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王乔#七宗罪(1)Sexual Lust-琉璃之窗

*前排预警:cp王乔,神父x吸血鬼。

*被屏重发,已用图片补全内容。全文字档txt点这里,vwn6,因为网盘会和谐txt文档所以设了压缩包,密码123

————————————————————

    午夜,荒废的教堂。

    乔一帆从黑暗的墓穴中醒来时,教堂的钟声正在叮当作响,原本神圣的节奏也因荒凉萧瑟而染上了戏谑的气息。躺在木制的棺材里,他感到自己的肌肤变得充盈而红润,头发和指甲也都跟随着呼吸而逐渐生长,那是生的力量。

    他迟缓地坐起身,张开巨大的黑色翅膀,蹬腿一跃便飞落到了长满了芦苇的池塘边。

    对着浑噩的水泊他微张开嘴,看见自己尖锐的獠牙所散发出的阴森的微光。就连池塘里小小的蜉蝣见了也怕躲之不及就会成为他打牙祭的调味料。

    在罗马尼亚这个国度,他们这些吸血鬼也被称为斯追高伊,是邪恶与黑暗力量的化身,是传播疾病和污秽的不祥之物。

    世人知道他们嗜血,但事实上,比起血液,他们更愿意以微妙的方式夺走人类的生命能量。

    他不太记得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做吸血鬼的,但他的身体却记得人类生命液的甜美味道。而在附近的异教徒教堂之中,恰好有他图谋以久的猎物。

    他的猎物有一串长且难以记忆的名字,其中有三个字念起来最为顺口——王杰希,对,姑且就叫他王杰希吧。

    他曾统领的教堂如今已被冠上“异教”的名字,信徒们一个个抛弃了他,亦或是被曾经虔诚的民众们半路挟持,从此失去了踪影。无人信奉的教堂很快就显得衰败破旧,了无生气,可王杰希却依旧坚守其中,不许任何人再来破坏他的信仰所存之地。

    乔一帆喜欢王杰希这份世人眼中可笑的顽固。每当他透过教堂里七彩的琉璃向里窥视时,他总能被王杰希坚定不移的双眼吸引进欲望的旋涡之中。

    多么有生命力的人类啊,比起村镇上那些畏手畏脚的家伙,他才更像是拥有鲜活生命的活物。

    白日里,乔一帆有时选择在墓穴中沉睡,有时躲在阴暗处窥探。每一日,他都期盼着太阳能够早些落山,等待着夜幕的垂临。

    在夜晚,他可以钻进陷入睡梦之人的梦境之中,还可以支配他们的肉身,而这力量也是世人之所以唾弃厌恶他们的原因之一。

    可吸食人类的体液和血液本就是他们赖以为生的习惯,乔一帆实在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好。弱肉强食不本就是人类世界中的铁则么?

    他慢悠悠地从池塘上空飞过,悄悄降落在教堂的屋顶。和往常一样,将要展开他的狩猎活动。

    教堂钟楼的指针所指向的钟点是王杰希平时已经深睡的时间,但乔一帆还是谨慎地从窗户翻进了王杰希的寝居。

    王杰希躺在床上,呼吸平稳,像是从油画里走出的俊俏骑士般好看。

    可乔一帆知道,除了意志都如铁坚硬这点外,他根本不是什么骑士。

    “尊敬的神父大人,我又来拜访您了。”

    不同于那些肆意妄为的吸血鬼,乔一帆极有礼貌地向王杰希行了个礼,这才轻手轻脚地跳上了王杰希的床。

    他俯下身,轻嗅着王杰希身上好闻的干草香味,恨不得将这味道吞入腹中。尽管他口中的獠牙已经因这气味隐隐作痛,但事实上,他从未吸过王杰希的血。

    不是不想,而是他不能。

    神职人员的血就像是上帝赐给他们的毒药,一口便能体会何为肝肠寸断之痛。




    王杰希的声音宛若穿破了黑暗的福音,让乔一帆激动地险些流下泪来。

    全知全能的神啊——似乎并没有完全舍弃他们!

    “神父大人,我发誓我对您没有半点恶意。”乔一帆的声音里隐隐带着颤抖。

    “我当然知道,”王杰希靠近了乔一帆,“每天,我都会梦到你。在你对我梦境的操控下,我知道你的姓名,知道你的来历,也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如若不然,我也不会放任你多日来的骚扰和侵犯。”

    “您相信那是真的吗,”乔一帆低下了头,“大部分人类都会说那是恶魔的低语,是没有一丝一毫可信度的东西。”

    “我不知道,所以我来问你,”王杰希解开了乔一帆的脚镣,让他的姿势起码没有那么羞耻,“你在梦里告诉我的,是否属实?”

    乔一帆笑了,这世上,还有谁比他的神父大人更具有神性的光辉呢?就连对着他这样一个被人唾弃的吸血鬼也有足够的耐心和信任。

    “是的,我的神父,我敬爱您,仰慕您,只可惜以我的身份,实在是配不上您。”

    “配不上?那世间又有什么能与我相配。所谓事物的一配一合,原本就没有什么特定的规矩。”

    王杰希摸了摸乔一帆的头:“倒是我,一定要对你道谢。每天放在教堂门口的蔬菜瓜果,都是你拿来的吧?谢谢你,你是现如今唯一还会对教堂予以支援的人。”

    “我不是为了教堂,我是为了您才……”

    “那又有什么区别呢。你让我果腹,我才有精力供奉教堂,教堂没有完全落败,神便还有传道之处。也就是说,你我相同,皆是神的使者,只是形体不同罢了。”

    乔一帆自然明白自己是说不过王杰希的,他的话语明明不像那些语义不明的祷文,却是那么掷地有声。

    “神父大人,我以这不值钱的性命向您发誓,只要您答应让我与您相伴,我将取下这獠牙,永远放弃伤人的能力。即使让我向神下跪也好,我想留在您身边。”

    “别弄错了,我可不愿囚禁一个吸血的魔物,”王杰希道,“但如果是你自愿为之,我也并没有理由将你拒之门外。”

    说罢,王杰希的吻便覆上了乔一帆干裂的唇。

    “我就允许你留在这里吧。”

    两人就着肌肤相贴的姿势,再一次于密室之中紧紧交缠。

    色彩斑斓的琉璃之窗下映下了他们不顾禁忌的身影,教堂的钟声也为他们献上了爱与欲的挽歌。

    久而久之,数年一晃而过,在瘟疫的侵扰下,村镇上这样的流言越传越烈:异教徒的神父与吸血恶魔相恋,触怒神意,因此才会导致瘟疫肆虐。

    为了彻底消灭这罪恶的源泉,在新兴教会的带领下,村镇的人们拿起武器与火把,在一个挂着毛月亮的夜晚里将老教堂包围了起来。

    “与世相违的邪恶灵魂啊,让火焰洗练你们那无药可救的罪孽吧!”

    在新教主的带领下,民众们杂乱的叫喊声也随之响起。

    乔一帆窝在王杰希的臂弯里,听到周围的响动,却连头也懒得抬。

    “神父大人,我带您离开这里吧。我们去一个不会对我们的神心存偏见,也不会对我们有所不满的地方。”

    “不,一帆。我哪里都不会去。这世上唯一如你所说的地方,就在这里。”

    王杰希紧抱着怀里的小吸血鬼。

    为了他这个被世人所弃的神父,他的吸血鬼可是连自己唯一能伤人的獠牙都狠心拔掉了。而现在,他怎么能容忍他们唯一的圣地被外人玷污。

    “不论你的决定是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神父大人。”

    乔一帆幸福地呼吸着有王杰希气味的空气,哪怕那空气的气温越来越高,还带有一股呛人的烟气,他也甘之若饴。

    “杰希,我最敬爱的神父,拥抱我吧,”乔一帆流着泪道,“如果这就是生命的结局,我希望能在最后留下关于你的记忆。”

    王杰希笑着俯下身子:“当然,这也是我的希望。”

    在越燃越旺的熊熊火焰之中,两具白皙的身躯在七彩光芒的投射下,亲密而缠绵地交叠着。即使烈火能带走他们的肉身,却永远无法殆尽他们的爱欲。

    世人都道自己侍奉真神,但却从未亲眼见过神的模样。

    而他们二人,一个是异教的神父,一个是邪恶的吸血之徒,却在火焰之中,透过彼此身上散发的光和热,看到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神迹。

    ——至死不渝之爱,与永不磨灭的希望。


热度(41)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