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阿呆和阿瓜

20XX年3月1日,一条新政的颁布使“同性婚姻”于一夜之间成为全国焦点。

“年满30岁以上的适龄同性恋者可在精神鉴定科开具报告后进行婚姻登记。”此消一经爆出,便成为了各大媒体,甚至包括早已和娱乐城合为一家、不再进行新闻播报的电视台的头号要闻。

一时间,但凡满足“成年”这一要求的人都有资格在该消息的评论区进行最多可达30字的评论,人们举手欢庆:这是社会的进步!

在那群喜难自胜的人们当中,我和我亲爱的阿瓜仅仅只是两戒相碰,相当的镇定自若。

当然,看起来或许是这样,但其实我们内心的喜悦却好比去年才彻底消融完的北极冰水,轰轰烈烈地奔赴海洋。

现在我们都不年轻了,阿瓜岁数比我小,但也满足30岁的年龄要求。于是我们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衣柜里翻找出将在领证那天穿的衣服。

我翻出一条大红色长裙,塞了回去;

素雅的套装?阿瓜不会喜欢;

T恤、牛仔裤以及不对称的大长衫,都不是我的。

最后我抱着一条念书时阿瓜给我买的碎花裙,满足地躺靠在被弄得乱七八糟的大床上。

打开电视,许久没播过新闻的某频道此时邀请了一位二十岁的养生界权威专家在演播室内作着深度评论。

他说:“经过严密的科学调查,我们认为,只有三十岁以上的成年人才能真正做到对自己负责,因此,三十岁以前人们自我判定的性取向,都不受到国家以及法律的认可。这条政策的出台,将会是同性恋人群的福音。”

对此,靠卖黄牛电影票发家的王姓企业家表示赞同。

我攥着手上两枚小小的戒指笑得喘不过气。我说阿瓜你看,这么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现如今只是我们生活的甜点而已。

很快,在期待已久的那一天来临之际,我和阿瓜的名字终于方方正正的落在婚姻登记表上,我看着,忍不住热泪盈眶。

负责办理的婚姻登记人员温和地为我递上纸巾,嘱咐道:“如果需要离婚,请做好至少三次才能办成的准备。毕竟,前几次离婚申请,按照我们的规矩,是必定遇上机器故障的,这是为了您的婚姻幸福着想,还请理解。”

这时候,我抬头看见她头顶的墙壁上鲜明地贴了八个大字:离婚越少,绩效越高。

另一个替我们盖章的秃头男人不屑地念起了阿瓜的履历:阿瓜,女,因在网络小说上描写早恋、同性恋情节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牢中大病久治不愈,享年三十一岁。啧啧,像这样的人,死都死了,还结什么婚?

听完他的话,我颤抖着微微一笑:“为了支持买尸卖尸的事业,国家不是早就开放冥婚了吗?”

那一天,我穿着被阿瓜称为“温婉动人之最”的碎花长裙,在削了那小秃头两耳光之后,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大街上。

对着室外清新的雾霾我用力地呼吸,突然回忆起我和阿瓜逝去的少女时光。

在美丽的阴云下,我忽略街边路人鄙夷的神色,虔诚地亲吻起我指上的两枚钻戒。

我对阿瓜说:今生完了,我们还有来世。

回头看去,广场上白鸽飞起,跳舞的奶奶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我不禁跟着那歌儿轻唱:“小小少年,很少烦恼,眼望四周阳光照。小小少年,很少烦恼,但愿永远这样好……”


热度(14)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