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飙速宅男##御石#是时候说再见了

旧文。

毕业梗,不会甜掉药的老糖。

※※※

是时候说再见了,在距终点还有不到2km的地方,石垣一口气超过了御堂筋。这是他们在京都伏见的最后一次比赛。

 “相当认真嘛,石垣同学。”

被超车的人很快就提速跟了上来,以轮胎相贴的距离紧跟在石垣身后。

 “这是只有我们两人的比赛,我不会像以前那样在最后关头给你让路的。”

石垣挥去挂在脸颊上的汗水,像是铁块一般僵硬的双腿即将濒临极限,然而他却望着前方的终点,按捺不住心底的笑意。

不断掠过耳畔的风声,洋溢在山道上的花香,紧绷的肌肉,踩动踏板时的响声——在御堂筋身旁,他即将抵达高中阶段的最后一个终点。

这就是仅属于他的毕业式。

 “我会在最后50m超过你,”御堂筋的身体大幅度的前倾,凭那诡异而惊人的姿势追平了石垣,“你该不会以为我会因为你毕业就放水吧?”

 “请务必不要那样做。在第一次那样夸张地输给你以后,我一直都想要再和你好好的较量一场。”

 “哈——这算什么,弱者的宣言吗,恶——心——”

说话间两人的车时不时碰撞在在一起,一旦有任何一方稍稍领先就会被立刻追上。终点就在眼前,御堂筋却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掐上了石垣的下颚:“放弃吧,承认你永远无法超过我的事实。”

御堂筋的手并没有用力,石垣轻轻一扭头就甩开了他。

 “知道吗,御堂筋,为了能成为和你的实力相配的王牌助攻,我可是每一天都在努力啊。”

说着,石垣的身体离开了坐垫,弯曲着双臂开始做最后的冲刺。

 “在你身后,看着你胜利到达终点。当那一刻来临时,我的确感到很快乐。”

御堂筋的身体更加向前倾了,两人的车又猛地碰撞了一下。

 “可是,这一次,请你看着我的背影吧!……是时候说再见了,御堂筋!”

剩下最后的50m,石垣听到自己的心跳快得如同擂鼓一般。

明明全身的血液都在上涌,明明脑内充斥着对胜利的渴望,可在竭力朝终点骑去的同时他也明白:终点,意味着离开,意味着他再也不能作为助攻在御堂筋的前面领跑。

像他们这样本就只是被“队友”一词接连起来的羁绊,也许会随着毕业而彻底消失。

 想到这一点,石垣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洒脱和沉着。

是的,对京都伏见,对御堂筋……

 

回过神来的时候,石垣发现自己躺在终点旁的草地上。天空中飘着几朵淡淡的云,自行车倒在一边,轮胎渐渐停止了转动。

最后的50m,御堂筋没有追上来。

……赢了。

他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超过了京伏最厉害的男人,他理应高兴的。

石垣将手臂挡在眼前,可喉头的颤动暴露了他想要隐藏的东西。

 “赢了也会哭,这种人最恶心了。”御堂筋挪开了挡住石垣视线的手臂,静静俯视着石垣有些尴尬的脸,就像是在观察什么新鲜的事物。在短暂的疑惑后,御堂筋用舌头舔去了石垣脸上的眼泪。

 “……咸,恶心。”

 “这、这当然了……而且我刚刚出了汗。”

石垣一时不太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在理清头绪之前,他已经下意识地用手擦了擦被御堂筋舔过的地方。

这个举动明显地引起了御堂筋的不满。

御堂筋拉过石垣的手按在地上,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有些类似于啃噬的深吻,除了令人心跳加速的气息以外,还带着那么点惩罚的意味。

石垣的嘴唇被咬的发痛,更糟糕的是那股疼痛还顺着嘴唇一直深入到了舌头,最后甚至是口腔内的所有角落都被舔咬了一番。

这样说不上是亲昵还是可怕的行为一直持续到御堂筋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石垣的脸上才终于打住。

 “你露出了很不情愿的样子啊……为什么不反抗我?”

御堂筋捏住了石垣的脸,他并非对所有人都有这个习惯,只是因为石垣的脸看上去比较好捏,而且这样可以令他服从,所以他才会时不时这样做。

 “我只是没有力气了而已。”

石垣的眼神游移了,御堂筋则跟着石垣眼神游移的方向扭动了脖子,再次和石垣保持着对视。

 “那你又为什么会脸红呢,石垣同学?”

 

石垣稍微把御堂筋推开了一些,他实在受不了那种似乎是想把他看穿的视线。

 “我才想问你呢,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啊?”稍微冷静了一点,石垣意识到他才是那个有质问权的人。

 “因为你似乎不打算再见面了。”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石垣的意料,他睁开眼,看到御堂筋不知道能不能算是认真的表情。

 “实在太恶心了,让我完全没有继续比赛的心情。”

 “没有比赛的心情……我说,你该不会是故意让我赢的吧?”

御堂筋拉扯着眼角,居高临下地看着石垣:“你以为呢,难道你真的觉得自己能够赢过我吗,杂——鱼——”

石垣突然觉得之前还在伤感的自己实在是傻透了。为了能圆满地给自己的高中生涯划下一个句号,他原本对这次和御堂筋的比赛充满了期待。可事实却是他在离终点只有50m的地方被御堂筋给放了水?

 “不行……你起来,我们再比一次!”

石垣的语气是认真的,但他刚一推开御堂筋,就被对方给捏住了下巴。

 “如果再比一次是我赢了,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诶?只、只要你想见的话,也没什么不行的……”

 “那就不用比了,是我赢。”

御堂筋不屑地伸出舌头舔了舔石垣的嘴唇,看着石垣脸红对他来说是件又恶心又上瘾的事。

 “即便这样你也坚持要比的话,那就再露出更恶心的表情来让我看看吧,石——垣——同——学——哟?”

 

    


热度(9)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