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王乔#拾遗 第八章

*后面会有王杰希和乔一帆的剧情,明明是两个人谈恋爱为什么会变成像五个人谈恋爱一样复杂(泪),关键是这么久了还没写到真正的恋爱部分,难过。

——————————————————————

    两个多月的时间转瞬即逝,灰月私下增加了自己的练习量,在乔一帆下线以后,他还会和已经满级并且穿了一身橙装的一寸灰切磋几把。

    只是近几天来,乔一帆一直没有登录过他的账号,这让他的内心隐隐泛起了不安。

    难道乔一帆真的已经放弃玩刺客了么?尽管心有彷徨和恐惧,灰月仍旧没有停下过对自己的训练。

    只要自己成为更强、更优秀的账号,乔一帆一定不会抛下自己的——灰月只好如此相信。

    可现实中的乔一帆,却是在遗憾和期盼交加的复杂心情中交还了灰月的游戏账号卡。

    遗憾,是因为他不得不舍弃灰月这个相伴他踏入职业世界的角色,离开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微草;期盼,却又意味着此次离开能够开启一个新的起点和未来。

    再见了,灰月,再见了,微草。

    乔一帆拖着来时带着的那个行李箱,在高英杰的目送下,最后一次回望了一眼这个他梦想开始的地方。

    关于微草的梦醒了,是他该离开的时候了。

    他看了看叶修给他发来的地址,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下一站——兴欣网吧。

    虽然被微草踢了出去,可乔一帆并没有就此放弃。他意决以阵鬼的身份从兴欣重新开始,一无所有也好,一无所有的人再也不怕面对任何的失去。

    同他们的使用者一样,灰月和一寸灰也在抓紧分秒的时间进行训练。尽管在此时,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乔一帆已经不再和灰月有什么关系了。

    “灰月,我想去找王不留行前辈切磋,你要一起来么?”一寸灰问。

    “我就不去了,”灰月拉下平时蒙面的面罩喘着气,刚才和一寸灰的对战让他消损了不少体力值,“等我修炼一段时间再去。”

    “灰月真谨慎啊,那可是王不留行前辈,输掉不也很正常吗。”

    “可我也不想回回都输给他,”灰月扬起了轮廓分明的下巴,“下次对战,一定是我赢他的时候。”

    “好吧,我很期待那一天哦,”一寸灰边走边笑着说,“灰月越来越有刺客的范儿了嘛。”

    “彼此彼此吧。”灰月捡起掉在地上的弯刀,继续着他的练习。

 

    一寸灰在地图上绕了段远路,恢复满了生命值和法力值,才来到了和王不留行约定好的地点。自一寸灰满级过后,他就经常来找王不留行切磋。大部分时间,都是王不留行获得胜利,偶尔一寸灰能赢个一两把,但他并不为这样的成功感到满足。

    “前辈又在故意放水了。”在王不留行的照顾下获胜的一寸灰总是会拿起他的太刀要求再战。

    “一直输的话,我怕你会无聊。”王不留行挥舞着扫把浮在空中,觉得这样的一寸灰很有意思。

    因为王不留行从来不会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所以一寸灰以为,王不留行对他也是有好感的,起码是不厌恶的。但是今天,在见到王不留行的第一眼时,他就隐约感到了有哪里不对劲。

    “前辈好。”一寸灰向面无表情的王不留行点了点头。

    在回应了一声“好”后,王不留行就直接提起扫把和一寸灰展开了对战。

    一上来,王不留行的出招就相当生猛多变,一寸灰接连放出刀阵、冰阵和暗阵,也丝毫没有止住王不留行的攻势。

    今天的前辈,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一寸灰疑惑的同时,还不停手忙脚乱地躲避着王不留行的攻击。阵鬼是个读条职业,需要慢慢铺下鬼阵以求最终的爆发,因此平时的王不留行都会配合着阵鬼的节奏进行练习。可是今天,王不留行的攻势却仿佛刻意针对着阵鬼最不擅长应付的局面,压得一寸灰喘不过气来。

    没用多久,王不留行就以一个大招彻底打败了一寸灰。

    “嘶……好痛,前辈今天好像特别认真,出什么事了吗?”一寸灰一面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一面还关心着王不留行。

    “最近,乔一帆登录你的时间变多了吧。”王不留行也没像往常那样过来搀扶一寸灰,脸上带着几分漠然。

    “是的,最近经常和君莫笑前辈他们一起练习,还有抢野外boss刷材料。”一寸灰老实回答道,他不知道为什么王不留行会为这些而不开心。

    “能看下你隐藏着的公会名字吗?”

    “诶?好的。”一寸灰立马按照王不留行所说,调出了自己的公会名称——兴欣公会。

王不留行冷道:“看来,乔一帆果然是去兴欣了。”

    “前辈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寸灰还是不懂,难道是因为乔一帆没有让他加入中草堂公会,所以才让王不留行生气的吗。可是他平时和兴欣的角色交往比较多也是事实,中草堂公会的,他满打满算也只认识木恩、灰月和王不留行三人而已。他一个新建不久的小号,加入同样新成立的兴欣公会难道不对吗?

    “看来你还不知道,”王不留行说,“乔一帆已经退出微草战队了,我在王杰希和其他人聊天时知道的。”

    “乔一帆……退出了微草?”一寸灰愣住了,同为虚拟角色,他很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也就是说,乔一帆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登录灰月的账号了。他会使用你这个阵鬼的角色,加入兴欣。”王不留行皱了皱眉,他明知这一切并不是他或一寸灰这些账号能够决定的事情,可一想到最近一直在勤加练习的灰月很可能就此消失的事实,他就忍不住心烦意乱了起来。

    好不容易能看到那个总是躲在阴暗角落里的小刺客满怀希望地踏入追寻光明之地,现实却又是如此的残酷。

    “对不起……”一寸灰低着头,他同样不想看到灰月这样的结局。

    “这不是你能改变的事,”王不留行叹了口气,“是我不好,我不该将这些情绪发泄在你身上。我只是……有点担心灰月。”

    “他的账号,应该不会这么快就被其他人重置身份信息吧?”

    “希望不会,可这是微草队内的安排,谁也说不清。”

    说完之后,王不留行和一寸灰都陷入了沉默的气氛之中。

    而在一旁的大树上,有一个刺客的身影一闪而过。

    微风拂来,树叶微微颤动时,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热度(33)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