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魏乔#七宗罪(2)Gluttony-绿色魔屋

*前排预警:cp魏乔,狼人x森林女巫。

*这篇翻三次车了,心累。已用图片补全内容。全文字档txt点这里,mm3y,因为网盘会和谐txt文档所以设了压缩包,密码123。

——————————————————

    在奥地利的森林深处,流传着关于森林女巫的故事。

    森林女巫有可能是死者的鬼魂,也有可能是活人所化,她们是森林中一种古老而神秘的力量。森林女巫们高大而优雅,总是穿着一身绿色的长袍,有人说她们面若可怖的巫婆,也有人说她们有着绝世佳人的面孔,传说的版本各有不同,但唯一共通的一点就是,她们都有着苍白的肌肤和可怖的枯爪。

    通常,她们喜欢折磨和食用好奇的路人、猎手和农夫,只有极少数时间里才会大发慈悲,为迷路之人指路。

    听到狼群们又在讨论关于森林女巫的故事,魏琛不禁嗤之以鼻。

    对于这种消失了快近百年的传说中的生物,他向来是毫不惧怕的。

    现在的森林,已经是他们这些狼人称霸的地盘。

    每到夜晚月亮出来之际,他们就会化为人类最害怕的狼人模样,带领着狼群屠杀嗜血。

    村民们不敢轻易靠近森林,只因最近被狼人叼走啃食的路人着实不在少数。

    魏琛以人的姿态舔了舔嘴边的鲜血,将昨夜捕捉到的“美食”彻底享用干净之后,他又开始盘算着新的狩猎计划。

    森林女巫?可笑,就算真被他遇见,他也要尽数吞入腹中。

    等到了午休时分,狼群们纷纷趴在自己的领地休憩。魏琛也伸了个懒腰,打算去附近的湖泊清洗一番身上的血渍。

    可刚等他靠近湖泊,就被眼前出现的迷人生物勾住了魂魄。

    一个有着银灰色长发的人正赤裸着身子,沐浴在清凉的湖水之中。从背影和面容看,那一定是个极其倩丽的女性,但细看之下,他的胸前平坦无疑,年龄也不大,的确是个男孩儿没错。除了他的双手是一堆枯骨的样貌外,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可称之为完美。

    他似乎是注意到了魏琛的存在,抖了抖湿润的发丝,踏上岸来,披上了自己绿色的长袍。

    “狼人先生你好,我正准备去找你呢。”男孩儿笑了笑,发出了清脆的少年音。

    “你小子是谁?”听到对方主动打招呼,魏琛也不再躲藏,干脆地站了出来。

    “忘记说了,我叫乔一帆。是这个森林里最后一个‘森林女巫’。”

    “森林女巫?”魏琛皱了皱眉,“你不是个男人吗。”

    “狼人先生看上去也不像狼啊。”乔一帆脸上的笑意更深了,“‘森林女巫’只是一个称呼而已,事实上,我们没有固定的形态,可以变成男人,也可以变成女人,如果需要,我还可以变成这样。”

    说着,乔一帆挥挥手,就化作了狼人的模样。

    “啧,和百变怪一样恶心,”魏琛哼哼了几声,“你说你正要找我?”

    “没错,我想和你谈判,狼人先生。”

    “谈判?别开玩笑了,区区一个森林女巫,你凭什么和我谈判?”

    乔一帆的脸上虽还带着天使般的笑容,可他仅仅勾了勾手指,魏琛就被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吸到乔一帆面前,悬浮于半空之上。

    “希望你不要忘记,森林女巫才是森林的主宰者。你们狼人过分屠杀人类和动物,只会招致森林秩序的崩塌。”

    “就你这么个小个子,还大言不惭什么主宰者?”

    魏琛的双手迸发出惊人的力量,瞬间摆脱了乔一帆的束缚,重新回到地面。

    “早就灭绝的物种,你打算拿出什么筹码。”嘴上如此说着,但他可没有真傻到对森林女巫的力量不屑一顾。

    “不计其他动物,你们现在每个月大概会吃掉十二个村民,若你每月少吃一人,我每天便给你一小时自由支配我的身体,当然,包括允许你吃我的肉。你无法欺骗我,因为我能洞悉这森林中的一切。”

    听完乔一帆的发言,魏琛大笑道:“可以吃你的肉?哈哈,有意思极了,我答应你。”

    早已料到魏琛反应的乔一帆点了点头:“顺带一提,森林女巫没有灭绝,我们只是在净化的路上多花了一点时间而已。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这森林的主宰者。”

    魏琛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那就拭目以待吧,看看我们最终到底是谁将谁驯服。”

    一月过去,魏琛依旧率领着狼群四处捕猎,偶尔袭击路过的村民。但比起上月,他们的确收敛了不少,月末夕阳落下之际,魏琛憋着一个月的怨气和饥饿感来到了他和乔一帆相遇的湖泊处。

    像是感知到他的到来一样,湖泊四周被朦胧的雾气所包围,路上的花草都纷纷让路,给他腾出了一条指引方向的小径。

    “嘁,雕虫小技。”魏琛伸了伸凶狠的狼爪,保持着警惕进入了森林女巫的领域。

    他走了一段路,最终在森林的绿地上发现了一个有着奇怪绿色屋顶的小屋。小屋附近长满了魏琛从未见过的藤蔓植物。

    乔一帆隔着窗户和魏琛挥了挥手。

    “好久不见,狼人先生。”

    魏琛左顾右盼,生怕哪里会突然出现乔一帆布下的圈套。

    “别担心,这里很安全。”

    魏琛在心底琢磨了一阵,咧嘴笑道:“我只是看看你的巢穴长什么样而已,马上就过来。”

    等魏琛走进乔一帆的小屋中,才发现这里面简直大得惊人。和狭小的外表不同,这里的空间仿佛被无限延展,根本没有尽头。

    “很吃惊吗,这里曾经住着所有的森林女巫。”乔一帆客气地给魏琛递上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花草茶。

    “那现在怎么会只剩你一个了?”魏琛好奇地问道。

    “因为没有合适的土地,种子无法延续生命。而森林女巫大多又自视甚高,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乔一帆坐在魏琛对面,好脾气地解释着。

    “虽然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我可听说你们也是要吃人的。”

    乔一帆笑了笑:“不错,我们什么都可以吃,就算有同族偶尔吃一两个人也不足为奇。只是我个人不太喜欢吃人而已。更何况,你们狼人已经吃了这么多人,哪怕是为了维持秩序来看,我也不该再以人为食。”

    “哼,说得倒挺好听,”魏琛一拍腿站了起来,“反正我也不关心你们这些森林女巫的死活,我今天来,只是为了让你履行那天的约定。这个月我只吃了六个人,照理说,接下来这六个小时,你的一切都可以由我支配。”

    乔一帆自然了解魏琛的来意:“当然,一切悉听尊便。”








热度(12)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