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二十七章)

*为了弥补之前摸鱼的过错今日又是双更

————————————————————————

    “换个alpha?”

    安文逸的回答让乔一帆有些出乎意料。

    “嗯,既然没标记过,那就不算是我的alpha,换一个也没影响吧。”

    “说是这么说,”乔一帆眨了眨眼睛,“可万一没有其他alpha愿意标记你了呢?”

    安文逸用一种看傻子的表情看着乔一帆:“开什么玩笑,只听说过不愿意让alpha标记的omega,还没见过omega找不到alpha的。”

    “可我的情况好像就不太一样……”乔一帆在脑子里快速过了一遍,除了李轩以外,好像还真没见到过对他表现出“性趣”的alpha。别说alpha了,就连beta也没有啊。

    安文逸放下了手中的书:“那是你接触的圈子太小了,更何况,你给过别人接触你的机会吗?”

    乔一帆仔细一想,自从参军以来,他不是天天跟在高英杰身旁,就是跟着李轩学狙击,好像还真没什么机会去和其他的alpha接触。兴欣队里倒是有不少alpha,可那都是并肩作战的队友,他压根没往那方面考虑过。

    “看来,还是我自己的原因吧。”

    看到安文逸熄了夜灯,乔一帆说着又往被子里缩了三分。

    “放心,你要真想换个alpha,压根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你让人家知道你是个在找alpha的omega,十个有八个都能注意到你。”

    “真有这么夸张吗?”

    “差不多吧。”说完,安文逸就背过身,静静睡下了。

    乔一帆躺在床上心烦意乱,一时半会儿睡不着,就摸出手机和高英杰短信聊了起来。

    他们现在仍旧保持着联络,隔三差五会简单问候下对方的情况。虽然乔一帆很少提起自己和李轩的事,但高英杰还是能从他的微言细语里感受到一些微妙的变化。

    “最近怎么样?”

    短信刚发出去不久,乔一帆就收到了高英杰的回复。

    “老样子,稍微有点进步了。一帆呢?”

    “我也还好,都是照着叶队的训练在做。”

    过了半刻,高英杰连传了两条信息。

    “今天发生了件事,想问问一帆你的意见。”

    “但我又有点犹豫,啊,怎么办,好纠结啊。”

    乔一帆看着屏幕笑了,他仿佛都已经能看见好友烦恼时皱成一团的脸。

    “发生什么了?”乔一帆摁下了发送键。

    与此同时,高英杰的短信已经传了过来。

    “偷偷告诉你,今天队长跟我表白了,但我还没答应。”

    乔一帆看了内容吓了一跳,秒回道:“王队跟你表白了?那你怎么想的?”

    高英杰回复的速度也明显是爆了手速:“我也拿不准主意,本来我当场就想答应的,结果还不等我说话,王队就说让我考虑清楚以后再回复他,说完以后他就自己回作战室了。”

    “哈哈,倒真有王队的风格。”

    “一帆你的意见呢?”

    乔一帆想了想:“要是真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也直说,别一直拖着。”

    一边打字,乔一帆的脑海里一边浮现着李轩的脸,觉得自己都有点情感代入了。

    高英杰的回复也很干脆:“嗯,我听一帆的。”

    过了半刻,就在乔一帆都准备放下手机睡觉的时候,高英杰又传来了一条短信。

    “一帆,你和李队还好吗?”

    望着屏幕上一排小字,乔一帆的鼻子有些微酸,他慢慢回复道:“挺好的,放心吧。”

    发送成功后,乔一帆关上手机,翻了个身,静静闭上了眼睛。

 

    次日,兴欣内部照常晨起训练。

    训练完毕,叶修通知早饭后会进行下一次任务的作战部署会议。由于乔一帆昨晚多少偷听了点儿,心里已经有了个底。赶在大家都在食堂用早餐的时间,乔一帆端着餐盘坐到了魏琛对面。

    “哎哟,小乔今天打扮得挺精神啊。”

    魏琛不过随口夸了两句,却让乔一帆紧张了半天。他今日确实特意早起理了理发型,没想到还真有人会注意。

    “前辈,我想请你帮个忙。”

    为了缓解紧张,乔一帆大口啃着馒头,声音有些含糊。

    “帮啥忙?”魏琛抬眼看着乔一帆。

    “就是……能不能临时标记我一下?昨晚你和叶队说的任务的事我都听见了,我真的觉得自己可以帮上忙。”

    “噗——”魏琛险些没把刚喝的稀饭给喷出来。

    “喂喂,小乔啊,随便开大叔的玩笑可不太好吧,我要真临时标记了你,还不得被叶修给骂成孙子?”

    乔一帆抿了抿嘴:“我会写个证明书,证明这都是我个人的意思,叶队不会怪你的。”

    魏琛摇了摇头:“小乔啊,虽然我魏某平时做事是没啥原则,但是底线还是有的。你说的这个建议……横看竖看都不太合适吧。”

    听到魏琛这么说,乔一帆默默低下了头:“我查过,说最轻微的咬痕标记大概就能维持半个月的样子,刚好够完成任务。”

    魏琛看到乔一帆隐忍的样子,知道他真没在开玩笑,也正儿八经地严肃了起来。

    “我说,你对这个任务真有这么执着?”

    “嗯,我是认真的。”

    “那好,只要你不介意,我个人倒是无所谓。况且你现在还不是很清楚状况,但这个任务的严重性确实值得你作出这样的牺牲,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得和你确认清楚。”

    魏琛对乔一帆招了招手,比了个凑近些的手势。

    乔一帆想了想,起身坐到了魏琛身旁。魏琛也不看他,只是仔细在他的腺体附近嗅了一嗅。

    “果然,你身上有alpha的味道。这种暂时标记一般只会在身体接触后的两三天内存在。我无意冒犯你的隐私啊,不过该问清楚的还是不能马虎,小乔,你有固定的alpha吗?”

    被这么一问,乔一帆的眼神游移了,他和李轩既没有标记之实,也没有任何承诺和口头约定,更何况,李轩也明确地给了他不想标记的答复,于是他顿了顿:“没有,那只是床伴。”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魏琛挑了挑眉头,“集合之前,装备室等我,最好带上你说的那个什么证明书,我可不想被叶修一顿臭骂还找不到凭证反驳。”

    见魏琛终于肯答应,乔一帆心里那一直紧绷的弦也总算松弛了下来。

    “谢谢前辈,我知道我的请求有些无理,但还是感谢你愿意帮我。”

    “行了,没事儿,你不说我占你便宜我就该偷着乐了,”魏琛摆摆手,端着吃光的餐盘就要离开,“等会儿见吧。”

    看见乔一帆一脸感激的样子,魏琛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傻小子,恐怕哪天被人卖了还得帮人数钱呢。


热度(30)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