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王乔#拾遗 第五章

    晚饭过后,微草安排了自由训练的加练。

    眼看周围的角色一个个登录上线,灰月却仍在竞技场内四处闲逛。他拉开暗红的帷幕,轻轻踏上了没有灯光的露台。

    他有一种预感:或许今晚,乔一帆不会上线了。

    与身后热闹的PK擂台相比,他是多么偏爱这份难得的轻松与寂静。

    晚风带着缕缕凉意,灰月的帽兜垂下,露出了他蓝灰色的发。他凝望着远处地图上海天相接的景色,恨不得自己也能与这纯黑静谧融为一体。

    背身而立的灰月并没有注意到,暂时还没被王杰希登录的王不留行就算是在和其他人交谈的时候,眼神也会时不时看向他所在的角落。

    为何偏偏会注意到灰月呢,王不留行自己也不明白。

    他不是王杰希,不能单纯用照顾队员的说法蒙混过关。更何况,即使是在现实中,王杰希本人也没有在乔一帆身上倾注多少关心与注意。或许他只是不习惯看到在微草之内,有着灰月这样一个永远与人群若即若离,不争不抢,畏缩不前的角色而已吧。又或许,是灰月与生俱来的那种疏离感吸引了他。

    随即,训练时间一到,王杰希就登录了王不留行的账号。

    王杰希没有选择和队友继续进行PK训练,他操作着王不留行一跃而起,朝着地图外更加广阔的地区飞去。

    在王不留行经过露台飞上天空时,他那宽大的魔法袍与灰月的弯刀相擦而过,却没有留下半分痕迹。

    灰月仰头望去,只看见王不留行的影子像星星的折线般快速消失在他的眼中。

    “你太让我失望了,灰月。”王不留行的话再次浮现而出。

    我真的令你失望了吗,队长……鬼使神差之下,灰月也跳下了露台,追随着王不留行的身影向前飞奔。

    王不留行在一片野怪等级最高、最密的树林停了下来。之后赶到的灰月便找了块巨石,躲藏其后,悄悄观察着王不留行的举动。

    这片区域偶尔会刷出上一个游戏版本的野外boss,难度大且系统不提醒,爆出的材料也不算特别稀有,因此几乎没什么人来刷。

    虽说是上个版本的boss,可毕竟也是boss,一般人非多人组队的情况下是很难搞定的。但王杰希还真不属于一般人。他刚飞到这片区域,就看见野外boss正在沼泽附近游荡。只见王不留行提着银武就冲了上去,招招朝着野外boss的致命处打去,同时还无伤躲避掉了boss的攻击。

    拿野外boss练手……灰月咽了咽口水,这可真没几个人能做到。

    而屏幕之外,王杰希一边进行着高难度的走位,一边思考着之后队内人员调整的问题。

    晚饭时间,食堂内没有看见乔一帆的身影,而他又对乔一帆今日的状态不佳有所介怀,因此特意去了一趟乔一帆的寝室。

    门没锁,乔一帆静躺在床上,像是睡着了。王杰希轻轻探了探他的额头,略微有些过热。床头柜上摆着的温水杯和药片都显示他已经好好地照料过自己。

    王杰希本打算就此离开,可在他转身之际,晃眼的功夫就在乔一帆的床头边看见了一张照片和一个手办。那是他王杰希率领微草夺冠时的照片和当年王不留行的限定手办。装有照片的相框上用马克笔写了一行黑色的小字——微草必胜!

    字迹和他的主人一样,温柔之中又带有一点倔强和坚韧。

    乔一帆……再一想到今年队伍的转会名单上有这个孩子的姓名,王杰希心里多少有些不太舒服。可已经做好的决定,他也并不打算改变。

    回到训练室,王杰希心有所思之余还拿野图boss练了练手,也算是完成了今晚的加训。稍事调整后他默默退出了游戏,一个人到战队讨论室看比赛录像去了。

    王杰希下线,刚才的这片区域里也就只剩下被灼烧成一片狼藉的沼泽湿地和两个停留在原地的账号角色。

    灰月站在巨石之后,犹豫着要不要主动站出来和王不留行打招呼。可这一切,早已尽收在漂浮于高空之上的王不留行眼中。

    他理了理长袍,面无表情地骑着扫把来到了灰月面前。

    “偷看了这么久,想不想上来看看?”

    灰月一怔:“被发现了吗?”

    “当然。”王不留行伸手把灰月拉上了扫把,二人一前一后乘着扫把,向高空中径直飞去。

    “原来魔道学者可以飞这么高……”灰月紧张地抓着手中的扫把,虽说身后有王不留行在后抵着,可他还是觉得一不小心就有坠落的可能。

    “别怕,有我在。”王不留行一手保持着扫把的平衡,一手覆在灰月握紧扫把的手上掌控方向,同时放缓了飞升的速度,徐徐在原地的高空上打着转。

    “我从来没见过能飞这么高的魔道学者。”灰月的后背紧贴在王不留行的前胸上,隔着衣衫,他感觉王不留行的心跳声仿佛都传到了他的身上来。

    “我们都能飞高,只是对于实战来说飞太高就没有意义了。”

    “是这样啊……”灰月自觉自己说了句蠢话,尴尬地垂下了眼眸。

    “灰月,你看下面。”

    说着,王不留行丢下一个熔岩烧瓶,地面再次染上火蛇的信子,灼烧的热令人面红滚烫。

    灰月对这个技能再熟悉不过,在今天的对决里,他就是倒在了这片火海里。

    “我曾经被你打败过,败倒在自己布下的火焰之中,”王不留行说着,拉起了灰月紧张到握成拳头的右手,“知道么,你这把弯刀,刺人的时候还是挺疼的。”

    “我打赢过队长?”灰月惊讶地睁大了眼。

    “是,不过那时候的事你应该已经不记得了,”王不留行道,“我们对战过几个回合,现在想起来,我还败得挺惨。”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那天登录你账号角色的人,就是现在君莫笑的操作者。王杰希用我和他打了几场,都输了。”

    “这事难道是发生在传说中队长的新秀墙时期么?”

    王不留行苦笑:“新秀墙就是新秀墙,有什么好传说的。”

    “关于队长的事,对我来说,都是传说。”灰月说完这句话,不太好意思地扭过了头。可王不留行的手仍覆在他的手上,一股股悸动的温热从那里婉转着传达到了心脏。

    “灰月,不要丧失对自己的信心。要抱着终有一天会和乔一帆一起缔造神话的念头,你才能够战无不胜。无论怎样,不要怀疑你自己。”

    火光之中,说着这话的王不留行仿佛也发着灼热的光芒。

    灰月轻轻回握着王不留行的手。如果时间能够暂停的话,他希望这一刻再久一些,再漫长一些,好让他永远铭记,永不遗忘。


热度(37)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