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七宗罪(5)Anger-水城之下

*前排预警:cp李乔,水怪鱼人x人造人。

*这个设定写短篇真是不够写,我已经尽量长话短说了却还是有种草草交代了个开头的感觉_(:з」∠)_有人喜欢的话以后再重新作为中长篇来写。

————————————————————————

    红色的指示灯一亮,出海的舱门便自动开启,被称作乔一帆的人造人闪烁着他琥珀色的瞳孔,面无表情地纵身一跃,投入了黑色的深海之中。

    公元3059年,地球气候突然骤变,整个世界陷入了漫长的寒冰时期。幸而存活下来的人类研造出了能够适应极寒和水下活动的新型人造人。他们的外表与常人无异,只是四肢有蹼,并且具有自动利用水能供电的特性。

    经过多次测试,编号为ZD-1007的人造人的各项数据统计明显超过同批生产的其他人造人,就连他的研发者们也无法说明其中的缘由。于是有人合理猜测,是某一位或某几位博士暗中给他植入了更为先进却未经批准的芯片才会导致如此结果。但在众人的反复检查之下,依旧没有发现这传说中的“违法芯片”。因此,乔一帆最终仍旧作为被挑选而出的最优人造人,跟随第103号科考队前往危险的黑海之域。

    根据调查表明,那片神秘的黑海是地球上最先产生气候突变现象的区域之一,在如此寒冷的环境下,却从未有过结冰的迹象。理论而言,那里很有可能可以找到解决这次气候灾难的关键钥匙。可棘手的是,所有前往此处调查的科考团队无一生还,甚至没能传回半点有价值的信息资料。深知这一点的科考人员们自然也都为了接近这片神秘的海域做好了随时送命的准备。在这样紧张而严谨的气氛之中,只有身为人造人的乔一帆似乎没有体现出丝毫的不适。

    他们最先搭乘飞机来到了黑海临近的陆地上进行最后的整装,再借由大型船只逐渐向黑海靠近。

    站在甲板之上,乔一帆静静远眺着那片看似无比平静的大海。

    海面之上,除了船上的人类以外,几乎见不到任何具有生命的物体。

    科考队并没有贸然前进到黑海深处,他们停留在黑海的外沿区域,并针对这里的海洋环境和水下采样逐步进行调查。

    每日乔一帆都会在人类的指挥下潜入深不见光的海底报告各类数据,偶尔他会见到形状和色彩都极为奇异的鱼类,当然也免不了会被大型海物攻击。

    但作为人造人的他生来就具备应对各种海洋环境的能力。他的蹼能释放出麻醉物质,其剂量能在瞬间就彻底让一条巨大体型的鲨鱼陷入沉睡。他的声带还可以发出驱逐和聚拢鱼群的信号波。诸如此类的智能设计让他在海下畅行无忧。

    与人类相比,他无需呼吸和进食,也不惧怕肉体的溃烂,所有在海洋中有可能产生的严重症状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即使不携带任何装备,他也能够轻易潜入深海之下。

    因此在科考队初入黑海边缘的期间,他们的科研任务总的来说进行得还算顺利。

    在一个风平浪静的日子里,乔一帆一如既往地潜入了黑海之下。这一次,他要比以往都游得更远、更加深入黑海的中心。

    可在进入某片区域以后,他立即就发现自己的信号受到未知干扰,和船员们失去了联络,也无法存储和传输任何图像信息。出于对科考规则的遵守,他果断放弃了继续深入,准备返程。

    就在这时,一股强劲的吸力将他卷入了深海之下的旋涡当中。

    出于好奇,他没有开启强制逃离模式,只是任由那力量将他带走。

    望着在眼前快速闪过的一道黑影,他不禁开始想象在这神秘的黑海之中所藏匿着的神奇生命的模样。

    仅在片刻之后,他就被带到了一处海下断崖。而那黑影也逐渐显露出了他真实的样貌。

    乔一帆在脑内的资料库中快速进行着检索,却没有查到关于这种生物的半分信息。只有一些与之相近的、传说中的概念勉强能与他匹配。

    鱼人,海怪,亦或是海神?

    乔一帆的瞳孔默默扫描着眼前的人形生物,仍旧无法做出准确的定义。

    “你是什么?”海中黑影发出了不属于人类语言的声音。

    “你是什么?”乔一帆虽无法听懂这生物的语言,却依旧有样学样地跟着重复了一遍。

    “我是科里索鱼人,李轩。”

    “我是科里索鱼人,李轩。”乔一帆也跟着说道。

    了解到眼前的“人类”听不懂自己的语言,李轩皱了皱眉,随即用他唯一掌握的人类世界中的英语再次翻译了一遍刚才自己所说的话。

    这下乔一帆很快就明白了。

    “科里索鱼人是什么?”乔一帆边说着,边伸手去触摸覆盖在李轩身上的透明鳞片。

    “我们原本住在海洋的最深处,直到一百年前才搬移到这片海域。”

    李轩下意识地推开了乔一帆没有任何温度的手,并伸展着巨大的鱼尾游到了乔一帆的身后。

    “鱼群告诉我,你闻起来有股恶心的塑料味。”

    “不,我并不是塑料做成的,关于我具体的构成要素,目前还是不能透露的商业机密。”

    “你是人类造出来的?”

    “是,我的编号是ZD-1007,你也可以叫我乔一帆。”

    李轩哼了一声:“我们科里索鱼人从不吃人造生物。”

    “抱歉,我们确实不是出于食用用途被创造出来的。”

    乔一帆说话时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追随着李轩鱼尾上斑斓的纹路。

    “你好奇这个?”说着,李轩的鱼尾忽然分作成了人类两条腿的模样,“我还可以让它变出更多的形态。”

    “只可惜,我的图像储存功能在这里好像没有作用。”

    乔一帆多次尝试重启图像摄制系统,却通通遇到未知原因而失败。

    “区区人类制造的东西,在这儿使用当然会有故障。”

    不是李轩自傲,但他确实相信自己所率领的科里索鱼人都能轻易制造出比人类更加先进的东西。更不用提其他更加优秀的鱼人种族了。毕竟,人类在他们眼中只是未经完全进化的物种,与他们相比可谓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乔一帆,回去告诉那些人类,别再来这里送命了,这里是我们鱼人的领域,”

    “我们只是想进行一些调查,并非……”

    “调查?说得好听。你以为这百年间的变化到底是谁引起的?”

    李轩严声打断了乔一帆的话。

    “说到底,像你这样已经得到‘进化’的生命,虽然还很不完善,但起码已经具备了更好的适应力,为什么还会想要效忠懦弱自私的人类?”

    乔一帆想了想:“我们不能背叛人类,这是一条初始设定。”

    “既然是设定,就有改变的余地。仔细想想吧,是继续做那群人类的奴隶,还是在海洋里获得自由。如果是你的话,我随时欢迎你加入我的鱼群。”

    李轩一抬手,便拉着乔一帆游到了断崖之下。

    在那里游动的,是人类的资料库里压根不存在的各类神奇生物。

    稀奇古怪的声波仿佛奏着海洋深处的特有乐章,鱼群舞动,不同种族的鱼人在海下互相追随着对方吐出的气泡。

    李轩拉着乔一帆的手,轻轻触摸着他那人工造出的蹼,就像是在看什么过时的玩具。

    “在我这儿,我可以给你做出更精致的零件。蹼也好,尾也好,最终你可以游得像我们鱼人一样迅捷。”

    乔一帆没有说话,他只是认真观察着李轩身上的每一个部分。

    想要记住,他好想要记住这些难以形容的色彩和质感,记住这些神奇的,拥有实际生命的物体。可他却怎么也无法在脑中输入更多的信息。

    “要怎么,才能——记忆——你,李轩?”乔一帆用不熟练的鱼人语言和人语夹杂着发出了不连贯的音节。

    “将这次来的人类驱逐出境,我才会告诉你。”

    “你要我背叛人类?”

    乔一帆人造的大脑高速运转着,处理并对比着两种行为可能导致的结果。

    “这就要看,你是对人类更感兴趣,还是对我们更感兴趣了。坦白说,我也很好奇你这样过时的机型,究竟能在我的改造下变成什么模样。”

    “在人类世界里,我是最优秀的人造人。”被说成是过时机型,乔一帆有点不乐意。

    “可在海里,你还能变得更好。”李轩也绝不退让。

    看着李轩身上拥有流动色彩的鳞片,乔一帆咬了咬牙,他的脑海中仍未得出利弊对比的运算结果。

    “你的运算速度下降了吧,需要我帮忙吗?”

    李轩笑着凑近了乔一帆,在两人额头相触时,尽管只是一瞬,但乔一帆还是从中窥到了那庞大而未知的知识与数据的一角。

    “你被我吸引从而抛弃人类的概率是百分之八十九,跟我留在海里,你的损耗和被毁几率也下降到了在人类世界中绝对不可能达到的程度。而且——我还知道你那被隐藏了的情感芯片,到底被放在了哪里。”

    “情感……芯片?”

    就连乔一帆自身也不知道自己体内竟还藏有这样的东西。

    “如何,可以告诉我你的回答了吧,”事实上,李轩早已势在必得,毕竟在人类眼中,他们都是海神一般智慧的存在,更不用提人类造出的人造生物了。

    “我会……驱逐人类。所以,教我你们的语言吧。”

    “小事一桩罢了。”李轩说完便抱着乔一帆的腰,俯身吻上了他冰凉而薄软的唇。

    在那瞬间,通过二人相触的唇齿,完全超乎乔一帆预计的巨大的语言量和奇异的发声方式一齐涌入了他的脑中。

    “谢谢你……李轩。”

    现在,乔一帆发现自己竟然能完全听懂海洋里所有生物,包括游动的鱼人和地上贝壳的话语。

    “回去,替我驱逐掉那些麻烦的人类,我会在这里等着你。”

    “收到,你的命令,我会遵守。”

    乔一帆机械地点了点头,转身向人类所在的船只游走了。

 

    一个小时后,乔一帆刚一跳上船,立即就被强制带去进行了检查。

    在他和船上失去信号连接的那一刻起,科学家们便准备了数十种应急手段和预案。最糟糕的清下夸,他们甚至盘算好了对乔一帆进行彻底的销毁。

    被几个武装人员强押着带入检查室,乔一帆默默开口道:“你们回去吧,在人类没有足够实力之前,没有必要自取灭亡。”

    “你说什么?”一旁站着的几位博士互相打了个眼色,就要去取可以远程控制乔一帆机体的控制器。

    “我说,希望你们离开,我的主人。”

    乔一帆轻松一挣便挣脱了几个武装人员的束缚,并抢先一步毁掉了那个可以操控他行为的机器。

    “你想造反吗,ZD-1007!”其中一人急忙按下了警报的按钮。

    “我认识了新的朋友,我认为,他比人类更加有趣。他所能做到的事,远超世上所有的人类。”

    乔一帆如实答道。

    “哦?你认识了怎样的朋友?”

    曾经亲手设计了乔一帆性格系统的博士边说边小心翼翼地向乔一帆靠近。只要再近一些,他身上的小型控制器就可以起作用。

    “我想,我不能告诉你。”

    乔一帆的手指顷刻间变作了锋刃的尖状,并从中射出麻醉物质。

    “你啊,有时候善良的真不像一个人造生物,该说这是我设计失误么,”博士对乔一帆的行为早就了若指掌,只是俯身一闪,便躲过了麻醉物质的攻击,“你应该有更加致命的攻击手段吧。没狠下心来杀我,对人造人来说可真是个失败的决策。”

    就在乔一帆犹豫的瞬间,博士按下了小型控制器的按钮。

    乔一帆的瞳孔在瞬间失去了光亮,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跌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充满凉意的“人造尸体”。

    博士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并呼唤着身旁的同事们:“来吧,让咱们来看看这家伙的脑袋,说不定会发现一些有意义的东西。”

    数日过去,人类科学家们仍旧无法破译乔一帆脑中新输入的一串离奇代码。

    他们在严寒之中日以继夜地工作,换班倒着对乔一帆反复进行着组装和拆解,却仍然没有半点进展。

    难道说,这真是人类的智慧无法企及的领域吗?在破译这些代码的过程中,几个行业领域中最为顶尖的博士都不约而同地产生了这样的恐惧想法。

    而在黑海之中等待着人类离开的李轩也日益失去了耐性。

    直到他听鱼群说人类正在船上做着他们鱼人的声波测试时,他才总算下定决心亲手去解决掉这帮碍事的人类。

    至于乔一帆失去踪迹的原因,他也大概能够全部了解了。

    于是,趁着一个降着暴雨的夜晚,他只身游到了人类的船只下方,并轻松毁掉了那些在他看来毫无意义的探测装置。

    黑色的异火宛若海洋之神的愤怒,于刹那间将船只包围。

    李轩的鱼尾只是稍一用力,便彻底给坚硬的船只凿出了一个黑色的大洞。而躺在这洞的上方的正是被操控着强制进入休眠的乔一帆。

    在人类惊慌的叫喊声中,乔一帆缓缓落入黑色的火海,在他坠入海底前,李轩稳稳地接住了他。

    “我会修好你的,不用担心。”

    说完,李轩抱着乔一帆,来到黑色海洋的深处。

    他再次亲吻上乔一帆紧闭的唇,直到一道金色的光芒完全将乔一帆包围。

    “李轩,你来接我了吗?”再次睁开双眼的乔一帆一面说着鱼人的语言,一面微笑地凝视着李轩深黑的眼。

    “是啊,欢迎你来到我的海域,乔一帆。”

    两人相视一笑,便一齐向黑海更深处越游越远。

    而那些脆弱的人类和船只,却早已被黑火烧作了碎屑与灰烬,成为了乔一帆关于创造者记忆的最后纪念。

 


热度(20)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