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硝逝(二)

里奥挤在拥挤的人群中,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凑这个热闹。他有他该做的事,而不是继续在这里耗着。

在靠近宣事台的地方出现了一阵骚动,但他距那里实在太远了,哪怕是凭借他自豪不已的身高优势也只能看见有两个看不清长相的人在争执不休。

喧闹磨损着他的好奇心,他现在只想赶快见识一下圣瓦尼特骑士团的风采,然后继续赶他自己的路。

“你好,请问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他的旁边,他穿着圣瓦尼特的庆典服装,身上还飘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儿,梳好的灰色头发估计是在人群中被挤得变形了,但仍能看出他为这副打扮下了不少功夫。

里奥忍不住对他多看了两眼,然后才想起要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男孩儿耸耸肩,踮着脚努力地朝前张望。

“你需要帮忙吗?”里奥好心地拍了拍男孩儿的手臂,“我是说,你可以骑在我的肩膀上,这样你就能看得清楚一些。”

男孩儿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这个魁梧的男人可能误会了什么。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是个货真价实的成年人。”

里奥难以置信地张大了嘴巴:“什么?老天,你没在和我开玩笑吧?”

“当然没有,先生。别看我这样,我已经19岁了,而且我正要去参加我妹妹的婚礼。”

里奥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毕竟人不可貌相。

“祝贺你哥们儿,你的妹妹一定会是个幸福的新娘。”

“谢谢,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男孩儿开心地笑了一下,从他带着稚气的笑容里很容易感受到他对妹妹的疼爱。

 “可是既然你要去参加婚礼,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逗留?圣礼呢?已经快到中午了。”

里奥的话让男孩儿看上去显得有一些局促,他的解释听起来更像是苍白的自我安慰:“是的,没错……还有圣礼,我没忘。只是刚才我看见了一个熟人,他对我来说很重要。也许是我看错了,但他很可能就在前面……”

里奥顺着男孩儿的视线看去,那似乎正是骚动发生的中心。

“让我来帮你看看……嗯,是红头发的那个?”

男孩儿摇了摇头。

“黑发的骑士?”

男孩儿依旧摇头。

里奥有些苦恼了:“说说看,他有什么特征?”

“他……看上去有点冷酷,”男孩儿浅绿色的眼睛看上去就像是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戴着眼镜,不苟言笑,但实际上却是个非常温柔的人。”

在人头攒动的浪潮之中,里奥纵是个头再高、眼神再好,也没法很快找到男孩儿口中的那个人,更何况他那些抽象的形容几乎等于什么也没说。

“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如果没有什么明显特征的话,想要找人可不容易啊。”里奥在粗略地看了一圈之后,为难地摊了摊手。

男孩儿不甘心地抿着嘴唇,在短暂地思考了片刻之后,他勉为其难地接受了里奥最初的提议。

 

随着宣事台上莱特尔团长的一声咳嗽,广场上的民众逐渐安静了下来。男孩儿骑在里奥的肩膀上四处张望着,可惜由于人群的重新聚拢,刚才的骚动中心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各位圣瓦尼特的居民,在此,我将宣布两件值得你们重视的事。但我相信,你们会对第二件事更感兴趣。”

男孩儿失望地从里奥的肩膀上跳下来,宣事台上高昂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也没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

“你还好吗?”

里奥关心地看着垂头丧气的男孩儿,男孩儿对他报以感激的一笑,并轻轻摇了摇头。

同时,宣事台上的莱特尔团长也继续着他的发言。

“第一件事——”

广场上的气氛逐渐有些紧张了。

“在春季庆典结束之后,我国将正式对曼德诺提斯宣战。三日后,会由传讯官发布详细的公文。”

莱特尔环视四周,没有任何动静。

正如他所预料的一样。

“第二件事,也是我今天亲自来这里的主要目的。”金发的骑士扬起了嘴角。

在他说完之后,整个圣马广场爆发出了惊人的呼声。

 

一夜之间,圣瓦尼特将对临国曼德诺提斯宣战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国家,这对于二十年前才经历过“摩达大肃清”的圣瓦尼特人来说并算不得什么天大的事。更何况作为整个大陆上最强盛的帝国,圣瓦尼特这个国家的人民与生便俱来一种独特的优越感。他们大多认为曼德诺提斯的军队甚至连圣瓦尼特的边境线都碰不到,就会臣服地献上土地和粮食,而他们的日子也会因此而好过一点。

所以比起宣战,他们更多的是在讨论莱特尔所说的第二件事。

在圣瓦尼特百姓的眼里,这才算得上是一条重大的新闻:向来只在贵族中选拔精英的皇家骑士团将面向全国选拔骑士,而通过选拔的人不仅可以成为骑士团的一员,还能得到爵位、土地和大量的金钱。对于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来说,这可比拼命劳作换取那一点点维持生计的收入有吸引力得多了。

一时间,全国上下所有年满十六周岁的男性都跃跃欲试地想要去碰碰运气。很快,这件事的轰动性就远远超过了对曼德诺提斯宣战的事。

而作为才刚刚结识为朋友的列维格和鲁雷姆两人,这也是让他们更加深入了解对方的一个契机。

“这件事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鲁雷姆,我认为这很可能是个陷阱。”

列维格一边优雅地吃着新鲜的鳄梨,一边对鲁雷姆侃侃而谈。

自从在圣马广场结交以后,离家出走中的列维格就住到了鲁雷姆的家中。在鲁雷姆和他的妻子蕾拉的热情款待下,他这几日的生活过得还算不错。

至少比他刚刚离开家门时要好得多了。

“我和你有同样的看法,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在学校里也这么说。”

“没错,当然没有免费的午餐,”列维格认真地看着鲁雷姆,“可我还是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

“列维格?”鲁雷姆惊讶地放下了手中的白瓷杯。

“我想去看看这群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还有那个无礼的骑士,我无论如何也没法轻易地饶过他。”

“恕我失礼,列维格,也许我将要说的话会惹怒你,但是看在我们友谊的份儿上,别对你的朋友有所隐瞒。”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列维格不耐烦地抓了抓他显眼的红发,“是的,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和父亲怄气的意思。他以为他只带着我那个愚蠢的哥哥去战场就能让我受挫,可显然他错了!相信我,我不会只因为和父亲意气用事就跑去参加那个所谓的骑士选拔。皇宫中早就开始暗潮涌动了,我怀疑会发生什么大事。何况战争在即,我不能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而什么都不做。”

鲁雷姆沉默着,就连他一向带着的笑容也挂不住了。半晌,他才沉着声音对列维格说:“也许你是对的……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不得不跳的陷阱。”

列维格像个真正的贵族那样高傲地笑了,他“噌”的一声将吃鳄梨的叉子放在了果盘里。

“和你交朋友真是一件愉快的事,你和皇宫里的那群傻子不一样,你是个聪明人,鲁雷姆·奥尔德医生。依我看……你兜里的匕首恐怕也早已经躁动不安了吧?”

一阵美妙而轻快的歌声从厨房里传了出来,蕾拉今天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鲁雷姆看着自己青筋突起的双手,他握紧拳、又放开……最终缓缓地垂了下去。


热度(8)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