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二十六章)

*本章又回到主线啦

————————————————————————

    次日,虚空战队的队长总算赶在休息日结束前的两个小时回到了驻地,按时按点地和副队长吴羽策交接了班。等他查房查到李迅时,免不了要多几句数落。

    “以后我不在,不许再带‘他’去那种场合。盖才捷你也盯着点儿你这个室友,这人酒量不好酒品还差,可别放他喝醉了出去损坏队伍形象。”

    “是是是,我保证不乱喝,坚决接受队长的指示和小盖同志的监督。”

李迅又是笑脸又是点头哈腰,凑到李轩面前挤眉弄眼地低声问道:“一帆他怎么样,你搞定了没?”

    “搞什么定搞定,我看我该先把你给搞定了。”李轩瞪了李迅一眼,“慢慢来呗,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啧,你咋这么能磨呢,我看‘磨王’这个称号许斌都得拱手让人了。”

    “少贫两句吧,就你这大大咧咧的德行,小心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李轩又多看了李迅几眼,给他使了个眼色。

    李迅跟在李轩身边多年,自然心领神会,扒着李轩的肩膀一边插科打诨一边溜到了屋外。

    “有啥事儿这么神神秘秘的?说吧。”

    李轩皱着眉头,一脸严肃:“那天晚上,你和盖才捷是不是没回驻地?”

    一听是这儿事,李迅大大松了一口气:“我当什么呢,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吐得不省人事,就找了个地方先睡下了。”

    “只是休息,没发生什么事?”李轩追问道。

    “不是……队长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李轩眉头紧得都能皱出个川字来:“我是说,你没和盖才捷睡过吧?”

    被这么一问,李迅脑子里一阵懵。

    “那当然不可能了!我俩像是有感情线的人吗?何况我们俩beta,室友都当那么久了,同住一个宾馆算多大点事儿啊?”李迅气呼呼地翻了个白眼,“啊,我知道了,是不是李华那小子在作怪?我们那天出宾馆的时候正好遇上他。”

    李轩叹了口气:“这也不怪他……你俩没什么就好。我也是盖才捷他们家里打电话问我情况我才知道的。总之盖才捷他们家里情况特殊,你也别太在意,只要不越界就没事。”

    李迅虽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信李轩的话,只要李轩说没事那就是没事。可被这么一搅和,他反倒是对盖才捷的身世有了点兴趣。

    要不哪天旁敲侧击打听打听?李迅在心里琢磨着。

 

    而另一边的兴欣战队,乔一帆第一次在归队时迟到,这倒是让兴欣的众人有些意外。但鉴于他是初犯,叶修也没多说什么,象征性地提醒了两句便匆匆结束了查寝。

    乔一帆回到宿舍洗了把脸,看到掩藏在自己衣领下的两三处吻痕,内心总觉得过意不去,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和叶修道个歉。

    刚走到叶修宿舍门口,就听见门缝中传来了叶修和魏琛的讨论声。

    “看来,下次的任务还是不能带小乔。”

    “是啊,太危险了,老魏你刚也感觉到了吧,他的omega信息素已经恢复了。之前说的方案B显然行不通。”

    “那就用其他的新兵?唐柔妹子怎么样?”

    “小唐还不太稳定,冲锋陷阵没问题,但像这种需要隐蔽的暗杀任务还是要谨慎,包子和安文逸也一样,别的不怕,就怕出状况。”

    “那就方案C,只要你、我、方锐、苏沐橙,四个人去,新兵们都留下?”

    叶修的声音顿了顿:“也只能这样了,虽说暗杀要是能带上狙击手一定事半功倍,可马上要到一帆的发情期,没被标记过的omega要是在那种情况下信息素紊乱,可是会要命的。”

    “啧啧,要是他被标记过就好了。”

    叶修瞟了魏琛一眼:“说什么呢,咱们队里就这么一个没主的omega,你还不想着好好珍稀。”

    接下来叶魏二人又说了什么话乔一帆一句都没听进去,也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走到他们门前。

    他只知道因为自己omega的身份给队里增添了压力和麻烦,甚至还影响了他出任务的可能性。以前他向来不认为身为omega的自己会在除了力量以外的方面逊色于其他人,可事实证明他错了。

    乔一帆没急着回到自己的宿舍,熄灯后,他悄悄溜到楼顶,拨通了李轩的电话。

    第一次没有接通,过了五分钟后,李轩主动给他回了过来。

    听到听筒那边李轩的声音,乔一帆忽然有些心慌。

    他原本并不打算在这几日就联系李轩,也不想给他留下急切、黏人的印象,他应该像二人在酒馆里约定好的那样“慢慢来”,直到李轩可以给他准确的答复。

    可眼前稍微遇到一些他无法独自处理的麻烦,他就忍不住想要依赖李轩。

    或者说,除了李轩以外,他真的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在这件事上帮到忙。

    乔一帆和李轩尴尬地打了个招呼,就好像他们不是刚刚才从床上分别一样生疏。忐忑了半天,他才总算绕到了正题上。

    “李队,有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麻烦你?”

    “你说。”李轩的声音听上去很温柔,这让乔一帆稍稍可以安心。

    “事先说下,我不是在着急或是想逼你……是这样的,我这边现在有一个任务……”

    出于各个队伍之间的保密协议,乔一帆只能简单地叙述一下大体情况。

    而另一边李轩回应的声音也越来越冷淡:“所以,你需要我做些什么?”

    乔一帆鼓足了勇气才终于开口:“李队……可不可以标记我?哪怕是暂时的,只到这个任务完成为止。”

    听筒那边沉默了半晌,乔一帆隐约之间听到了李轩的叹气声。

    “李队?”

    “不好意思一帆,我要拒绝你的请求。”

    “为什么?”乔一帆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换位思考下我的感受就能理解了吧,标记不是闹着玩的,起码我不会抱着这样轻浮的态度。”

    “可是我不想因为自己的问题给队伍增加负担。”

    “作为士兵,你的任务是听从你的上级安排。这个任务不能出,还有别的任务等着你,别太死脑筋了一帆。”

    不,你根本就不明白。

    乔一帆想要辩解,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这并不是能否出一次任务的问题。

    从他参军时刚下火车就被分到“omega小队”开始,在他训练时被其他的alpha起哄开始,在他每一次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被他人看轻或嘲讽开始,他就知道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乔一帆脑子里闪过太多令他倍感压力的瞬间:一次次的注射抑制剂、在微草的初次任务失败、跟随虚空特训时的昏迷,甚至包括和李轩的相遇,都是因为那该死的信息素,因为他该死的正巧是个会信息素紊乱的omega。

    从生理上,他需要一个alpha——这已经让他够难接受了。

    而现在,这个唯一有可能想要标记他的alpha还连自己的心意都无法确定,更无法承诺他一个哪怕是临时的标记。出于各种角度而言,他都觉得自己被击溃了。

    所以他淡淡说了声“我知道了李队”便挂断了电话。

    他明白自己或许和李轩说的一样,是在钻牛角尖了没错,可他没法不让自己去做些什么以改变这样的困境。

    乔一帆裹紧了身上的外套,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宿舍。

    安文逸开着夜灯读着他那本已经读了很久的小说,看到乔一帆回来,才稍稍挪了挪脑袋。

    “外面风大,你赶紧躺着吧,别感冒了。”

    “嗯,谢谢。”乔一帆听话地整个缩进了被窝里。

    隔了一阵儿,乔一帆又红着眼睛从被子里露出了半个头来。

    “安文逸,要是你是个omega,你的alpha不愿意临时标记你,你会怎么做?”

    安文逸瞄了乔一帆一眼:“不怎么做,也就是换个alpha呗。”


热度(36)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