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病友系列(一)Lisa的长发

阅前须知:

这个系列纯粹是幻想小剧场,可能有轻微关于消极情绪的描述。

夸张之处还请千万不要模仿。

希望不会引起您心理上的不适哦。❤

※※※

待业在家的第三个月,Lisa吃完了十元一份的外卖套餐。对于已经连吃了一周开水泡饭的她来说这顿鸡肉大餐实在有些油腻。她瘫在沙发上,摸了摸自己高高凸起的颧骨和深陷的眼窝,不禁对自己把外卖订单带回家的多余行为感到后悔。

现在她真的身无分文了,除了还拥有这套30平方米的狭窄房屋外,她感觉自己和那些在桥洞下躺得东倒西歪的流浪汉没有什么本质区别。

发了一阵呆后,她乏力地打开手机,把累积在一起的欠费提醒一一清空。不管怎样,这多少减轻了她此时的痛苦。

有没有什么事可做呢?她把长及腰部蓬作一团的头发别在耳后,像弹簧一样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几根弯曲着的发丝留在她刚才躺过的位置,就像几条濒临死亡的蚯蚓。

Lisa愤怒地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毕竟头发吸附在手上甩也甩不掉的感觉总是令她感到难受。

而在这时,她却因此而灵光一闪,立马生出了一个非常具有可行性的念头。

头发、纸屑、撕掉的死皮……她认真地打扫了一遍房屋,没有放过任何的细节。在做完这些事以后,她感觉自己好多了,仿佛那些油腻的午饭也在顷刻之间都消化成了气体。

她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看着镜子里焕然一新的自己,咧开嘴大笑了起来。虽然还什么都没发生,但她已经开始幻想着自己领到工资,和那群狐朋狗友们聚在一起的美好画面。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啊。

她后知后觉地收回了笑容。

从她黑长的湿发上,一滴水珠“啪”地落在了白色洗漱池的裂纹之中。

 

下午五点,Lisa把断了跟的高跟鞋用力地摔在门口,趴在沙发上呜咽了起来。她最终还是没能得到工作,就像一只认输的“负犬”那样对自己失望透顶。

她宣泄了一阵,直到彻底对自己的呜咽失去了倾听的耐心后,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嗑起了几天前吃剩的瓜子。有点返潮,但她还是强迫自己吃了下去。

在无聊的嗑瓜子期间,她注意到之前才打扫过的地面居然又落上了许多又长又细的头发。

这下她是真的恼羞成怒了。她拿起抹布一寸寸地擦起地面,试图将那些头发一网打尽。然而她越捡越多,被扔进垃圾桶里的头发就像是一堆张牙舞爪的毛团,远远超过她之前打扫时的数量。

一股莫名的恐惧袭击了她。

她反复地搓洗抹布,不顾发白的手指传出的刺痛。不知何时掉落的头发黏在地面上、躲藏在抹布里,像这样和头发的对抗最终让她筋疲力尽,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然而这似乎才是真正糟糕的地方。她渐渐感觉自己的头变得越来越重,那些长长的头发像是铁了心要扎根于地面之中,狠狠地扯拽着她的头皮。

于是她惊慌失措地跑到镜子面前,想要确认这些都不过是她太过疲劳而产生的幻觉。

可是当她低下头看到洗漱池上黑色的裂缝时,她心里最后一道麻醉着内心的防线也终于被突破了,流出恶臭不堪的脓水。

她拿起漱口杯疯狂地砸向裂缝,可这还不够,她又找来了剪刀,迅速粗暴地把那些又黑又长的头发剪落了一地。

看着铺散在地面上的头发,她惊声尖叫了起来。

那些原本没有生命的头发,此时竟向一条条细小的虫子一样向她游来。

她惶恐地飞奔出了浴室,一头撞在拐角的墙壁上,从此再也没有醒来。

 

直到她的尸体被抬上担架时,她依旧是个长发飘飘的美丽女孩儿。


热度(25)

  1. Siu_基里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2. 溫水阿良溫水阿良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