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重置

不足千字的小梗,随意练练笔。

机器人X人类

※※※

“惊天消息:机器人将拥有独立的意志情感?!”

几个世纪前的旧新闻在屏幕上一闪而过,我划动着虚拟鼠标,很快就将它遗忘地一干二净。

如今,只有最廉价低端的机器人才不具备独立的情感处理模式。即使是那些用于简单机械操作的机器人,也都配置有低耗能的情感处理器。

外貌、性格、习惯……只要有钱和身份认证就可以得到理想的机器人,这从很大程度上满足了我小小的私欲。

“荒木君,可以麻烦你帮我倒杯茶吗?”

在家也一本正经穿着衬衫的荒木君很快就照我说的话去做了。

“你小心烫。”

他标准的东京腔、帅气的长相甚至连爱皱眉头的小习惯都和真正的“荒木”一模一样,是完全按照我的要求订制出的、只属于我的“荒木君”。

我接过他递来的茶,手指相碰时还特意朝他抛了个媚眼。和我预先设定好的一样,荒木君闷不吭声地往我的脸上狠捏了一把。我嘿嘿地笑了,却没有对上他投来的视线。

 

三年前,刚成为情侣不久的我和荒木从大学毕业,打算同居后就去订制一个乖巧可爱的家庭佣人型机器人。这虽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对于刚参加工作的我们来说却是个值得一起为之努力的目标。

“眼睛要像你,大些显得可爱。”荒木在吃饭时突然说起这件事。

“那鼻子就跟你一样,高高挺挺的才好。”我嚼着饭口齿不清地回应他。

“乖巧的机器人怎么能长出鹰钩鼻,”荒木皱着眉头放下筷子,“你小子是认真的吗?”

“当然认真,一万个认真。”我赶紧笑着喂他吃下了我唯一没做失败的玉子烧,试图以此堵住他的嘴。

 

在荒木去世后,我拿着我大半年的工资和储蓄订制了一个和荒木一模一样的机器人,也就是荒木君。

看着高大的荒木君,我时常会忘记他不过是连体温都设定成了衡定值的聚合物新材料。

毕竟,他在我眼里几乎就是完美无缺的。

他有着骨节分明的手指、宽厚的肩膀……一切都是我记忆里荒木的真实再现。也许,他甚至比原来的荒木还要更加符合我的理想。

这一次忍耐了多久,一个月还是更长?总之已经足够了。

我自暴自弃地向我的机器人伴侣伸出了手:“荒木君,我们来接吻吧?”

 

在订制机器人如此自由的年代里,唯有一个规则不可违逆:不论机器人本身有多么丰富的独立意志,一旦它们对人类产生了“爱情”,就会强制回到出厂状态。

就这样,道德伦理协会依靠记忆芯片的刷新对人类与机器人的关系划下了最后一道底线。

短短几年,荒木君已经重置了三十余次。

 

而这个数字还在增加中。

就从现在开始。

 


热度(20)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