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Honky Tonk of Wermland
Honky Tonk of Wermland
Detektivbyrån
Wermland

好梦屋


埃诗里在佛格特镇小有名气。

他独居在一栋青色的老砖楼里,屋内悬满了各色的气球,就连房梁上也满满当当。

每一个气球代表他又做了一个好梦,因此,人们叫他“好梦先生”。

 

当人们路过他家门口时都会习惯性地向他致以问候:“好梦先生,今天你做好梦了吗?”

如果窗户打开着,他们就会笑嘻嘻地猜测今天他究竟做了什么好梦。

就像是在玩一个有趣的竞猜游戏。

相反,如果窗户关上了,大家就只是沉默地继续赶路,凡是这里的居民,人人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埃诗里每天睡觉的时候都会在睡帽的白色绒球上绑一个气球,他认为气球可以留住梦境。

一觉醒来,如果最后记住的是个噩梦,他就会立马用针戳破气球,让“噩梦”飘走。

如果是个好梦,那么他的“好梦屋”就又会增添一个好梦气球了。

 

这一天,埃诗里在梦中见到了一个留着长发的高挑姑娘。她穿着白色的长裙在花园里散步,昆虫们追逐着她的影子,花瓣和绿叶深情款款地为她铺路。当一只黄色蝴蝶落在她的红唇上时,埃诗里面颊发烫地醒了过来。

 

他犹犹豫豫,深沉地吐了一口气,将气球系在了床头。

 

第二天,他又梦到了这个白裙姑娘。于是他鼓起勇气向她搭话,她开心地笑了,笑容比天上所有繁星眨眼的瞬间还要美妙。他们手牵着手漫步在铺满星光的小河边,谈论了一些关于植物的事情。

 

接下来的第三天、第四天,埃诗里和这个美丽的姑娘去过了热带鱼的家、云朵做的城堡,还在巨大的甜食屋做了客。埃诗里希望,他的梦可以维持更长的时间。

 

第五天的夜晚降临,埃诗里没有做梦。

醒来后,他牵着飘来飘去的气球,用一整天的时间去想梦中的白裙姑娘。

 

第六天更糟,因为我们的好梦先生埃诗里第一次失眠了。他无比想念白裙姑娘纤细的手指和艳红的唇,以至于无暇睡眠。

 

终于,在下一个夜晚,埃诗里再次梦到了他的白裙姑娘,她依旧美丽动人,像温润的流水,他沐浴其中,却流下了透明的眼泪。即使是在那晶莹的泪珠里,都映着白裙姑娘轻巧的笑。

 

那天清晨,好梦先生用针扎破了七个系在床头的气球。

他听着大雨淋漓的声音,关上玻璃窗后长舒了一口气:还有比“爱情”更可怕的噩梦吗?


热度(7)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