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王乔#拾遗 第十三章

*放假略忙,一直没更新,所以今天一更是双更的量。

*总算写完了王乔部分,下一章又会回到网游世界啦。

——————————————————————

    等乔一帆和王杰希下车的时候,另外先到的四人已经拎着两大塑料袋的零食饮料在楼下候着了。一伙人碰头以后,王杰希在前领路,其余几人三两作伴,跟着走进了王杰希的家中。

    和乔一帆预想的一样,王杰希家里整洁干净得好似许久无人居住一般。茶几和桌子上都空无一物,只有储物柜里放了两个茶叶罐。他们这一帮子年轻人来了,这家里才总算沾了点人气。

    进了王杰希的家门,微草的队员们也不拘束,开电视的开电视,找杯子的找杯子。一阵忙活下来,王杰希此时反倒更像是个客人一样,坐在沙发上随意开了一瓶绿茶饮料,看着袁柏清坐在电视机前不停地调台。

    “没啥好看的节目,要不我们看电影吧?”袁柏清边说边调换到了电影点播的界面。

    许斌问:“这些免费电影不是很久以前的美国大片,就是国产的鬼片青春片,能有好看的么?”

    “也是,要不还是你来找吧,选到不好看的也是你背锅。”袁柏清眨眨眼,把遥控器递到了许斌手里。

    许斌把整个电影页面翻了一遍,最后选中了一部多年前的动画电影。

    “反正都是些老电影,不如选个搞笑的看。”许斌说。

    当画面跳转进播放页,六个大字最先跳了出来:《小黄人大眼萌》

    看到这个影片名,大家都忍着笑,谁都不敢念出片名,也刻意不去看坐在沙发正中的王杰希。一种“你懂我懂大家懂”的气氛弥漫在五人之间。

    高英杰和乔一帆两个挨着王杰希坐的年轻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又装作无事发生似的看起了电影。

    “啊,这个大眼……不是,这个小黄人好搞怪啊!”袁柏清看得哈哈大笑,强烈的求生欲让他及时改了口。

    “喂,你笑就笑,别趁机抢我的泡凤爪!”说话的是许斌。

    “等等,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吃的?”这是刘小别。

    影片结束,许斌和袁柏清还不停地学着影片中小黄人的声音进行“友好的零食交流”,逗得大家乐成了一片。这时零食也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啤酒还没人动过。

    “嘿嘿,你们看我还买了什么!”许斌说着就从塑料袋里翻出了一盒纸牌,大家一看,果然是没什么新意的真心话大冒险。

    “我们边玩边喝怎么样?”

    “无所谓,不过还是先把里面亲来亲去的那些冒险卡拿出来吧,”刘小别说完就动手检查着卡片的内容,“又没有女生,我可不想看你们几个互亲的场面。”

    “对对对,这个我同意!”

    在许斌的帮忙下,两人很快就把纸牌整理好了。

    “先说明,抽到不想回答的问题和不想做的事可以喝一杯来跳过。从我开始,顺时针抽卡。”

    声明规则后,刘小别把理好的牌放到了茶几上,并随意从中间抽出了一张牌。

    许斌凑过去念牌面的内容,这是一个真心话问题:“你介意恋人和你有年龄差距吗,几岁之内可以接受?”

    “嘁,无聊的问题,”刘小别小声嘀咕了一句,“不介意,十岁之内都行吧大概。”

    许斌:“咦,看不出来小别你意外的很不挑嘛,是看中比你大的还是比你小的了?”

    “哼,这题又没问这个,下一个赶紧抽牌吧。”刘小别扭过头去哼哼道。

    许斌耸耸肩,轮到他抽牌了,他挑来挑去好不容易才选了一张牌出来。

    “与你旁边的同性十指相扣十秒?”许斌默默把目光投向了坐在他左右的刘小别和袁柏清。

    “滚,别找我。”刘小别说着立马朝旁边挪了挪。

    “唉——那就只有你了,兄弟。”许斌明智地放弃了刘小别,打定主意就要去抓袁柏清,吓得袁柏清差点一个重心不稳滚下沙发。

    “我这是职业选手的手,能随便让你那爪子握么,一边儿去!”袁柏清嘴角都要撇到下巴去了。

    “怎么不能,我这也是职业选手的手啊,让你碰可还便宜你了呢。”

    许斌说着就拉上了袁柏清的手,在众人的十秒倒计时下,两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相扣。

    “我可是看在你是副队的份上才配合你的,”袁柏清没头没尾地补充了一句,脸红的同时,顺手从牌堆里抽出了一张牌。

    下一秒——

    “我靠,这都是些什么牌啊!”看清牌面后,袁柏清把牌往桌子上一丢,双手揉脸咆哮道。

    许斌好奇地捡起牌一看:“对右边的人说‘我喜欢你’?”说着他用手指一点,发现坐在袁柏清右边的人就是他自己。

    “我去,你还是喝酒吧,我可消受不起。”

    “这还用你废话!”说着袁柏清就将自己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一脸气鼓鼓的样子。

    抱着看热闹的心态,第一个抽完牌的刘小别在一片欢闹中还不忘提醒高英杰抽牌。

    “英杰抽到什么了?”乔一帆问。

    “诶,这个好像很简单嘛,”高英杰笑着把牌面亮了出来,“是和左边的人互喂花生,我们没有买花生,就用薯片代替吧。”

    坐在高英杰左边的恰好是乔一帆。两个好朋友互相递了一片薯片到对方嘴里,画面看上去极其正常。

    “哇,我超喜欢这个味道的薯片。”

    “我也是,果然还是有点微辣的好吃。”

    他俩是哪里来的纯情中学生啊?袁柏清单手托腮感叹道。同样是和伙伴互动,为什么高英杰和乔一帆就能那么自然,他和许斌却尴尬得要死,这样不就只有他一个人出糗了吗?

    轮到乔一帆抽牌的时候,袁柏清紧盯着卡牌,希望会出现比他们那个十指紧扣更劲爆的内容。

    “做一个你自认为最性感的动作?”乔一帆愣了愣,性感,他吗?“我看我还是喝酒吧……”

    “嘁,我们要看的是性感动作啦,能不能不许喝酒跳过啊,这烂规则。”袁柏清不死心,可乔一帆已经咕嘟咕嘟地喝完一杯了。

    于是,将一切希望都放在队长身上的袁柏清又将目光投向了王杰希。

    就在王杰希抽牌的那一刻,几乎所有人都关注着他手指碰到的那张卡牌。

    会是什么呢?离王杰希最近的刘小别和乔一帆都把头凑了过去。

    “和右边的人拥抱十秒钟……小别你不是把这类牌都拿掉了吗。”王杰希在看清牌面内容时立刻转向了刘小别。

    “啊?我只是把那些亲吻的去掉了,拥抱又不算。”

    “是啊是啊,抱一下又不会死。”期盼这类卡牌已久的袁柏清在一旁煽风点火,恨不得火上再浇点油。

    “好吧,那就抱一下。”王杰希倒是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在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准备起哄时,王杰希忽然对着乔一帆招了招手。

    “一帆,靠过来。”

    被点名的乔一帆怎么也没想到,明明是王杰希的冒险卡,此时要冒险的人居然变成了他。

    “队长耍赖,你欺负小乔!”袁柏清嚷道。

    刘小别倒是站在王杰希那一边:“有什么关系,谁抱谁不都是抱?”

    在旁人的怂恿下,乔一帆红着脸靠近了王杰希,在两人的距离仅剩下一拳的时候,王杰希忽然伸手把乔一帆拥进了怀里。

    乔一帆的脸几乎整个埋在王杰希的胸膛上,听着微草队员们起哄着喊出的十秒倒计时,只觉得这十秒漫长的好像十分钟一样。

    王队现在是什么表情呢,乔一帆想着,应该是和平常一样淡定的吧。

    冒险的十秒钟结束,大家继续吃喝玩乐,闹成一团。

    数轮真心话大冒险过去,时钟的指针也不知不觉向前走了好几格。

    大概凌晨一点过的时候,茶几上的大冒险纸牌早就东一张西一张四处散落,啤酒也几乎被他们瓜分干净,真正从头到尾都没怎么喝酒的只有王杰希和刘小别两个人。

    许斌和袁柏清是早就趴在了互相的比拼中,而被他们强拉着一起喝酒的高英杰也没好到哪里去,十一点过就枕着沙发睡着了。

    余下的几人里,乔一帆喝了不少但表面看起来并没什么醉态,王杰希和刘小别把三个喝醉的家伙拖进客房睡觉后,出来就看到脸有些微红的乔一帆正在帮忙打扫客厅。

    “那个,还有两间房,我和队长一人一间,你跟谁睡?”刘小别揉了揉眼睛,现在他只想赶快安排好一切然后倒头就睡。

    “啊?”乔一帆一副没听明白的样子。

    “我是说晚上你想跟我一个房还是跟队长一个房。”刘小别重复了一遍。   

    “我……”乔一帆左瞧瞧右看看。王杰希是他比较熟悉的前队长,刘小别呢,是几乎没什么交集的前队友,对比之下,乔一帆有了更为倾向的人选。

    “我想跟王队一起。”乔一帆下意识地做出了决定。

    刘小别是不意外这个选择的,只是他没想到乔一帆会突然变得这么直接。

    “看来他是喝多以后会意外变坦率的设定啊,”刘小别打着呵欠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转身走进自己那间客房,“那就交给你喽,队长。”

    王杰希点点头,并上前夺走了乔一帆手里的扫把。

    “一帆,不用收了,先去睡吧,明早我来弄。”王杰希道。

    “没关系,都已经差不多整理好了。”乔一帆正打算要拿回扫把,却险些被脚下的啤酒瓶子绊上一跤。

    “你看,还不听话?”王杰希说完就拉着乔一帆往自己的房间走,“你明天几点的飞机?”

    乔一帆想了想:“上午十点半登机。”

    “知道了,我开车送你,你放心睡吧。”

    在王杰希的指挥下,乔一帆晕乎乎地完成了从洗漱到脱衣上床等一系列动作,直到下半身裹着浴巾的王杰希关掉卧室的灯,乔一帆才突然有了一种要和王杰希一起睡觉的真实感。

    即便是在黑夜里,王杰希躺下的动作也清晰可见。乔一帆闻到王杰希身上有和自己一样的沐浴露的淡淡香味,和之前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一样,这味道给人以莫名的安定感。

    “一帆,你睡着了?”王杰希平躺在床上,轻声问道。

    “还没呢,王队。”

    “今天玩得高兴吗?”

    “嗯,和大家一起玩得很开心。”

    “那就好,”王杰希顿了顿,“当初让你离开微草的决定,是我出于微草整体的发展进行的考虑,我并不后悔。而你现在渐渐成为了优秀的职业选手,我也很为你骄傲,说起来好像有些自相矛盾,但是我……”

    “没关系,这些我都明白的,王队。”乔一帆笑着打断了王杰希。

    “你埋怨过我吗?”王杰希又问。

    乔一帆轻轻摇了摇头:“怎么会呢,王队是个温柔又照顾队伍的人,考虑的事也比我们长远很多,我觉得这样的王队非常可靠啊。”

    王杰希一时语塞,他忽然明白了刘小别最后那句“喝多以后会意外变坦率的设定”是什么意思。

    “睡吧,明早我送你。”

    “嗯,王队晚安。”

    “晚安。”

    说完,在乔一帆平稳的呼吸声下,王杰希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热度(39)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