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Free##凛似#告白

旧文。

毕业后重逢的双箭头老梗。

※※※

幸运值——事实上我一直觉得这东西很蠢。

 “似鸟君是个很优秀的人,我想会有更适合你发展的公司。”

七月底,我重新换上宽松的T桖和短裤,窝在公寓的沙发上吹了一个星期的空调。

 “碰上裁员,还真是不走运啊。”

和家里通了电话之后,很快就收到了一条银行卡的转账提示。虽然知道这是父母的好意,但这还是令我十分沮丧。

九月十三号,我被困在年久失修的公寓电梯里,听着旁边抱着孙女的大婶在我旁边嚎啕大哭了将近三个小时,失去了好不容易得到的面试机会。

在那之后,找工作的事情就一直没有新的进展。

不过,“当初来到这个城市是错误的吗”像这样的想法,一次都没有过。

为了维持收入,在找到下一份正经工作之前,我开始在楼下的便利店打工。

 

 “二十七?简直是欺诈嘛!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是附近的大学生呢。”

和我一起在便利店打工的山口是个健谈的人,经常追着我问一些关于工作的经验。

 “我只是个失败的前上班族哦,这样的经验没有必要听吧。”

哪怕我这么说,他也还是会继续追问下去。

老实说我不是很擅长应付这类人。

 “似鸟前辈真冷淡啊,你觉得像我这样跟在你后面的小鬼很烦吧?”

我把擦过货架的抹布丢到他手里:“啊,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好好听人讲话啦,我很受伤诶!”

山口的表情夸张的像是电视里的搞怪人物,我被他逗笑了:“还好啦,毕竟我也有跟在前辈身后转个不停的时候。”

 “诶——?骗人的吧!似鸟前辈你吗?真是难以想象,那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喽!”

 “嗯,是啊。超帅气的,有山口你梦寐以求的八块腹肌呢。”

我一边整理收银台前的货架,一边模仿着山口的地方口音。

 “虽说我的确是很羡慕没错……不过似鸟前辈,你挡住客人了。”

 “啊啊,抱歉——”

当我回过头的时候,那一瞬间,我开始怀疑我的幸运值是不是降到了人生中的最低谷。

 “好久不见了啊……”

 “是、是这样呢……”

 “啊!个子好高!难道这就是似鸟前辈所说的那个超帅气的八块腹肌吗?”

 “……山口,这个周末我可能没法帮你代班了,自己去和女友解释吧。”

 “哈?!”

 

高中毕业后,我曾和面前这个男人短暂的交往了两个月。

 “我并不是说爱你有哪里不好,只是我在国外的训练会比现在还有紧凑,连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清楚,像这个样子,我没有办法再继续和你交往……抱歉。”

就这样,我也总算是拥有了一段“不可能成功的初恋”。

电视剧里的剧情,我多少能够理解一点了。

 “自从那次同学会以后我们就没有见过面了吧?”

 “啊,是这样啊。”

我不停地搅动着杯中的吸管,希望这看上去没有显得很失礼。

 “你很紧张呢。”

 “并、并没有那样的事。”

没错,像这样在下班后顺便和别人一起吃个饭,早就习以为常了。

 “对了……你不是一直呆在A市吗?”

 “嗯,是随之前公司调动过来的。”

 “主动申请的?”

 “诶?”

 “御子柴说你有向他打听我的消息。”

这个出卖队友的男人……

 “工作不顺利的话,要不要来我这边帮忙?我在附近的X中当教练。”

 “嗯……我有听御子柴前辈提过。不过我已经不游泳很多年了,恐怕帮不上什么忙。”

 “是吗,改变主意了的话,随时可以联络我。”

 “……好的,谢谢前辈。”

 “你好像变了很多啊,明明以前会更加坦率一些。”

 “毕竟都过去十年了……凛前辈倒是一点也没有变呢。”

 “不,我也变了,”他撑着下巴笑了一下,“已经没有八块腹肌啦。”

 

那天以后,凛前辈再也没有在便利店里出现过。

如果不是还有山口这么一个人证,我八成会以为那只是我做过的关于他的,极其普通的一个梦而已。

 “似鸟前辈,你最近常常走神诶。”

 “啊……可能是快冬眠了吧。”

 “冬眠什么的,你是熊吗?”

 “山口……你是听到冬眠就只会联想到熊的小学生吗。”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了交接班的时间,山口急着去陪女友,急冲冲地就离开了。

大学生的恋爱,还真是风风火火啊。这么想着,我披上外套推开了店门。

 

在和凛前辈分手后,我只和一个女生交往过。

但最后还是被她以感觉像“母子恋”为由给甩了。

 “总觉得似鸟君对我迷迷糊糊的,既不主动,又不拒绝。我说你啊,该不会只是喜欢吃我给你做的便当吧?”

 “抱歉……不过便当确实是很好吃。”

现在想起来,还会觉得那样的分手场面十分可笑。

我并不是故意的,只是很难将曾经全部投入到一个人身上的热情轻易转移给另一个人而已。

 

刚参加工作时,明明已经打算要将这段没头没尾的初恋彻底放下了,结果还是忍不住向御子柴前辈打听了他的下落。甚至头脑一热就朝公司申请了调派。

并不是打算去找他,也没有想过要再次交往,只是单纯的认为如果能够呆在同一个城市,说不定哪天就会自然而然地再次相遇。

可是,相遇了……又能怎样呢?

本以为时间很充足,足够我慢慢思考,可事实上光是忙着工作和应酬我就已经自顾不暇了。

找御子柴前辈要来的地址,我连一次也没有去过。

更别提什么相逢在茫茫人海之中。

曾经天真地以为这样的事真的会发生的我,也实在是有够笨的。

 

走在漆黑的夜里,我拉高了外套的领子,风把我的留海吹的乱七八糟。我想象着自己有可能会就这样变成一个满脸胡子在便利店里搬运货柜的大叔,不禁感到有些害怕。

找工作什么的,还是得再加把劲呐。

 “喂,等一下——”

身后隐隐传来了男人的声音,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钱包和手机都在,是我又弄掉了其他什么东西吗?

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好几回了。

 “为什么你的第一反应会是摸口袋啊?”

 “凛前辈?”

 不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

 “呼,还好没有认错人……抱歉,之前陪学生去外地参加比赛,一直没有来得及联络你……早知道上次我就应该存下你的手机号。”

意思是……凛前辈想要联络我,还是说,这只是普通的客套话呢?我一时不能明白过来,姑且就先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旧名片:“这里有我的联系方式,请多多关照。”

 “……你这个笨蛋。”

 “诶,是有哪里不对吗?”

 “我刚下飞机放了行李就赶去便利店找你,不是为了和你客套两句然后交换名片的。”

 “凛前辈?”

 “爱,”我被凛前辈紧紧抱住了,“我真的是被你给打败了。”

 

晚上十点四十八分,我坐在凛前辈家里的沙发上,和他一起看着一部我连名字都没有记住的电影。

两人之间仅隔着一只手的距离。事实上,两个接近三十岁的大男人这样坐在一起,实在是非常奇怪。

或者说,我跟着凛前辈到他家里来本身就已经是件离奇的事情了。

 “你在想什么?”

 “我……我是在想,这里果然是凛前辈的家啊,好整洁。”

 “太夸张了吧,你还是那么不会打扫房间吗?

 “可能是吧……经常找不到需要用的东西也挺苦恼的。”

 “哈哈,那岂不是和以前一模一样。”

凛前辈自然地将手搭上了我的肩,这让我想到了之前的那个拥抱,不禁紧张了起来。

 “是、是呢……不过那时候有凛前辈帮我收拾,所以完全不用担心。”

 “喂喂,说这种话,是还想让我帮你收拾房间吗,你这家伙。”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但刚才有一个瞬间,我还以为凛前辈会亲上来。

就这样在忐忑与紧张之中,我终于熬到了电影播放结束。

 “差不多可以去洗澡了吧?”

凛前辈伸了个懒腰。

 “是、是要一起吗?”

我猜我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一定蠢极了。

 

结果直到关了灯躺在床上,我脑中设想的各种情形都没有出现。

我背朝着凛前辈,根本没有看着他的勇气。

 “上一次像这样一起睡觉,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啊,总觉得有些怀念。”

 “嗯……是高中的时候吧?”

凛前辈小声地叹了一口气:“你居然真的不记得了……大三的时候,那次鲛柄的聚会,你还有印象吗?”

 “是前辈从澳大利亚回来的那次?”

 “那天晚上你醉得很厉害,是我背你去的酒店。”

 “……我好像有听御子柴前辈说过”

似乎是不太高兴的啧了一声,凛前辈忽然翻身压住了我。

 “我说,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你是真的真的不记得了?……我究竟是该感到开心还是挫败啊。那约好的事呢,约好要等我回国,你也忘了?所以你才会换掉手机号码,也不和任何人联络?你知道我回国以后找你找的都要疯了吗?”

我伸出手去探凛前辈的脸,却被他给紧紧地握住了。

 “……这些事,凛前辈你说的这些事都是真的?”

 “啊,当我听御子柴说你找他打探过我的消息时,我还以为就可以联络到你了,没想到那个笨蛋居然说你用的是公共电话,而他居然还可以蠢到没有问你的其他联系方式。天知道我当时有多想把他的脑子拆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要不是那天在便利店碰到你,真不知道我还得等多久。难道你一直以为,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吗?”

 “凛前辈,喜欢我?”

 “……所以说你真的是笨蛋吗。爱,我们都不年轻了,如果说不这样你就不会明白的话,那我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了。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这下明白了吗?”

我仰起头,吻上了凛前辈的脸颊。

 “嗯,我也一直、一直都只喜欢着凛前辈。”

我衷心希望山口永远不会知道我也有这样的一面。

这样的似鸟爱一郎,只给一个看人到,就已经幸福得快要死掉了。

     

热度(21)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