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硝逝(五)

话音落下,广场上的人们这才回过神来,在哄闹中逐渐形成了三五成群的临时小队。里奥却不慌不慌,推着诺伊走到了列维格和鲁雷姆的身旁,还笑着伸出了他那只磨了许多剑茧的大手。

“我叫里奥,他是诺伊,要不我们就近结个伴儿吧?”

列维格向来不怎么待见自来熟的人,但是里奥之前给他留下了还算不错的印象,所以他没顾鲁雷姆的意见,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

“这人很有意思。”在里奥不注意的时候,他向鲁雷姆耳语道。

 “还好吧……”鲁雷姆应付了一声,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此时黑发骑士已经走回了高台,他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这些应募者,完全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现在,让我来介绍一下规则。”黑发骑士愉快地伸出了右手的五根手指。

“在你们之中,有五把金汤勺——它们分别藏在五个人的身上。以半个小时为限,无论你们采用什么手段,只要最后能拥有一把金汤勺的队伍就算胜出。我说的这么清楚,相信即便是你们那蠢猪一样的脑子也都能够明白了吧?”

黑发骑士满意地看着下面鸦雀无声的众人,点点头说:“那么,就祝你们好运。”

在其他人都反应过来之前,列维格匆匆将周围的环境扫视了一遍。

“西北方的角落有空当,我们到那里去。”

话音落下,几乎可以说是同时,诺伊就第一个行动了起来。他瘦小的身躯穿梭在人群里灵活极了,不一会儿就跑开了老远,其余三人不禁面面相觑,也迅速跟了上去。

“接下来怎么办?那边已经打起来了。”里奥说道。

圣马广场本身并不大,加之在场的人又不少,视野狭窄之余还不便于行动。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一些人为了尽快找到金汤勺,索性见到人就乱揍一通。

“谁也别落单,看准时机再出手……尤其是你,可不要趁乱逃跑时被别人逮个正着。”

鲁雷姆说后半句话时冷冷地看向诺伊,那副冷酷的模样和他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形象大不相同。

“我……我不会那样做的。”诺伊低下头,脸上挂着难堪的笑容。

“好了,你们瞧那个人,”里奥一边向另一处角落里的男人指去,一边还不忘拍了拍诺伊低垂下去的小脑袋。

“我刚才见过那个穿黑袍的男人,他给人的感觉好像有点……奇怪。”

“你是说他身上可能有汤勺?”

“那倒不一定。”

列维格和里奥对视了一眼:“我们要不要过去试试?”

“这个提议不错,”鲁雷姆一脸无奈地打断了列维格,“只是恐怕你们得先处理掉这边的麻烦才行。”

原来他们在打探他人之际,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别人的目标。

四个个头不大却面露凶光的男人正朝他们耸动着鼻子,像几条打着猎物主意的鬣狗。

列维格瞄了一眼后满不在乎地摇了摇脑袋:“就这样的,医生你一个人就能解决了吧。”

“别把我说得像个屠夫,我可是个遵纪守法的老实市民。”

然而话未说完,鲁雷姆就已经握着匕首冲了出去。

他的身子压得极低,手上的匕首像是锋利的铁爪,阵阵闪着寒光。不等那四个人亮出拳头,他就已经轻巧地收回了武器。

被挑断了手筋的四人痛得大叫出声,颤抖着逃开了。

鲁雷姆用手抹掉刀刃上的血珠,不满道:“这些人真失礼,我下手哪有那么重。”

“嘿!看不出来你还真有两下子!”里奥一脸兴奋地朝他竖了个拇指。

“鲁雷姆医生……”

诺伊情不自禁地喊出了声,但是,其他人并没有听到这微弱的话语。

“行了,我们别在这些杂碎的身上浪费时间,还是快点去打探那个黑衣人比较好。”

“没问题,这就交给我吧!”

里奥抽出腰间的佩剑,抢先一步朝黑衣人的方向走去。

“啧,我可没说要交给你啊。”列维格急忙抬脚跟上了里奥。

一时间,只剩下鲁雷姆和诺伊两个人留在原地。

鲁雷姆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的,明明才说过谁都不要落单。

“医生,”诺伊鼓起勇气向鲁雷姆搭话,“等下我能和你单独聊会儿天吗?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

然而鲁雷姆的回应却是一把将他推到一旁。

“快闪开!”

惊讶中的诺伊站不稳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在他刚才站的位置上,竟然唰唰落下了几根细长的银针。

那银针飞来的方向,正是黑衣人和列维格他们所在的位置。

诺伊脸色铁青地朝他们看去,只见此时列维格正垂着着一条手臂,别扭地用另一只手迎剑;而里奥呢,则是狼狈地倒在地上,表情痛苦地挣扎着。

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鲁雷姆捡起地上的银针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一股淡淡的气味附着在银针上,这味道对于作为医生的鲁雷姆来说实在太熟悉不过了。

“他们被银针麻痹了。我过去,你留在这里。”

说完,鲁雷姆将一把小巧的匕首丢给了诺伊:“你最好别惹什么麻烦。”

“我会小心行事的。”诺伊如获至宝地接过匕首,又看着鲁雷姆犹犹豫豫道:“医生,你觉不觉得那个黑衣人右侧的腰间好像藏了什么东西……”

对上鲁雷姆严肃的视线,诺伊咽了咽口水。平日里他一向都对自己的洞察力很有信心,可是在面对鲁雷姆时,他就会不自觉地谨慎起来。

那黑衣人粗看之下对战列维格显得相当游刃有余,然而每当列维格展开近身攻击时,他就会下意识地将腰往右后方躲避。

鲁雷姆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他再次观察黑衣人的表情上看,似乎已经认同了诺伊的想法。

所以当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黑衣人面前时,他毫不犹豫地就向黑衣人的腰侧虚晃了一刀。不出所料,那黑衣人立马用他手上比匕首还略长一截的银针狠狠地挡了回去。

看样子还真让诺伊给猜中了……鲁雷姆退到一旁,将这个情况迅速告知给了列维格。躺在地上的里奥此刻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只是碍于身体的麻痹暂时没有作出行动。

很快,鲁雷姆就和列维格一前一后地短住了黑衣人,几个回合下来,他们几乎打成了平手。列维格并不是左撇子,右手被麻痹后他根本无法使出全力。而鲁雷姆光是应付黑衣人的银针就已经很勉强了,更不用提还要去抢夺汤勺。还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显然处于劣势。

难道就没有什么突破点吗?看着眼前实力莫测的强敌,鲁雷姆在心里估算着时间。里奥和列维格所中的麻药效力倒是快要消退了,而半个小时的时限也即将到来,再这样僵持下去,恐怕他们还没有全力以赴就会被宣告失败。

就在他苦寻对策之际,一声突兀的喊声突然传了过来。

“鲁雷姆医生!我已经抢到他身上的汤勺了!”

只见诺伊站在原地踮着脚张扬地向他挥舞着双手,此时不仅是黑衣人,就连其他想要抢夺汤勺的队伍也都齐刷刷地看向了他。

在那一刹,四年前的情景再一次在鲁雷姆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在飘着大雪的刑台下,不知是谁先叫嚷了一声:“快看那孩子!他已经死了!”

那时候,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处刑台上的人,都将注意力移到了那个其实并无大碍的孩子身上。接着,一拨又一拨蒙着面的穷人们哄了上来,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木柴就被一抢而空……

鲁雷姆心情复杂地皱了皱眉头,看来他也学会了这一招啊。

与此同时,他的匕首唰地一下划开了黑衣人右侧腰间的布袋,一把闪闪发亮的金汤勺就这样轻易地落入了他手中。

“鲁雷姆小心!”

一直躺在地上等待麻痹消退的里奥在黑衣人迅速反应过来之后,挥起长剑就向即将插入鲁雷姆左肩的银针劈了过去。

“嚓”的一声,黑衣人手中的银针飞出了老远。

这样就差不多都结束了……一直在高台上观战的黑发骑士开始统计着通过测试的人数。

靠蛮力乱撞最后寻到金汤勺的有5人;团队协作成功的有6人;一开始就把汤勺拥有者拉为队友的有3人;再加上这4个乱来一气的,一共18人。

黑发骑士满意地吹了声口哨,并将银制怀表塞到骑士团捷鹰小队的队长手中,自己则轻巧地提跨上马。

“通知这些人明天上午9点去皇宫西大门,到时团长会亲自过来。”

“是!费尔大人。”

作为即将带领队伍深入战场的领头人萨特队长看着台下这些拥有着无限潜力的年轻人,不禁对明日充满了期待。


热度(1)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