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水阿良

杂食者。堆积一些原创和同人。
同人常常冷逆,洁癖慎fo哟
感谢每一个点进这个页面的朋友。
(●´ω`●)φ
微博:http://weibo.com/heloise1994

#飞鹰艾迪##皮艾#雪中人(一)

看完电影鸡血了一个梗,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往下写。

不管不顾地先来卖发安利_(:з」∠)_

总之先考完试再说吧。23号也会恢复其他文的连载~

※※※

艾迪接受训练的第28天,他再一次跌坐在训练平衡的木块旁,顺带撞翻了满装着牛奶盒的大木箱。皮尔里对此早已见怪不怪,眉也不抬地专注于他的《每日快报》。尽管如此,他还是好心提醒道:“小心一点,这里可不适合洗牛奶浴。”

“你说的没错,芬兰浴应该会更好。”艾迪揉着腰从地上站了起来,想起上次在浴房里那群一丝不挂的裸男,他又接着补充了一句:“尤其是在人少的时候。”

“这点我同意,”皮尔里顿了顿,“不过,你可没必要把那群挪威人的话放在心上,那算不了什么。”

艾迪重新摆好木块站到起点,露出他标志性的艾迪式笑容:“用实力告诉某些人他们是错的,我倒很喜欢这种感觉。”

训练固然辛苦,可辛苦也能产生愉悦。

到了下午,在闷烘烘的阳光照射下,雪山难得闪耀出一丝银亮,透过窗户远远看去,从雪道上跃下的人就像是破雪而出的音符,在飞速中划出流畅至极的线条。

90米的宝黛丽,什么时候也能为他而折腰呢?艾迪坐在椅上遥望着令人生畏的跳台,如果他稍微转移下视线,就能看见正在为他处理脸上伤口的皮尔里——自从他正式担任他的教练,这就成了他每日必做的日常小事。

“嘿,看着我,我碰不到你另外半边脸了。”皮尔里手拿着冰袋,在艾迪闻声照做后细心地照料着那高高肿起的伤处。

两人的脸贴得很近,皮尔里甚至能看到艾迪缓缓眨动的睫毛。

“很肿吗?”艾迪看不到自己的脸,只能凭借痛感猜测。

“还好吧,我见过更肿的,”皮尔里看着艾迪因脸肿而微微眯起的左眼,“你该庆幸你没摔断脖子,记住了,着地时一定要控制好重心,否则下次你会跌得更惨。”

艾迪点点头,了解要点容易,可想完全掌握却需要更多的练习。

“能再和我讲讲你的方法吗,我是说,比让我想象宝黛丽更形象一点的?”

皮尔里压着冰袋的手更加用力了:“恐怕我没法给你更好的建议,难道你不认为想象着你最爱的电影女星要比去记那些什么滑雪悖论更加靠谱吗。”

对上艾迪笔直投来的目光,皮尔里也毫无办法,他想,或许正如艾迪自己说的那样,他真的不太会追女孩儿。

一生只活在追求奥林匹克的光辉之中,别说女人了,甚至连酒精也丝毫不沾,换作以前的他,恐怕难以想象这样的人到底会是什么样。

如今遇见了,其实也不过就是这幅傻样。

只是实在傻得可爱,傻得疯狂,甚至还再次点燃了他对于竞技体育、对于跳台滑雪的热情。虽然这一次,他不再亲征战场,而是以教练的身份重新出现于人们的视野,可对他而言,这仍是一次巨大的挑战。

“好吧,那我们继续练习,亲身体会是最直截了当的。”

于是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室内小滑道上,这是今天最后的训练,原本因为艾迪的受伤已经排除在今日计划之外了,可现在他们似乎有必要将这份计划进行到底。

“老样子,我会在这里接住你。你要用心感受起跳时腿上肌肉和腰腹力量的爆发。”

艾迪推了推眼镜,虽然只是练习用的滑道,可他却要将这想象成真实的训练。不是15米的火热小辣椒,而是90米的跳台滑雪女神。

没有做不做得到的选项,他一定要做到。

在即将滑到最低点的时候,皮尔里的双手也做好了接住艾迪的准备:“叫出声音来,在你和女神最爽的时候你就只有这点音量吗!”

艾迪被皮尔里高高举起,腰腹用力地支撑着身体,看起来并不轻松:“我说过的,在我们英国就是如此。”

“可惜你有个德国教练。再来一次,直到我对你的声音满意为止。”

夜幕降临。

同样的动作早已经练过了上百次,但今天皮尔里对艾迪的要求最为严格。

并不是故意欺负他,这的确是他认为最实际的练习方式,可听到这小子傻愣愣中透着一股倔强劲儿的声音,确实非常过瘾。

这一回,艾迪总算是彻底放开了,可以感受到他的肌肉终于不再颤抖,而是在力量的支撑下绷得紧紧实实。

“这才有点像那么回事,一定要记住这种感觉。”

皮尔里扶了一把已经精疲力尽,全靠着毅力回到地上的艾迪。晃眼一看,艾迪那头傻乎乎的小卷毛都被汗水浸湿了,呼吸听起来也沉重了不少。

“今天表现得不错,我很为你骄傲,艾迪。”

皮尔里拨弄了一下艾迪耷拉在额前卷成一道弧的刘海,在疲惫和昏黄的灯光下,艾迪也笑着回应了他:“谢谢,没让你失望就好。”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皮尔里点了根烟叼在嘴里,“我认为你的声音还可以再性感一点,你懂的,更加具有征服欲和男人味的那种。90米的宝黛丽可不是你这种程度就能满足的。”

艾迪耸了耸肩:“也许真的有地域差异。”

“或许只是经验不够。”

皮尔里用手戳了戳艾迪的小腹,因为刚练习过的缘故,肌肉还有些充血,摸上去硬邦邦的。

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可笑且不合时宜的念头:这小子该不会还是处男吧?

而艾迪自然没正确理解到皮尔里话中的调侃,相当认真地回答道:“如果是经验的问题,那我会多加练习的。”

“嗯,多加练习,也许你说得没错。”皮尔里笑着掐了烟。

他该怎么调教这个一根筋的傻小子呢?

总之,先从声音教起吧。

 

热度(25)

  1. NancyLuoo溫水阿良 转载了此文字
© 溫水阿良 | Powered by LOFTER