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咎狗之血##Shiki x Akira#混合物

                                混合物

※※※

眼前的阶梯似乎是镶嵌在黑暗中的唯一生路。

它们蜿蜒交错,仿佛根本没有尽头。

为何要迈步呢?明明就连存在的理由都已经忘记了。在这个舍弃了时间流逝的幽暗空间里,没有令人作呕的呼吸声,也没有无谓的知觉,除了黑暗中无尽的阶梯,什么都没有。

“嗯……啊嗯……”

咕啾作响的水声打破了原本绝对的宁静,毫无征兆的,在他空无一物的大脑里出现了两个男人彼此交缠的身影。

“Shiki……来弄坏我……啊”

被近乎扭曲的姿势压住而大开着双腿的男人挂着一副嗜欲如命的笑容,却无法从中感受到任何实质的快感。

“……就算被那些杂碎抱过,你也仍然是我的东西……A……ra……”

无论重复多少遍也听不清的名字,是什么呢?

束缚、桎梏……不,是比那更沉重的东西。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一直任那些不知是记忆还是幻象的东西自由来去。可是已经足够了。被磨破而露出红痕的手腕也好,比起爱抚更像是啃噬的亲吻也好,他都不想再看到了。

像这样的事会有什么意义?

——有的哦,Shiki。

脑中的幻影深情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快想起来吧,那个名字……

黑暗再度侵袭了整个世界,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因为偶然的失误而造成的错觉。

……名字吗?

Shiki的眸子闪动的瞬间,那血液经流心脏的律动,就像是冰川之下暗流的涌动。

※※※

——好渴。

Akira仰躺在床上,持续了两天的发热让他喉咙灼烧般干涩。

尽管想要喝水的欲望极其强烈,可是房间里最后的饮用水也早已用尽了。

没有食物,没有水源,很快就会失去生命,人类就是这么脆弱的东西……一旦他倒下了Shiki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对着空落落的天花板上干瘪的飞虫尸体,Akira艰难地呼了口气。

……在这种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这个男人啊。

与痛苦不堪的身体相比,内心反而相当平静。

眼前一闪而过很多人的脸,Keisuke、Nano、猛……明明都是一些再也无法见面的人,偶然想起时却觉得十分亲切。

为了遏制自己越发飘忽起来的思绪,Akira把床头上空空如也的水瓶颠来倒去地看了又看,最终还是失望地丢在一旁。

对水的……渴望吗?

疲惫不已的身体好像早就记住了和以往同样的体验。

怀揣着屈辱背后仅剩的那点期望,却连拿起水瓶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做不到,除了等待Shiki回来以外别无办法。

那段狼狈不堪的痛苦回忆,他连一丝一毫都没能忘记。

“很渴吧?但如果你坦率地向我请求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看看。”

那时Shiki的唇边充满了愉悦,鲜红的视线仍会蚕食似的注视着他。

Akira缓缓望向窗边。

在夕阳无法投射到的阴影面,Shiki一动不动的背影看上去没有任何温度。

“谁要那么做啊,混蛋……”

※※※

由远及近的脚步声在向他靠近,在无边的阶梯上,越来越近。

到底是谁,又为了什么而打破这份本应继续的沉寂?

一双军靴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再往上看,是一张他已经熟悉的脸。

和之前散发出淫靡气息的时候不同,那人只是沉默不语地凝视着他。

“之前说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取代回应的是面向他而来的刀身。

——是你的所有物,主人。

军装男人虔诚地单膝跪地,双手奉上他的灵魂。

※※※

Shiki迟钝地转动着眼球,眼前的黑夜与之前的经历相比几乎可谓是夺目的明亮了。

他转过身去,见到一张熟睡的脸庞。不同于之前那两人,却又和他们如此相像。

Shiki也不知道。

为何仍旧要迈步呢?既然已经舍弃了生存的理由。这里和那里,又有什么区别?

强硬地抚摸上那人干燥到泛血的唇瓣,只是一瞬间,心脏确凿地悸动着。

景象、知觉,还有那令人作呕的呼吸声……全都回来了。

希望、失落、执着、热情……你用那么多无谓的情绪将我唤醒,就只是为了这么一个无聊的答案吗?

“A……kira啊……”

在舔舐那充满血腥味的唇瓣之前,Shiki的瞳孔久违地闪现了光亮。

※※※FIN※※※

热度(22)

  1. 张家大帅比溫水阿良 转载了此文字
    SA😍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