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王乔#拾遗 第十六章

*花与海,你们更疼哪一个?

————————————————————

    凌晨一点左右,游戏内的天幕也换做一片凝重的玄色。月与星辰挂得老高,给荣耀大陆增添了一抹暧昧的亮。

    一寸灰和王不留行漫步在白色情人节活动地图的“星之海”限时区域,一望无边的海域上洒满了银河的投影,沙滩白沙细软发光,这里是活动期间最受欢迎的地方之一。

    魔道学者和阵鬼的组合不太常见,他们俩一前一后地经过沙滩,伴着由远及近的海浪声而行。

    王杰希和乔一帆下线后,他们两人就一直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没有多余的交谈,更不像其他路过的情侣角色般亲密。

    一寸灰卸下了鞋子装备,光脚踩在细沙上,偶尔追逐着仅能没过脚踝的浪花。他每走两步都会回过头看看身后的王不留行,仿佛不这么做,王不留行就会突然消失不见了似的。

    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去看王不留行手上的戒指,可它早已被王不留行私自摘了下来。

    一寸灰怔了怔,悄悄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那一个,没关系,他还带着呢。

    “前辈,可以带我去海面上看看吗?”一寸灰转过身,指了指大海的中央。

    “你想去的话,那就去吧。”王不留行似乎对这个提议没多少兴趣,但他并不打算坏了一寸灰的好兴致。

    “嗯,麻烦前辈啦。”

    王不留行载着一寸灰,骑着扫把飞向了又高又远的天空。

    飞到一寸灰最先指向的地方,王不留行才停了下来。

    一寸灰低头去看身下的大海,那看似平静的海面携裹着永不停息的浪,海面上的星星仿佛是被海水淹没了一样,泛着点点银光。如果说王不留行是深沉的大海,那他就是跌落进海里的星屑吧。

    两人静静地看了一阵,直到乔一帆彻底看够了,王不留行才掉转方向飞行。

    “前辈,在想什么呢?”

    飞到中途,一寸灰拉了拉王不留行宽大的衣袍。

    “没想什么,怎么这么问?”王不留行没有回头。

    一寸灰笑了笑:“我在想,前辈这么厉害,拿过了冠军,也有像木恩那样优秀的后辈。那前辈现在还有追求的目标吗?”

    “荣耀的比赛是没有尽头的。”王不留行说。

    “那除了比赛以外的事呢,前辈现在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王不留行沉默了一阵才回答道:“有的,大概吧。”

    “前辈心里在想的事,我想我也许能够猜到一些。”两人在沙滩降落,一寸灰从王不留行的扫把上跳了下来。

    海风拂过,周围响起海鸟的叫声。

    “去找他吧,去找灰月。”一寸灰道。

    王不留行停下了收起扫把的动作,没有说话。

    “活动期间,我猜他一定会躲在那几幅没什么人去的地图里。前辈飞得又高又快,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他。”

    “之前灰月对我说,我应该陪着你。”王不留行皱了皱眉。

    “我吗?我没关系的啊,”一寸灰干笑着摸了摸后脑,“能和前辈一起看海,我已经很开心了,再说,平时也可以找前辈PK练习啊。所以……没关系的,前辈你也应该做你真正想做的事。”

    王不留行思考了片刻,不自觉地挂上了为难的表情,但最终他似乎还是认同了一寸灰的话。他走上前揉了揉一寸灰的头,轻飘飘地留下一声:“谢谢。”

    “其实前辈不用跟我说谢的,因为我……”

    一寸灰的话才说到一半,就听见王不留行骑着扫把飞起时的风声呼啦作响着掠过他的耳畔。

    已经走了吗,还真是性急。乔一帆艰难地扯出了个微笑。

    刚才未说出口的后半句话,他也只好悄悄存放于心底。

    “你不用跟我道谢,因为我也只是想看到喜欢的人开心的样子而已啊。”

    坐在寂静的海滩上,一寸灰仰望着没有边际的星空,直到王不留行离去的身影逐渐隐去。

 

    王不留行在高空中飞了一阵子,几幅人迹罕至的野外地图他都寻觅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灰月的所在。在不停找寻灰月的过程中,他也有过犹豫。他担心灰月其实并不想和他见面,也怕他的行为过于草率。可身体的行动还是先于了他的思考。直到他找遍所有灰月可能会去的地图为止,他都没有打起放弃的念头。

    天色将明,正是微有朦胧亮时,王不留行独自回到了中草堂内,他飞了一夜也没有找到灰月,但他知道他已经尽力了。

    微风乍起,王不留行不知不觉走到了药草轩,正巧看到一个形单影只的刺客正在出口处徘徊。

    “等一等,是灰月吗?”王不留行急忙出声道。

    “队长,你怎么会在这里?”灰月转过头来,他仍和以前一样,仅着一身朴素的刺客装,高高的帽兜遮住了大半的头发。

    “这话应该由我来问,你怎么会在药草轩?”王不留行慢慢走到灰月身边,“昨晚,我一直在找你。”

    灰月愣了愣:“队长昨天不该是和一寸灰在一起吗,烟花的事,整个世界频道都刷满了。而且我还看见,有人说你们一起做了白色情人节的活动任务。”

    “没错,可晚上自由活动的时候,我的确是在找你。”王不留行坚定道。

    听到这,灰月不禁移开了视线:“队长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对,有事,”王不留行说着便牵起了灰月的手,“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

    “跟我来。”

    王不留行带着灰月走出微草公会,穿过周围的街巷,最终来到了活动期间最多人来的地方。

    樱之谷,高峰时期这张地图排队两小时都进不来。不过好在他们现在是无人登录状态,又是没多少人在线的时间,很轻易地就来到了樱之谷内最大的一棵樱花树下。

    “没想到队长也会喜欢人气最高的限时场景啊,有点出乎意料。”

    “听说这里评价最好,所以想带你来。”

    虽然他说得云淡风轻,但灰月知道,王不留行一定为这事考虑了很久。他这样的个性本就不会花精力关注这些每年都重复出现的游戏活动,更别说还细致到了这棵被评为热门截图地的樱花树了。

    “我不是说过,希望队长不要再关注我的事了么。现在的我,也不是很想见到队长……”

    灰月违心的话对王不留行来说几乎没有任何的说服力。

    “如果不想见我,你就不会去药草轩。”

    “想不想见又如何,”灰月摇了摇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的时间也所剩不多,见与不见,结局都不会改变。”

    确如王不留行所说,昨天的灰月看到世界频道上王不留行和一寸灰的名字热热闹闹地刷了一晚上,说他一点都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回想起和王不留行相处过的那些短暂的记忆,不知不觉中他就又回到了中草堂,回到了他曾和王不留行两人席地而坐的地方,一坐便是通夜。

    或许他真的是想在那里等到王不留行也说不定吧。

    作为荣耀游戏里的数据,只要操作者连续六十天不登录账号,账号就会暂时陷入类似沉睡期的状态。没有意识,不能行动,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被储存在了游戏的哪一个角落。这个期限对灰月来说,已经很快就要到了。而等待乔一帆再次登录灰月的日子,也将是遥遥无期。

    作为被创建多年的账号,王不留行自然也知道这一点。

    “那么,起码现在让我陪在你身旁也好。”

    樱花烂漫,晨光微熹,在樱树与花瓣遮掩的地方,一枚刚刚落下的轻吻将永远定格在两人的记忆数据之中。

热度(36)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