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第三十章)

*高能预警:小情侣吵架一则。

——————————————————————————

    李轩将这条短信重复看了三遍以上,点出了回复,又使力地关掉。

    他心想着,乔一帆会去执行任务,要么意味着他信息素紊乱的毛病已经彻底根治,要么就是他被别人标记过,暂时处于安全期,否则以他对叶修的了解,是不可能草率地同意乔一帆出任务的。

    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李轩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他理了理额前的头发以让自己保持镇定。

    “那个什么,Lisa姐,我突然有点急事,一会儿总部那边开完会让吴羽策来替我接应一下吧。”

    “出什么事了?”

    没理会Lisa的询问,李轩就已经一边拨通电话一边向楼下走。

    直到手机滴声过后提示忙音,李轩都没联系上乔一帆。

    他拨了五六个电话,没人接,又发了两条短信过去,依旧没人回。

    情急之下,他只能先联系叶修。

    和打给乔一帆不同,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哟,李队啊,有什么事儿啊?”叶修在作战室里忙的不可开交,声音听上去却依旧游刃有余。

    “你让乔一帆去跟你们这次的任务了?”李轩有些急迫。

    “这……你从哪儿听说的?”叶修略惊讶地放下了手中的地图。

    “虚空紧跟着你们就会去攻坚,你说我从哪儿听说的。”

    “这我知道,我说我们的人员安排,这个暂时还是队伍机密吧。”

    “啧,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赶紧说是不是。”

    这时候,叶修已经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了:“是,这次我们会带上小乔,有什么问题吗?”

    李轩心里咯噔一下:“他信息素紊乱的毛病好了?他马上发情期了,你不可能不清楚吧。”

    提起这个,叶修也有些尴尬:“现在还不确定……但这个问题暂时算是解决了。”

    听筒那边沉默了好一阵子,以至于叶修都以为是李轩忘记了挂电话。

    “那个啥,李队,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我现在过来一趟,一会儿你让乔一帆去会客室等我。”

    在挂上电话前,叶修明显听见了汽车猛然加速的声音。

    虚空和兴欣二百多公里的距离,没用上一个半小时李轩就到了。叶修都怀疑他是不是全程没踩过刹车。

    一到兴欣,李轩连多余的客套也免了,开口就直奔主题。

    “乔一帆呢?”

    会客室里,只有李轩和叶修大眼瞪小眼。

    叶修倒是不慌不忙地笑脸迎人:“这不是没想到李队你会这么快到吗,我马上就叫他过来。不过到底有啥事,要不先和我说说?”

    “这事和你说不清楚,你也别多问了,帮我把人叫来就成。”

    李轩觉得自己现在脑子里就跟装了一团浆糊一样,无论他如何想去保持应有的体面和理智,说出口的话却全然变了味道。

    反倒是叶修已经猜出了个一二三,挥挥手,招呼来在会客室门口守着的伍晨:“去把小乔叫过来,说有人找。”

    “是。”伍晨离开后,叶修招呼李轩先坐下喝口茶。

    “这次打头阵,我们两队也算是难兄难弟。你说咱这都两三年没和敌中央正面接触过了,突然就来这么狠的,上面的意思,我看够呛。”

    叶修岔开了话题,同时也想探探虚空那边的情况。

    可这个问题同样也让李轩头疼:“唉,你们要是败了,尚还有退路;我们虚空,难说。”

    叶修摇摇头:“兴欣此战必不能败。虽说兵无常胜,可这回军部似乎是铁了心要硬压下去一头,所有后面的准备都看我们这头阵打得如何。要是打得不好看,还叫什么特种部队。”

    “理是这个理……”李轩叹了口气,“总之,希望咱们两队都能顺利完成任务吧。”

    话音刚落,会客室就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

    乔一帆推开门,看见李轩和叶修四只眼睛齐刷刷地望着他,恨不得当下立马消失走人。

    叶修倒也不是不识场合的人,跟乔一帆使了个眼色:“小乔啊,李队好像有事找你,你们先聊,有事招呼一声,伍晨就在隔壁的办公室。”

    “好的……麻烦队长了。”

    等叶修和伍晨离开,乔一帆才敢侧眼去瞧李轩。

    从乔一帆进屋起,李轩就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看得他不禁有点毛骨悚然。

    “李队……你怎么来了?”乔一帆试探性地往前挪了两步。

    李轩沉着嗓子:“你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还能怎么联系上你。”

    “刚在射击训练,没注意手机……”

    李轩冷冷地哦了一声,又是一阵沉默。

    “那个,李队……”

    “你被人标记过了。”李轩这话是肯定句,连丝毫疑问都不带。

    只被他拥抱过的omega被别的alpha标记了,他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他是alpha,与生俱来便需求绝对的占有欲。

    被这股莫名的气势所震慑,乔一帆也不禁有点战战兢兢:“是,一个临时标记而已,任务完成后应该就没有了。”

    李轩忍了又忍,忍到捏紧的拳头都有些微颤抖,他不想对乔一帆大吼大叫,但他心底那股憋屈几乎可说是令他几欲咆哮。

    “乔一帆,你跟其他人睡了?”李轩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隐约还有点泛光,

    “我没有……”乔一帆埋下了头。

    “真的没有?”

    “我没有必要骗你!”和李轩的隐忍不同,乔一帆像是被逼急的兔子,依赖自己最后的一点气势,挣扎着捍卫自己那点微不足道的立场,“你不是我的alpha,我也没被你标记过,我的身体想怎样来都是我自己支配,别说我没和别人睡过,就算我有,那又关你什么事呢?”

    “你说什么?”

    李轩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径直走到乔一帆面前。

    “和我没关系,你真这么想?”

    “是……”被李轩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乔一帆好不容易鼓足的勇气瞬间就漏了半截。

    “你要真这么想,你就正眼看着我。看啊!你敢吗!啊?”

    乔一帆被李轩吼懵了,愣愣地去看李轩因充血而发红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眼前也是水汽氤氲,一团模糊。

    “你要真觉得你的一切都和我没关系,我现在就可以走。以后你爱和谁在一起,都跟我无关。”

    李轩背过身子,面朝着门,声音略微有些颤抖。

    乔一帆整个呆住了,他知道自己该赶快说些什么,哪怕他一开口,就可能再也收不住他即将决堤的泪意。

    “李队……”他伸出手,轻轻拽了拽李轩的衣角,“我喜欢你,也想让你标记我,可你两样都不愿意。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来管我是不是被别人标记过?”

    “去他妈的标记不标记,”李轩转身,伸手抹掉了乔一帆脸上的晶莹,“反正你是我的,是我李轩的,不管我有没有标记你,其他人都不能碰,你懂了吗?”

    乔一帆边掉眼泪边摇头:“不懂……我就觉得你是个无赖、小心眼儿、双标。”

    “可以啊,这才几天没见,骂我都能换这么多新词儿了?你给我过来。”

    李轩张开双臂,而乔一帆也相当听话地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这个临时标记是谁给的?告诉我。”

    “这个不重要……”乔一帆试图掩饰。

    “这个相当重要。”李轩这话说得斩钉截铁,开玩笑,他的眼里岂能容得丁点儿沙子?

    而此时,在办公室里看着监控视频的叶修摘下耳机,悠悠地给魏琛去了个电话:“喂,老魏啊,一会儿出来见客之前你可穿好防弹衣了嘿……”


热度(48)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