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一期一会番外之舍命一击(李迅X盖才捷)番外三

    魅力?

   盖才捷看着一个人趴在吧台上郁郁寡欢的李迅,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一来就碰了钉子,恐怕心里不太好受吧?他开口唤了声“迅哥”,把李迅又拉回了卡座。

   “哼,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也不知有什么好。”李迅叹了口气,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呵呵,是你自己说要追人家,现在又不知他有什么好了?”盖才捷笑着给李轩添上了酒,“第一杯了啊。”

   李迅挠了挠后脑勺:“我……我就是图他长得好看呗。这么好看的omega,军衔比你我都高,多有征服欲啊。”

   “嗯……我是不懂这些,反正你觉得高兴就好。”

   盖才捷面上带着笑,却仍给人一种冷冷淡淡的感觉,安静地靠在一边喝着自己点的奇异果汁。

   “唉,我再去和他聊聊,要不这回你陪我一起去?”

   盖才捷摆了摆手:“我就不露面了吧,迅哥你不是要展现自己的魅力吗。”

   李迅现在是骑虎难下,完全忘记了自己邀盖才捷陪自己前来的初衷,豪饮了大半杯酒给自己鼓劲。

   “哼,等着瞧吧,新兵。”说完,他向盖才捷投去了一个无所畏惧的眼神,再一次朝吧台走了过去。

   酒馆里的音响声和盖才捷预料的一样喧闹,他一边用吸管搅拌着果汁,一边默默地关注着李迅和调酒师的一举一动。

   这样做真的好吗?他暗暗问自己。

   调酒师是他哥哥的情人,他明明清楚这一点,却没有将实情告诉李迅。

   一方面,他不想扫了李迅的兴致,一方面,他又想看看,这个能被他们家族全体接受的“优秀的伴侣”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就连李迅也会被他吸引住?

   一年前,他们只在家族的一次聚会上打过一次照面,据他所知,这个调酒师同样出身贵族,和他的哥哥也算是门当户对。外表看似有些冰冷,但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优雅的气息。所谓的调酒师不过是他遮掩身份的幌子,事实上,他在军部还担任着更加重要的职位。

   总之,这一切,都是他这个情妇的孩子压根不曾拥有的东西。

   盖才捷看着李迅一脸热情地凑上去攀谈的样子,心里有些难以言喻的不适感。

   嘈杂的环境,辣口的酒,浓烈的气息,得不到的东西。

   为何这么多人喜欢聚在酒馆,为何会有人费尽心力地去追一个不可能在一起的人?以及他自己都不想明白,为什么他不按照父亲的要求和李迅保持距离,偏偏要放弃宁静的休假日,跑来这种令人不适的地方呆着。

   他有太多的“为什么”想问,却又没有一个可以给他回答的人。

   很快,李迅就垂着脑袋回来了。

   不用说,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

   和他预料的一样,还不等李迅多说几句话套个近乎,调酒师就径直离开了吧台,连身影都看不见了。

   李迅大口地把盖才捷重新给他斟满的酒喝完,叹了口气:“唉,出师不利啊,这次三杯酒都喝完了,听你的,我们现在是继续在这里呆着还是去哪儿?”

   盖才捷笑着指了指门口:“既然如此,要不我们转战夜宵?”

   来到一排排的夜宵档口,方才还一脸失落的李迅立马找回了活力,活跃在各家烧烤摊前给盖才捷介绍着。

   “这家的烤鱼好吃,不过那家的五花肉烤得更香,还有最左边那家,他们烤的羊肉串是这里味道最正宗的……你喜欢吃什么,咱们就去哪家。”

   盖才捷随意一笑:“那我要是都喜欢吃呢?”

   “那也好办!”李迅拉着盖才捷就近在一家烧烤摊坐下了,“你点些你爱吃的,我去把刚才那些都给你买回来。”

   盖才捷睁大了眼睛:“不用了吧……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

   “没事没事,你等我,马上就来!”李迅笑着跟他挥了挥手,已经大跨步往前边跑去了。

   真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盖才捷在心里评价了几句,却没留意自己的脸上也同样挂着笑。

   不一会儿,各种烧烤就在盖才捷面前摆了个满满当当。惊得盖才捷连忙把最后还没烤上的烤馍给退了回去。

   “吃不完我们就打包吧,可别浪费了”。话一说完盖才捷心里就咯噔一下子。他第一次在父亲家吃饭时看到浪费了太多饭菜,没忍住提了一句,还被下人讥笑说是“穷人家的小子”。

   于是他又犹犹豫豫地补充了一句:“不过,好像烧烤这种东西也不太方便打包……吧?”

   “谁说的,”李迅笑嘻嘻地拿起了筷子,“你说打包就打包,咱不是说好了吗,今晚你说啥就是啥。”

   盖才捷小声地“嗯”了一声,尝了一口热乎乎的羊肉串,鲜味儿溢在嘴里,别提有多香了。

   李迅左右手各拿着几串五花肉,心里还惦记着那边传来的羊肉味儿,边嚼边说:“小盖,也给你迅哥递一串羊肉来。我想这家的羊肉都想大半个月了。”

   “行,你慢点儿吃。”盖才捷递来一串,发现李迅两手都满了,只好直接喂到李迅面前。

   李迅先是愣了愣,随即张嘴就咬了一大口肉下来。

   “别急,脸都沾上油了。”盖才捷皱着眉,赶快拿纸来擦。

   隔着薄薄的纸巾,盖才捷的手指一下抚到了李迅正欲开启的嘴唇,就跟碰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似的,马上尴尬地移开了手。

   “咳……谢啦。”李迅说完,两人之间的气氛凝固了几秒。

   “总觉得,你脸特别红,又沾上了油,就想着给你擦擦。”盖才捷莫名其妙地解释了一句,却是越说心越乱。

   “我喝酒上脸,两三杯就微醺,红是正常的。”李迅也跟着不着调地附和着。

   “嗯,那以后就少喝酒,多吃肉。”盖才捷将手中的纸巾揉成了一小团捏在手里。

   “肉可比酒贵啊,换你请客的时候,我保证滴酒不沾,光吃肉!”

   “哈哈,可把你能耐的。”盖才捷笑了笑,比起陌生的家带给他的冰冷的距离感,他倒是更喜欢和李迅这样的人处在一起的感觉。

   起码在这一刻,他是自由的。


热度(15)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