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二十四章)

*距离成功攻略还有一小段距离啦

*这章还是小甜饼,之后估计会虐虐李队吧(。)

————————————————————————

    听到动静的李迅醉醺醺地从人群中钻出了头,在看到闹事者是李轩以后吓得酒都醒了三分,转过身子就想开溜。

    可李轩哪会漏过这个细节,自打李迅今天神色极不自然地给他请假时他就已经料到这其中有鬼,借故给叶修那边打电话一问,才知道乔一帆果然也请了假。兴欣虚空军营两地之间可想到的热闹去处也就这么一个,想了片刻,他紧跟在李迅出发之后也来到了小镇上,并先二人一步进入了酒馆,找了处偏僻位置等着。不出一个钟头,果然看到了李迅和乔一帆的身影。

    见李迅留乔一帆一个人坐在吧台喝酒,他已经在心里把李迅从头到脚训了八百遍。主动靠上前搭话吧,又暂时没想到好的说辞。毕竟不久前,他才不留余地地和乔一帆说了那番话,如今突然从旁跳出来,好像总不是那么合适。

    正闷头喝酒的空档,他哪里会想到还有这一出。这些酒馆中戏弄人的把戏他是已经见过不少,可想当然乔一帆也不会有这种经验,没等他来得及上前阻止,乔一帆就已经老老实实被人整了。

    这些作弄人的家伙该教训,可放乔一帆一个人呆着的李迅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转眼看见刚冒头的李迅要溜,李轩连忙喊住了他。

    “哟,这不是迅哥吗,你也在这儿啊。”

    被这么一喊的李迅浑身一哆嗦,知道这回自己是跑不掉了,干笑着走上前,揽着李轩的肩膀低声道:“队长,你别生气,要不,我再帮你狠揍那个王八蛋一顿?”

    李轩冷道:“我想揍人还用找你?一边儿呆着去,等会儿再找你算账。”

    李迅知趣地闭上了嘴,在心里暗暗道:同样是一届入的伍,怎么人和人的差距就这么大呀……

    此时,从隔壁桌走出了十来个来势汹汹的大汉,其中两个合力将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抽抽的男人拖了出去,剩下几个则将李轩团团围了起来。

    为首的刺猬头歪着嘴调笑道:“我当是谁呢,这不是今年那个最令人失望战队的队长吗,叫啥来着。”

    一旁的高个儿是个大龅牙,一张嘴就惊倒一片:“管他叫啥,反正听说就是个只会玩枪的……呸,不是,是他们全队都是些只会玩枪不敢硬上的孬种!”

    听了这话,李迅怒气冲冲地挡在李轩面前,恨不得直接撸起袖子就开干:“你们他妈的说什么呢,敢搁这儿撒野,不要命了是不是?”

    刺猬头嗤之以鼻:“哟,我们这些十八线战队哪敢跟你们比啊,不过起码我们还没有跟你们一样烂到要解散啊。”

    周围其他人也大笑着随声附和。

    李迅怒从心中起,正要反唇相讥,就被一脸淡定的李轩给拦下了。

    “和他们废什么话,”李轩扭了扭脖子:“我赌十五秒,他们就会收回刚才的话。”

    李迅跃跃欲试地捏了捏拳头:“我加注!我加注!”

    说罢,两人一前一后,冲着人群刚要开打,就见一身酒气的乔一帆晕晕乎乎地从旁站了起来:“我说,你们要打架……倒是……算我一个啊。”

    “一帆,咱三个这水平欺负人家一群杂碎,有点说不过去吧……要不我改赌十秒?”李迅咧嘴一笑,冲着面前离他最近的人就是一记拳头。

    李轩更是从容了,面对一拥而上的人群,一手拧着一人的胳膊,一手还轻而易举地做着回防。

    剩下的几个男人见形势不对,连忙瞅准看上去比较弱小的乔一帆为进攻目标。乔一帆平日里性子温和,可在酒意之下也颇有点不管不顾的架势,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尽管有脚下发虚的嫌疑,但还是三两下就放翻了几个比他个头大得多的壮汉,把在特种部队里平日做的训练成果都给拿了出来。

    四周围观的人还没来得及起几声哄,这场毫无悬念的对战就在对方的一片狼狈中结束了。

    见惯了这种事的酒保招呼了几个伙计,不急不忙地做着事后清理,没多久,刚才还耀武扬威、口不择言的十来人就通通消失不见,连个屁都没留下。

    收整完毕,戴着黑墨镜的酒保主动过来给李轩递上一支烟。

     “上一次看到队长带头干架,还是嘉世没解散的时候。”

     “怎么,叶修还来这里虐菜啊?”

    “哪儿能啊,我说的是孙翔那个小帅哥。”

    李轩笑笑,拍了拍酒保的肩膀:“辛苦你了,退役了也不落得清闲。”

    “哪里,真闲下来了我才更受不了。”

    说完,两人默契地碰了一杯。

    “我还有点事儿,先过去那边了。”李轩指了指在一旁喝水的乔一帆。

    “怎么,是新对象?”

    李轩想了想,随即摇摇头:“你快忙你的去吧,少瞎猜了。”

    坐在乔一帆身旁的李迅看见李轩走过来,连忙起身给李轩让了座儿。

    “队长,来,你坐这儿。”

    李轩哼哼道:“这会儿知道我是队长了,之前不还说要威胁我状告我吗。”

    “不是吧……这你都听到了?在这么吵的地方,读的唇语吧?”李迅摸摸后脑勺,“我的亲队长啊,你也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就是想开个玩笑逗一帆开心嘛,你看你,咋还当真了呢。”

    李轩挥挥手:“得了吧,谁把你的屁话当真了。我刚叫了盖才捷开车过来接你,你自己和他联系去。就你那点酒量,还敢出来鬼混,赶紧滚回去面壁思过。”

    “假还不是你准的吗,再说,我也还清醒着呢。”李迅嘀咕着,躲过了李轩飞来的一脚,忙里忙慌地就往外跑,“好好好,我麻利儿走,小乔就交给你了,你可别欺负人家啊。”

    李轩瞪了李迅一眼:“就你话多。”

    等李迅走远了,李轩才伸手去探乔一帆的额头。

    “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乔一帆嗓子烧得生疼,没开口,默默点了点头。

    “怎么想着和那小子上这儿来玩?”

    “李队你不也来了么。”乔一帆轻轻撇过头。

    “怎么,在生我气?”

    “我没……”

    话未说完,乔一帆就被李轩抱进了怀中。

    虽然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没有丝毫暧昧意味的拥抱,都让他觉得无比珍贵。

    “其实,你生气也是应该的。”

    “我真的没有……”

    “那是你太老实了,不哭又不闹的,反倒让我自责起来了。”

    乔一帆小声笑着,嗓子听起来还有些哑:“李队是想让我又哭又闹吗。”

    “怎么说呢,要是你胡闹,或者像李迅说的那样做了,起码能给我个理由说服自己去厌烦你,就像以前那些喜欢揪着不放的床伴一样,闹一闹,过了也就过了。”

    沉默了片刻,乔一帆把脸埋地更深了一些。“李队,你是真的不喜欢我吗?”靠在李轩胸前,看不见彼此的脸,乔一帆才敢把这个折磨他多日的问题一口气问了出来。

    李轩用下巴蹭着乔一帆的脑袋。

    “我……我不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

    “我是真不知道,”李轩又将他抱得更紧了一点儿,“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你,只是现在还没办法放下关于你的事。一想到你说的那番话,我心里就说不出的别扭。那天把你送回兴欣以后我就后悔了,一直想找机会再和你聊聊,却又没有合适的机会。”

    “呵呵,李队,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真的很鸡贼啊,”乔一帆欲哭无泪,“都快赶上叶队了。”

    “靠,我可没那么心脏,他那是全联盟认证的。”

    笑着说完,李轩轻轻向前倾了倾身子,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我说,一帆,我还能亲你吗?”

    乔一帆叹了口气:“要是我说不能呢。”

    “那我就再问一次。”

    李轩凑到乔一帆面前,两人之间近得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吐息。

    “一帆……能亲你吗?”

    乔一帆咬了咬嘴唇:“要是我还说……”

    不等他说完,李轩就已经用行动封住了他的声音。

    乔一帆缓缓闭上眼,任由李轩的味道沿着口唇,经由血液,穿过骨架与脏器,径直钻进他干涸的心里。仅是一吻,却仿佛已经让他枯等了一个世纪。

    青草味的信息素再次浮悬在每一寸被李轩触碰过的肌肤之上,跃动着,跃动着。

    “一帆,再给我点时间,我们慢慢来,好不好?”


热度(48)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