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古剑奇谭##苏兰#苏酥甜心糕

旧文,蜜糖向~

※※※

    丹桂花糕:丹桂花采花,洒以甘草水,和米舂粉作糕。清香满颊。——《海槎余录》

 

    时逢五月,正是寻常人家忙田的时候。

 

    在桃花谷中,虽无荷着箪食的妇姑,亦无锄于隆田的丁壮,但这丝毫不影响方兰生此时干活的兴致。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都要做上许多的丹桂花糕。从采花到制糕,皆由它一人包办。最初他只是做与他和百里屠苏二人作为饭后小点。后来渐渐做熟练了,便也会给襄铃、红玉她们多备一些尝尝。

 

    到如今,这已如同一个节日般固定了下来。

 

    正在厨房外照顾灵兽的百里屠苏远远就闻到了从小窗中逸出的清甜香气。较之以往,今日的香气浓郁了不少,还并非光是桂花的香味儿。

 

    莫非是兰生添多了蜜糖不成,这么想着,百里屠苏走进了厨房。

 

    “木头脸?我、我不是让你别急着进来吗,我这儿还没做好呢。”

 

    “没做好?那这些是何物。”

 

    百里屠苏说完就拿起一块丹桂花糕送入了口中。

 

    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评价,方兰生紧张地眨了眨眼。

 

    “怎么样?”

 

    “好像有些甜了……”

 

    “……你等等,我再重新做。”

 

    方兰生转回身子,正要伸手去拿蜜糖罐,却被百里屠苏从背后抱了上来。百里屠苏弯着腰,把头放在方兰生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边轻声道:

 

    “无妨,这个很好吃。”

 

    只见百里屠苏脸上微微泛着红晕,竟像是醉了酒一般。

 

    “好吃?……我之前想改善一下口味,加了些其他的调料,没想到变得如此甜腻,你还是别吃了,我这就重新做……木、木头脸?”

 

    百里屠苏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解开了方兰生的衣带,还不忘顺着方兰生的颈线一路舔吻而下。

 

    “大白天的……木头脸你干什么……啊……”

 

    方兰生虽然极力想逃开,但他被百里屠苏抱得死死的,根本找不到挣脱的缝隙。

 

    “别闹了……快放开我!”趁着百里屠苏扯开他衣襟的一瞬,方兰生猛地向后踢了一脚,却被百里屠苏回身闪过,反而因此失了平衡。

 

    小心!不等百里屠苏喊出声来,他就被方兰生拉着一起朝地上倒了去。

 

    下一刻,厨房里响起了方兰生的惨叫声。

 

    “疼疼疼……疼死我了!人家都是临死前拉个垫背的,我倒好,反到拉了块木头压我身上……还愣着干什么,说的就是你,快起来快起来……”

 

    百里屠苏撑起身子的同时,放在桌沿上的蜜糖罐被之前的动静一震,直直朝方兰生的胸口砸了下来。

 

    好在百里屠苏反应快,一把接住了罐子。

 

    然而——

 

    “哇啊啊啊!木头脸你是故意的吧你,你看,蜜糖全洒我身上了!”

   

    “……”

 

    沉默了一会儿,百里屠苏俯下身子,一点点的舔舐着滴落在方兰生脖颈与胸前的蜜糖。

 

    “呜——”

 

    “兰生”,百里屠苏舔了舔沾了蜜的嘴唇“你……很甜。”

 

    “什么……什么甜不甜的……淫贼木头脸,再也不许你吃那丹桂花糕了!”

 

    嘴上这么说着,方兰生仍是沉浸在了百里屠苏难得一见的温柔当中。

 

    窗外的灵兽们闻着厨房内飘来的香气垂涎欲滴,而厨房的大门,却直到傍晚,都没有再打开过。

 

    


热度(33)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