都是有军衔的,还比你我都高不少呢。”

    说着,李迅对忙碌着的调酒师挤了挤眼睛,可那调酒师呢,就跟没看到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啧,估计他的眼神不好,”李迅尴尬地端起酒杯喝了两口,“要不一帆你先自己玩着,我过去和他聊聊天。”

    “嗯,迅哥加油,”乔一帆笑着拍了拍李迅的肩膀,“争取抱得美人归。”

    “哼哼,看我的吧,”李迅比了个OK的手势,“那什么,我再唠叨一句,你现在虽然是个假beta,但也别大意,这里如狼似虎的,可别被人骗了。”

    “瞧你说的,我哪有那么好骗。”

    “我看这可说不定……不过呢,既然来了,看见心动的帅哥就主动上去搭讪呗,别太拘束,反正咱们今天就是来放松心情的嘛。队长的事就别去想了,大不了就按我说的,咱回去就威胁他说他猥亵下属,保准吓得他下跪求饶。”

李迅也就几杯倒的酒量,刚喝了两口就开始上脸,说话也越发大胆了起来。

“得了吧,你也不怕被李队听见。”

“怕啥,他就是在这儿我也敢这么说。唉,不是都说过不提他了吗,怎么还说……不说了不说了,我先走了啊一帆,有事就叫我。”

“知道啦。”

乔一帆笑着和他挥了挥手。

一个人坐在吧台前,乔一帆小口小口地喝着李迅给他点的酒。随着乐声越来越躁,小舞台上已经有不少人上去跳舞,周围也有不少身材魁梧的alpha粗鲁地炫耀着自己的信息素。

可这些对乔一帆来说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他试着融入身边的环境,可无论是酒精还是乐声,都无法让他忘记关于李轩的事。

几杯酒下肚,乔一帆稍稍有些微醺。他怕醉了失态,也就不敢再喝,放了杯子,埋着头趴在吧台上,陷入了一种既疲倦又不住想要亢奋起来的复杂状态。

直到感觉有人坐到了他身旁,他才缓缓抬起头来。

一个陌生的alpha将装着酒的小酒杯推到了乔一帆面前。

“嗨,你一个人?”

“没,和朋友一起来的。”乔一帆连忙坐直了身子。

“朋友啊……看你一个人坐这儿怪无聊的,要不要到我们那边去玩?”

说着,陌生男人回头看了看附近卡座上的某一桌,还浮夸地招了招手。

乔一帆本就无意于这样的场合,便客气地婉拒了陌生男人的邀请。

“真不过去啊?”

“嗯,我朋友马上就回来了,不好意思。”

“好吧好吧,那就一起喝一杯,这你总不会再拒绝了吧?”

    乔一帆自是不好推脱,又疲于应付,急忙接过陌生人递来的酒,浅尝了一口。这一小口下去,乔一帆只觉得从嗓子眼辣到了食道,嘴唇也一下子麻到失去了知觉,脑子里翁地冒出了一股子酒精气儿来。一口闷下去,强烈的灼烧感几乎让他说不出话来。

    “啧啧啧,好酒量啊,我就说你会喝,那帮家伙还不信,非让我打赌,这回总该是我赢了吧,哈哈。”

    说完,陌生男人就端着酒杯笑着要走,留下乔一帆趴在吧台上眼冒金星。

    可还不等男人走出两步,就被人从旁拦下了。

    “这位兄弟,别急着走啊,”来者低头嗅了嗅陌生男人手中的酒杯,“Spirytus?96度神水啊,够烈的。看在这位兄弟这么照顾我朋友的份上,来,这杯算我敬你的,你不会自己都不敢喝吧?”

    陌生男人没料到自己会被反打一招,犹犹豫豫地端起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只好提高了音量给自己壮胆:“你谁啊,凭什么你敬我我就非得喝啊?”

    乔一帆闭着眼缓了半天,总算是从全身一片烧灼的难受劲儿里缓回半分。听见有人为他说话,抬眼一看,眼泪都差点儿掉下来。

    “李……李队?你怎么在这儿?”

    李轩没回头,单手揉了揉乔一帆的脑袋。

    “先别说话,你看你,嗓子都哑了。”

    说完,李轩对着眼前的陌生男人正色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你听过吗?”

    “没听过,怎么了!”陌生男人把酒杯往吧台上一放,歪着脖子大吼。

    话音未落,一记毫不留情的铁拳就砸在了男人脸上,男人吃痛,一手捂着脸,一手还想要还击。可不等他出手,就已经被李轩一脚踹翻在地。

    这动静立马惹来四周人的关注,甚至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在旁拍手叫好。

    李轩端起酒杯,捏着陌生男人的下巴一股脑将余下的酒灌进了男人口中。

    “现在你听过了。”

 

 

 

 

热度(50)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