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硝逝(一)

在圣瓦尼特的中心城区,出现了一阵人们意料之外的热闹浪潮。

除了每年春季与秋季的两次庆典外,圣瓦尼特的居民们很难像这样集中在一起。尤其是在今年这样的荒年里,人人都在为如何填饱自己的肚子而发愁,就连往常总能吸引到不少人的行刑现场,如今也只剩下固定的几个流浪汉去捧场。

一反常态的是,此时,也就是帝国历1135年3月18日的上午9点45分,在圣马广场高处的宣事台下,才不过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挤满了闻讯前来围观的居民。那些稍微来晚一步的,就只能尽量凑在广场的最外沿,像鹅一样将脖子伸得老长。人们纷纷甩下手中的竹篮、榔头或新闻纸,围绕着宣事台交头接耳。就连离这里还颇有一段距离的肉铺伙计,也不顾老板的叮嘱,围着腥膻味极重的围腰匆匆赶来。

在他们中间,有一位身着戎装、带着两列人马立于高台上的金发骑士,很显然,他就是人们此时的焦点。

在圣瓦尼特,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地听说过关于这位金发骑士的传闻。少年成名、剑法卓绝……任何一点被添油加醋地夸大后,都能成为一个骇人听闻的坊间故事。但像现在这样亲眼见到这位传奇般的人物,对他们来说还着实是件新鲜事。

“金色的雄狮”——这是人们通常对他的代称,而实际上他的名字也同样响亮于世:莱特尔·库科维奇,现任圣瓦尼特的皇家骑士团长。在和平的年代里他所拥有的光环似乎并不能证明太多,然而在这个崇尚力量的世界当中,这依旧是常人们梦寐以求的无上殊荣。

在平时,骑士团的成员从来不会出现在平民们聚集的地方,他们只被允许呆在皇宫之中,不能有丝毫懈怠地保卫着国王的安危。所以在民间仍然有许多人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养在庭院里的小姑娘,空有贵族的骑士的美名。

一个衣衫褴褛的肥胖大汉颇为挑衅地看着瞭望台上仿佛来自另一个地域的贵族精英们,从发臭的大衣里抽出手竖起了中指。

“什么狗屁骑士团,不过是一堆狗屎。”

他的声音和他的手势一样的粗鲁,站在他身旁的红发男人出声制止了他:“嘿,难道你不知道辱骂贵族会被判处侮辱罪吗?”

这个说话的红发男人有着明显的希里安人血统,从他自然卷的深红色短发就能看得出来。在外来民族希里安早已被同化的如今,仍然保留着他们民族发色的,多半都是在战败前就已投诚归顺,得到先王优待处置的希里安贵族。

 “噢,你想去告发我吗?你这狗娘养的‘小希里安’!我可不吃你们这些外来贵族的那一套,你们就是些放荡、软弱又苟且偷生的恶心蛆虫!去告诉国王吧,然后把像我这样的老实居民同臭虫一般踩死在脚下,这就是你们这些虚伪贵族所有的本事?还是说放荡的希里安人天生就是群喜欢告密的小人?”

在大汉恶狠狠地放下这席话后,红发男人抱在胸前的双手僵硬地放了下来。

 “我原本只想善意地提醒你,激动的流浪汉先生,”他的眉头紧皱,微微上挑的眼睛流露出了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愤怒,“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在大汉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结实地挨了一拳,一个鲜红的印子留在了他闪着油光的右脸上。大汉吃痛地挥舞着拳头,脸上的横肉也跟着上下抖动着,他不顾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眼神,放声大喊道:“我发誓我会杀了你!你这个不要脸的狗杂种!”

就在他的拳头即将落到红发男人的脸上之前,一股不妙的违和感从他的裆部传来,他停下手上的动作,犹疑地低头一看,竟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匕首的主人稍稍使力,原本凶神恶煞的大汉立马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颤抖着回身看去,却没料到拿着匕首的只是一个戴着细框眼镜、打扮斯文的青年人。

“抱歉打扰到你们,但这里实在是太拥挤了,”青年人站在他们身后,一边谦逊地笑着一边收回手上的匕首,“引起骚动的话恐怕不太好收场吧?”

“嘁!又是个多管闲事的!”

连吃两次瘪的大汉自知触了霉头,在恨恨地怒骂了两声“该死”后就从拥挤的人潮中挤了出去。

“希望我没有妨碍到你。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鲁雷姆·奥尔德,现在是西区约克小学的教师,很高兴见到你,列维格·葛柏尔先生。”

“你认识我?”

面对对方明显的警惕态度,鲁雷姆的脸上依旧带着真诚的笑容:“我曾在宫中任职,那时有幸见到过你和鲍里斯将军的英姿,不过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是吗?”列维格挑了挑眉毛,似乎在脑海中搜寻着什么。半晌,他才放下戒心地开口道:“我想我得感谢你刚才替我赶走了臭虫,鲁雷姆医生。”

列维格的回应完全出乎了鲁雷姆的意料,他慌忙地握住列维格伸出的左手,神情有些激动:“能被你记住是我的荣幸,葛柏尔先生。”

“叫我列维格吧,”红发的年轻贵族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的朋友都这么叫。”

实际上,鲁雷姆曾经听到过一些关于列维格和他那已被处刑的母亲的风言风语,像他们这样的外来贵族,在皇宫当中是很难交到什么朋友的。不过鲁雷姆并没有在意这一点,他友好地对列维格点点头,就像是对待学校里的学生那样谦和。

在他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一个个头矮小的黑发骑士从宣事台上走了过来,自然而然地,平民们纷纷为他让开了道路。

“刚才的骚动是怎么回事?最好有人向我解释一下。”

黑发骑士的个头和年龄看上去都不大,但问起话来却是气势十足,他黑而圆的眼珠滴溜溜地转动着,如同一只邻近发怒边缘的野猫。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在你们磨蹭的时间里顺便驱赶一下害虫罢了。”列维格对黑发骑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攻击性感到反胃。

就像是同时具有野性的兽类相遇时永远都会先亮出爪子一样,他们的措辞都不由自主地犀利了起来。

“噢,我还以为是谁这么大胆,没想到是鲍里斯将军的爱子。”

他想了一想,又挑衅地补充了一句:“看来前几天传闻你离家出走,并不是什么无聊的宫廷笑话嘛。”

黑发骑士狡黠的笑容让列维格之前好不容易才压抑下去的怒火再一次被点燃了,他生平最忌讳的两个雷区——所谓“小希里安”的蔑称以及他和家人关系不和的事实在短短的几分钟内同时被人提及,这就好比叫他脱光了衣服站在广场中央被当众掌掴了两次一样令他难堪。

而尴尬地站在一边的鲁雷姆见到形势又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只能叹着气,暗自祈祷事情不会变得更加复杂。

“收回你刚才所说的话,骑士。”列维格捏紧了拳头。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况且我只是在陈述事实。”黑发骑士也同样按上了剑柄。

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让周围的平民都不由自主地退避了三分。位于宣事台上的团长莱特尔一直注意着这里的情况,他刻意地咳嗽了一声,声音不大,但足以引起一直等待在台下的群众们的注意。

黑发骑士显然明白这声音的用意,他利落地收回手上的动作,在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列维格以后,迅速转身返回了宣事台。

一时间被突然甩下的列维格满腔怒火无处发作,气得铁青着脸,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热度(11)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