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Free##凛似#追逐

旧文,留存作个纪念吧。

※※※

    机舱内反复播放着飞机即将着陆的通知,等待飞机终于停稳妥当,凛解开了安全带并大力向后伸展了双臂,关节处发出喀喀的响声。

 

    长途飞行真是要命。不论多少次他都很难习惯这种久坐不动的僵硬感。

 

    透过窗外,已经可以看到高高矮矮的建筑与纵横交错的街道,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清晰。

 

    凛扭了扭帽檐,踏出机舱后猛地吸了口久违的带有点咸湿感的空气。

 

    翻开手机,没有任何未接来电或信息提示,只有屏幕上似鸟那张笑得不能更灿烂的脸。

 

    ——前辈,欢迎回来!

 

    以前每次来接机,似鸟都会先说这句话,然后像只大猫似的扑上来。想到这里,凛忽然就觉得有些心塞。

 

    机场的大厅内人来人往,可是这里并没有似鸟的身影。

 

    走出机场,凛拦了辆出租车。

 

    在他坐上车报出自家地址之前,一个念头飞快地在他脑中闪过。

 

    于是下一秒他就决定:“麻烦到鲛柄学院,谢谢。”

 

    

    此时正值暑假,鲛柄学院的校门已经上了锁,只剩一位值班的保安耷拉着脑袋,撑在桌上昏昏欲睡。

 

    凛拉着行李箱,走到学校旁边的公车站台,在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自打从鲛柄毕业,他已经有三年多没有来过这里。不止鲛柄,准确来说,他根本就是极少呆在日本。除了每个假期定时回来留上几周,他可以说是早就全身心地投入了澳洲大学游泳队的训练当中。

 

    是因此而疏忽了吗?凛看着前几天似鸟发来的分手短信一遍遍责问自己。

 

    高中两年,大学三年,他从没想过已经交往了五年的恋人会主动跟他提出分手二字。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似鸟,是那个永远一提起松冈凛这三个字就能两眼发光的似鸟。

 

    凛仔细回想自己每天的日程安排:从早上6:30到晚上9:30,除了吃饭午休上厕所以外,他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训练和上课当中。当然,偶尔也还是会和同学出去玩玩。至于他们同彼此的联络,也早已达成共识般放在了晚上。

    

    每晚11点,似鸟都会准时传来短信,短信的内容无非是一些极其日常的小事——吃了什么做了什么、和哪些人聊过天、学校里又发生了什么事。久而久之,凛即便隔着一个大洋都能知道似鸟同学的名字、老师的长相,甚至还有学校食堂最新推出的菜品。

 

    而他自己呢,平时找不到什么有意思的话题,往往是似鸟说什么他就跟着说两句,遇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发几个简单的符号表个态。

 

   等他放假回国,两人就像是所有大学生情侣那样,一起吃顿饭,看场电影,晚上再到爱情宾馆做些神清气爽的事儿。非要说有哪次不一样,估计也就是大二暑假那年,在似鸟的软磨硬泡下两人一起去看了场某个他到现在都叫不出名字的明星的演唱会。

 

    似鸟在短信里说,这几年来,他从没有因为收到常常只有简单两句话的短信回复而感到失望,也从没有担心过他们会不会有未来之类的空虚问题。只是在长久的追逐当中,他发现——即便是耐力再好的人,也许也会有迎来极限的那一天。

 

    凛把肩上的背包取下来放到一旁,那里面装有他金灿灿的奖杯。因为之前似鸟说想要亲眼看看,他才把它给带了回来。

 

    望着背包,凛想了一会儿,随后快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

 

    “爱,我和奖杯都放在了鲛梗外面的那个站台上,你还想来看看吗?”

 

    按下发送键后,正好有公车到站停靠了过来。凛忽然想起,还在鲛梗的那些日子,似鸟就是这样站在站台外,无数次看他上车离开,然后笑着挥手道别。

 

    像似鸟那样的人,他这辈子可能再也遇不到了。

 

    ——呐我说爱一郎,如果说追逐真的有极限的话,那么现在,你再也不需要什么追逐。这一次,换我来努力看看,好吗?

 

 


热度(9)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