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全职高手##李乔abo#一期一会(李乔番外1)

*轩哥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到家太晚所以迟了一个小时发_(:з」∠)_

————————————————————————

    某年五月,虚空战队总算结束了一项长达数月的战斗任务。回到营地,此时理应是队伍最为轻松的时候,可虚空上下却并没有表现出往常的悠闲和热闹。

    就连向来爱讲八卦的李迅也是一脸严肃地跟在盖才捷后边,两人各抱着一摞资料,一路上不言不语,异常沉默。

    等二人的脚步声走远了,吴羽策才出声道:“放心,他们两个肯定没问题。”

    作战室内,李轩和吴羽策隔桌相视。他们已经将经过上级批准的任命文件亲自交给了两位当事人,按理说,此时再做任何讨论都已经没有多大意义。

    可李轩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才捷我自然是放心的,由他接任虚空队长是再好不过。只是你也知道,李迅和咱们同时入伍,我俩都到‘交接班’的时候了,他还继续申请留在最前线,我实在是有些担心。”

    “你是担心他在上次任务中受的伤吧,”几月前,李迅险些被击中要害的时候,吴羽策正好在他身旁,自然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么惊险,“可有盖家照应着,我想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哼,这小子也算是福大命大。那次要不是盖家连忙派了医疗队过来支援,他恐怕当场就‘交代’在那儿了。”

    说着,李轩又回想起了当初李迅和盖才捷那场“惊天动地”的婚礼。盖将军亲自过来主持操办不说,阵仗还大到险些把他们虚空的营地给拆了重建个两三回。要不是他再三坚持,虚空战队早就挪到军部附近重新扎营了。可李迅究竟是怎样追到盖才捷的——这至今是虚空的一个谜团。

    “算了,有他在才捷身边也好。就由得他当个副队,也好治治刚进来的这些新兵。”

    吴羽策点了点头:“是啊,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安心卸任了。”

    “舍得吗?就这么离开虚空……”李轩下意识地想从口袋摸烟,可拍了拍空空的空袋,他才想起了自己戒烟的决定。

    “那还用说,难道你舍得?”吴羽策环顾着这间他们一起做出过无数次决定的作战室,只有这一次,他心生踌躇。做最强的狙击手——这曾是他最坚定不可动摇的信念。尽管他已经决定转去训练营做狙击指导员,但毕竟是离开了战场,就连手上摸枪的感觉好像都有哪里不一样。

    “唉,总有这一天嘛,我家小乔如今都成‘乔队’了,我可不该退休了吗,”李轩嘴上带着玩笑的语气,心里却和吴羽策同样的苦闷,“只是没想到,今后去军部做事,又得受lisa那两口子管着,真是冤家路窄。”

    “有官升就不错了,还敢挑三拣四,小心我回头就找Lisa姐告状。”

    说完,两人都默契地笑了。

    他们明白,只要出了这间作战室,他们就再不是带领虚空所向披靡的正、副队长。他们将要离开的,是曾经一起浴血奋战,为之献出全部青春的地方。

    从今以后,脱下带有虚空队徽的军装,他们就仅仅只是李轩和吴羽策罢了。

    “是时候了,走吧。”李轩拍了拍吴羽策的肩膀。

    在关上作战室大门的那一刻,他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已经被收拾得一尘不染的办公桌,想要留下最后一点念想。

 

    二人在营地里转悠了一圈,却惊讶地发现路上竟连一个队员都没看见。

    “这群家伙不会因为自由活动就全部跑出去玩了吧?”

    这话说出来,就连李轩自己都不相信。

    “要不,我们找找?”吴羽策同样在状况外。

    此时已临近晚上九点,他们自然不相信在营地内连一个人都找不着。可当他们围着虚空营地找了一圈以后却发现——事实是,就连休息时间人最多的宿舍楼里都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更别提在其他地方见着什么人影。

    李轩摇了摇头:“怪了,只剩下食堂没找,可那儿早就该关门了。你说人都跑哪儿去了?”

    “谁知道呢,先去食堂看看再说。”吴羽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真是的,这帮小兔崽子们又搞什么鬼呢。”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食堂,和其他地方一样,这里依旧是漆黑一片,只有他们俩的脚步声回荡在食堂的入口。

    “真邪了门了,难不成还真都跑出去了不成?”李轩往饭桌上一靠,这回他是真摸不清状况了。

    “不对,你仔细听,这里有人的呼吸声。”吴羽策一说,李轩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他们这些天天把脑袋挂在枪杆子上的人,对人的气息自然也敏感得多。

    在一片黑暗中,轻轻的一声“预备”立马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是在搞什么……”没等李轩说完,食堂中又传来一句“向两位队长敬礼”。

    灯光未亮,在盖才捷的带头下,虚空的队员们在黑暗中整齐地唱起了他们虚空队内的军歌,那声音比任何一次他们齐喊口号时还要洪亮。

    “万里征程,心胜钢铜。

        铁血荣光,决战沙场。

        长枪在握,踏破虚空。”

    没有灯光,但他们却从那歌声中听到了每个人的声音。盖才捷、李迅、葛兆兰、杨昊轩、唐礼升、贾世明……一个个鲜明而熟悉的形象都跃于他们的脑海之中。

    到最后,就连李轩和吴羽策也忍不住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长枪在握,踏破虚空。”

     李轩狠命地唱着“虚空”二字,却不曾注意自己和吴羽策都已经泪流满面。

    他们唱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每个人的声音里都禁不住带着哽咽才总算止住。

    不知是谁先摁亮了食堂的大灯,人人都在抱怨着“灯太刺眼”而拼命揉擦着眼睛。

    “好了好了,快把咱们准备的东西都拿上来。”李迅招呼着新兵们端出了各种好酒好菜,又对着李轩和吴羽策比了个“嘘”的手势,俨然一副明知这样会违纪但还偏要这样做的架势。

    盖才捷走上前来,给李轩和吴羽策敬了个礼:“今天不仅要庆祝两位队长升迁,也是给李队庆贺生日。主意是我出的,大家也都是一片好意,还希望队长们不要责怪他们,违纪处分的事都算在我头上。”

    见到盖才捷一脸正经的样子,李轩和吴羽策相视一笑。

    “得了吧,明天开始你就是队长了,既然是为我俩违纪,要处分也得处分我俩。”

    “咳,阿策的意思是,都是虚空队内的事,有什么违不违纪的,你说是吧阿策?”李轩边说边低声朝吴羽策挤眉弄眼,“最后一天了,别那么严肃嘛。”

    “我又没发表什么意见。”吴羽策叹了口气。

    看大家的意见都达成了一致,盖才捷总算安下了心来。原本他和李迅商量这件事的时候,唯一担心的就是违纪。现在李轩和吴羽策都不追究,他也好放心地让队员们继续摆菜端酒。

    “说起来……我好像从来没在队里说过什么生日的事,你们怎么会知道的?”李轩问道。

    “本来我们也不知道这日子会有这么巧,但是刚好今天有个重要人物过来了,我们才一起策划准备的。”盖才捷微微一笑。

    “重要人物?”

    “是啊,你看,就在那儿呢。”

    李轩顺着盖才捷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正和其他人一起忙活着张罗酒饭。

    见他的视线望了过来,那人也笑着和他点了点头。

    乔一帆,兴欣自成立以来最年轻的队长,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omega伴侣。

    “生日快乐啊,李队。”乔一帆挥了挥手,即使不是真正的虚空队员,但他却早已像是这里的一部分一样了。

    周围此起彼伏地响起了几声口哨声。

    吴羽策也顺势把他往前推了一步:“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过去?”

    “嘁,老夫老妻了,你们还大惊小怪什么。”李轩扬了扬微微泛红的脖子,一边说着,一边朝他最大的幸福走去。

 

 


热度(33)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